隋炀帝杨广曾在张掖举办“万国大会”,张掖为何这么重要?

我国有很多“姓张”的城市,比如湖南张家界、江苏(苏州)张家港、河北张家口、甘肃(天水)张家川。也有人说甘肃张掖也“姓张”,这其实是误会。以上四个城市的地名由来都与张姓有关,张掖却没有。

咱们看甘肃省的地图,形状就像一只杠铃,两头宽中间狭,张掖就位于这个中间位置。张掖南部是青藏高原的北缘祁连山,张掖北部隔着台黎山、龙甫山是巴丹吉林沙漠,可以说张掖是青藏高原与内蒙古高原的缓冲地带。从行政区划上,张掖介于青海省与内蒙古之间,西北接甘肃省面积最大的酒泉市,东南接甘肃省金昌市和武威市。

张掖有个大名鼎鼎的别称——金张掖,因为张掖的地理位置实在太特殊了。匈奴是西汉的心腹大患,汉武帝要解决匈奴问题,必须要和西域各国取得联系,以钳制匈奴。如果要实现这个目的,必须夺得河西走廊。霍去病率部大破匈奴夺得河西走廊后,汉朝在此设酒泉、敦煌、张掖、武威四郡。

如果把汉朝(包括东汉)的疆域比喻成一个人的话,中原地区就是这个人的身子,西域则是拳头,河西四郡则是连接身子和拳头的胳膊。而张掖呢,就相当胳膊肘。在河西四郡中,位于东南的武威与中原地区直接相连,位于西北的酒泉和敦煌二郡与西域直接相连,张掖则是处在汉王朝疆域最狭长的位置,又是联系西域(酒泉、敦煌二郡)和中原(武威)的必经之地。古人称张掖“居夷汉之要冲,扼河西之咽喉,金城之汤池。”

张掖为什么叫张掖呢?这与张姓确实没关系,这地名是汉武帝给起的。汉武帝认为此地连通中原与西域,“张国臂掖,以通西域。”所以取名为张掖,这里的“张”是伸开的意思。

自汉朝之后,各个大型王朝的疆域形状和汉朝差不多,尤其是唐朝,几乎就是汉朝的翻版。唐朝对西域的重视程度是非常高的,而要控制西域,不走张掖是几乎不可能的。唐朝有一点和汉朝不同,汉朝时的青藏高原没有强大的势力,但唐朝时的青藏高原有强大的吐蕃,这给唐朝控制西域制造了巨大的压力。所以唐朝对张掖的重视和控制,在某种程度上讲可能要稍强于汉朝。

张掖在唐朝称为甘州。你是不是觉得“甘”字很熟悉呢,这和甘肃省是有直接关系的。甘肃是甘州和肃州的合称,肃州是现在的酒泉,甘州就是张掖。张掖称甘州不在唐朝,而是南北朝后期的西魏。甘肃省之所以简称甘,这和张掖(甘州)在元朝当过甘肃行省的省会有关。

之所以叫甘州,也是有来历的。张掖郡有一眼泉水,其味甚甘甜,人们喝了水之后,觉得张掖改称甘州是很有必要。公元554年,控制西魏的宇文泰下令将张掖郡改称甘州。宋词中有一个著名词牌叫做《八声甘州》,简称《甘州》,就源于张掖。《八声甘州》最有名的一阕词,当属北宋柳永的那首,词略云:“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争知我,倚栏杆处,正恁凝愁!”此词影响之大,不必多言。

由于处在中原与西域交通的必经之地,张掖除了是军事重镇,还是商贸重镇。这里需要提到一个人,就是隋炀帝杨广。有人评价杨广罪在当代,功在千秋,这话其实是有一定道理的,比如杨广修建大运河。实际上,杨广还曾经来过张掖。杨广有雄心壮志,想效仿汉武帝开通西域。为了达到这一目的,杨广决定西巡,时间是大业五年(公元609年)三月。杨广大驾西行来到张掖,在张掖住了六天。随后,杨广在张掖附近的焉支山下,举办了“万国大会”,相当于广交会。中原和西域以及其他地方的客商来到这里,互通有无。

图-航拍张掖湿地公园芦水湾

这次“万国大会”,隋朝开辟疆土数千里,皆西域各国所献,隋朝设西海郡、河源等郡,在今青海湖附近。通过在张掖附近举办的这次大会,隋朝在国际上的声誉达到顶点,堪称是万国来朝。只可惜杨广的摊子铺得太大,最终国破家亡。但是,这次张掖之会却让张掖在国际上声名大显,这对张掖未来的发展是大有益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