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川不成军!西充800壮士出川抗日,只剩下1人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全国抗战的呼声很高,中共中央明确提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主张停止内战,一致对外。

时任四川省政府主席的刘湘立即向中央和全国通电请缨抗战:“和平果已绝望,除全民抗战外,别无自存之道,要求当局早决大计,我愿率川军供驱遣抗敌!”不久,在南京召开的国防会议及党政联席会议上,刘湘慷慨激昂,再次用四川话声明:“四川为国家后防要地,今后长期抗战,四川即应负长期支撑之巨责。四川竭力抗战,所有人力、物力,无一不可贡献国家。”

随后刘湘又发表《告川康军民书》,对全省做出动员:“中华民族为巩固自己之生存,对日本之侵略暴行,不能不积极抵抗!凡我国人,必须历尽艰辛,从尸山血海中以求得最后之胜。四川为国人期望之复兴民族根据地与战时后防重地,山川之险要,人口之众多,物产之丰富,四川7000万人民所应负担之责任,较其他各省尤为重大!”

我们应该不难想象,当年的刘湘主席用四川话对川人发出的抗日号召是多么的发人深省,这个号召的力量是伟大的。

1937年8月,各路川军将领集议抗战事宜,决心放弃前嫌,统兵14个师,组成两个集团军开赴抗日前线。从此,川军的足迹遍布了全国的抗日战场,几乎所有的对日大会战中,都有川军将士的身影。民族危亡之际,他们以国家利益为重,深明大义,忍辱负重,慷慨赴死。

在这之前,川军从来都被视为军阀武装,杂牌中的杂牌,但是日军的入侵跟刘湘主席的号召让他们组成了一支在抗日战争中占重要地位的武装力量。从川军出川的背景我想到,作为新时代的我们不管什么时候,不管有没有内忧外患,不管有没有领导的号召,我们都应该保持深明大义、忍辱负重和注重团结的精神。

在成都市档案馆里,至今留存着一批没有发出去的川籍将士抗日阵亡通知书。

抗战八年,近30万份阵亡失踪将士通知书陆续从前方发回四川,送达遗属手中。但因为战时混乱,很多都没能送达。这些数字背后,是一个个鲜活的无名英雄。

据统计,八年中共有350余万川军先后充实到抗战队伍中。也就是说,大约每15个四川人中,就有1人上了抗日的前线;全国抗日军人中,每5个中就有1个是四川人。川军伤亡总人数约64万,这意味着在八年中,川军每天牺牲200人。

冬天里只有草鞋穿的川军,曾被称为最糟糕的军队。但八年抗战中,他们几乎无役不战,付出了最惨烈的牺牲,最终赢得了“无川不军”的称号。

位于四川盆地北部,属南充市下辖的西充县,一个八百壮士出川抗日的故事,至今仍妇孺皆知。

2005年,西充八百抗日壮士惟一生还者李宏毅老人病逝。临终前,他将一本亲笔所写的《征途札记》留给了儿子李汝江。在书中,老人字字血泪地讲述了自己亲历的那段历史。

1937年9月23日,是西充县占山乡老百姓赶场的日子。人们争相去看贴在联保主任办公室门前和戏楼台上的红纸告示:“有志抗日的知识青年,参加义勇壮丁队出川抗日!”20岁出头的李宏毅看了告示后,热血沸腾,随即报了名。

一周后,乡上通知集合,李宏毅才知道本乡里和他一样报名的有18人。在鞭炮声中,18人胸戴红花到西充县城集中。此时的李宏毅不知道,大他8岁的妻子连日来一直背着他流泪,母亲默默无语一直送他到村口,直到望不见他的背影,仍不肯回家……

和李家一样,妻送夫,父送子,兄送弟,人们把担忧藏在心里,笑脸送壮士出川。大家不约而同地把报名的年轻人当成一家人,有人拿来了水果,有人送上来熟鸡蛋,一群缝纫工人抬了几笼热包子……

李宏毅记得,那一天是1937年10月1日,阴历八月二十七。在西充县东门中学操场,856名作为西充后援会招募的第一批义勇壮士集结完毕。10月2日,这856名西充人被分编为八个连队,补充进入川军四十三军二十六师,编成了野战补充营,开赴江西训练。

李宏毅在回忆中写到,这次招募壮丁,是为川军出川抗日补充所用。“当时的省政府给西充分配的兵员任务是150名,但首批招募,就有856人踊跃参军,后有一人因身体原因被退回。”

武汉会战中的湖口保卫战是西充八百壮士一战成名的第一仗。李汝江根据父亲的回忆介绍:“当天他们和鬼子交火多次,各有死伤,但我军两侧高地上的轻重机枪以交叉火力构筑起密集弹网,日本人虽然多次突击,但都以失败告终。”这场战役,涌现出了带领20多个弟兄活捉4个鬼子的西充英雄李利民。

西充人好说当地土话“锤子”二字,人们对这些士兵遂有“锤子兵”的叫法。他们性格火爆,敢打恶仗,战斗中曾舍身炸敌人的碉堡、炸坦克、咬着鬼子耳朵肉搏。二十六师师长王克浚非常欣赏西充川军,凡是遇到攻坚战,久战不决的时候,总会发出让西充壮士组成敢死队冲锋的指令。

到1943年,西充八百壮士已经阵亡六百多人。当时西充抗敌后援会在西充晋城镇立有一块木质碑,上面镌刻了这六百多名为国捐躯的壮士的名字,以资纪念。

据何允中整理的资料显示,第二次龙衢战役之后,西充八百壮士只剩下三人。1945年8月8日,四十九军奉命直逼杭州,二十六师进攻昌化县城(现为杭州西南临安市昌化区),作为主攻的七十七团尚有西充壮士两人,都任连长。在突击城垣时,两名壮士阵亡。

这时,全师的西充八百壮士仅剩李宏毅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