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神共愤!26万人侵害女性的N号房,是个什么玩意?

触目惊心,人神共愤!

最近在韩网热议的N号房事件,人性之恶触目惊心,性质极为恶劣,在国内也引发热议。

“Telegram N号房案件”是指通过社交平台Telegram建立多个秘密聊天房间,将被威胁的女性(包括未成年人)作为性奴役的对象,并在房间内共享非法拍摄的性视频和照片的案件。

来源@凤凰天使TSKS

聊天房采取会员制,约有26万人曾加入N号房,也有媒体表示聊天账号总和超26万,警方称实际用户人数3万左右,但3万人付费观看的数字也相当可怕了。

用户分20-150万韩元不同收费等级。受害者达到74人,包括16名未成年女孩,最小的才11岁。在N号房里已经不单纯是被强制拍摄的色情视频,而是反人伦的内容。

事情曝光源于两位20多岁的女大学生潜伏在N号房6个月,见证噩梦般可怕的现实,和韩国《国民日报》一起揭发这群人。

N号房经历了几位犯罪头目的进化演变,1号人物“godgod”,2号人物“Kelly",和"watchman"共同分工合作,去年夏天开始第4号人物“博士”成为N号房的中心人物。

他们犯罪手段多样且恶劣

对熟人下手:

加入N号房,如果不上传自己所有的淫秽物品或参与性骚扰对话的话,就会被强制退出。于是他们会上传朋友、前女友、家人等熟人的内容,有拍摄的非法作品,有将社交平台的照片合成成裸照。

甚至有男性故意将女朋友的私人信息提供给罪犯,让女友变成N号房里的“奴隶”。

线上窃取女性(包括未成年人)私人信息:

这些人会发信息给目标女生说:“你的私人照片可能被曝光在网上了,赶快查看这个网站,看看是不是你。”

受害者点进去的其实是黑客程序, 私人信息(比如电话号码、家庭住址和家庭成员)立刻被同步分享给这个组织,被威胁给他们当一周的奴隶,否则就公开私人信息。

女生们害怕个人信息被曝光,就答应拍裸照。接着,犯罪人员得寸进尺要求拍摄指定的画面 ,否则就威胁说把裸照发给受害者的爸妈和朋友。还会恐吓未成年人,引诱其点入网站,要不就威胁联系父母。

线下进行:

“博士”以高额打工为诱饵,骗那些想当模特或者网上约会兼职的年轻人,起初要求拍摄不太露骨的照片,以签约的名义骗取个人信息,一开始年轻人拍普通照片就能赚到高额收入,随后越陷越深,如果拒绝就被威胁。

这些勒索而来的视频被发到Telegram里共享,被称为N号房。女性被侵害的画面像商品一样贩卖,并以虚拟货币交易,不留下交易痕迹。

更可怕的是,受害者的容貌、姓名、年龄、住所,甚至学校和职场全被暴露,在现实中也会遭受到实际的性暴力,被拍摄并传播。

许多人在进行集体犯罪,但事件曝光后,telegram N号房聊天室的人仍然在为自己疯狂洗白,觉得很委屈,说出“交费观看有错吗?”的恶臭说辞,甚至给受害者泼脏水,骂她们是荡妇。

韩国网友正在进行请愿公开“博士”和N号房加入者全员长相,严惩全体加入者。

郑容和、伯贤、灿烈等众多艺人纷纷发声,要求公开N号房案件涉案人员真实身份。

23日,韩国总统文在寅要求调查“N号房事件”所有会员。

23日,韩国SBS《8点新闻》公开了“N号房”事件主犯“赵博士”的长相和身份信息,此人名叫赵主彬(音译),25岁,毕业于首都圈某工业专科大学信息通信专业的无业青年,在校期间成绩优异,曾作为学报编辑部编辑局长活动。

随后,有网友发现,就在3个月之前,他还积极在某个帮助残疾人的志愿者团体里活动。

去年11月,他还参加了孤儿院社会服务,并表示:"我在很多人的帮助下生活,我也一直想着给人们提供帮助,于是从退伍后开始了志愿活动。和孤儿院的孩子们一起参加运动会,感觉既亲切又新鲜。一起欢笑聊天着,不知不觉间就不再是志愿者和受惠者的关系,而成为了哥哥和弟弟妹妹,可以舒心地享受其中。今后也会把社会服务当作人生的一部分,继续做下去。”

一边干着禽兽不如的事情,一边装好人,细思极恐。

今日,据韩国法律界透露,N号房前运营者"watchman"被求刑3年6个月,"watchman"真名全某(38岁,公司职员),该案件的宣判将于下月9日举行。

这件事情曝光之后,出现了一些在网络上求受害者视频的人,视频被再次传播。

这无疑又在受害者身上再插一刀,这些对此类视频有需求的人,在助长偷拍、侵犯女性权益的类似事件一次次发生,拍摄者、传播者、观看者每个人都是在犯罪,没有人是无辜的。

N号房事件披露的更多细节让人心痛、愤怒,有利用女儿威胁妈妈,也有姐姐哭着求放过妹妹,然后遭毒手。

惨痛的事情在发生,每个女生都要加强保护意识。面对这个陷阱如此多的世界,犯罪事件发生后,希望每个人避免对受害者的二次伤害,不要去传播,不要反而把责任推到受害者身上。最该做的是集中火力严惩犯罪者,“N号房”里所有人都应该被揭露在阳光下,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