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重质直、诚实不欺的陕西商人

清代文人薛福成在所著《庸盒文集》中总结陕西商人成功的原因是:“秦商皆以忠实为本,勤俭为用,所以能创立规模,生意相传不变者数世。”另一清代文人郭崇焘在比较清代不同商帮的特点时说:“山陕商人经商机巧不如江浙商人,计算智谋不及江西湖广商人,却能世守其业,生意几代相传,皆因质朴而心实也。”这些评论是非常准确和公允的。

一首清代的陕西商谚中说:

人生在世信为先,

心口如何有两般。

买卖只求三分利,

经营休挣哄人钱。

陕西沃野千里,民勤农业的经济生活造成了陕西人厚重质直、诚实不欺的朴素民风。而陕西群峦峻拔、崇山峙立的自然环境又羽化了秦人博大劲直、无委屈忸怩之态的人生性格,在豳风秦俗中成长起来的陕西商人秉承秦人的优良品质,做生意诚实不欺,忠厚为本。

可举渭南板桥常家为例。

渭南板桥常家主要在四川金堂县做土地出租生意,他们家在金堂县有9000亩地的产业,垄断了金堂县9/10的土地,并将这些土地出租出去,以收取地租。常家出租土地从来不逼勒佃户,对那些按时交租的佃户,相待以诚;对那些不能按时交租的佃户,只要所说情况属实,给掌柜磕个头,便算言而有信,常家概免当年田租,表现了秦人博大劲直的经营气度,在当地树立了诚商良贾的良好形象。人们很尊重这些富有男人阳刚气概的陕西商人。在民国兵荒马乱的条件下,人们纷纷哄抢别家店铺的财物,就是没有人哄抢常家的店铺,他们说:“陕西人实在,白拿他们的东西,我们良心不安嘛!”

像这样的例子,在陕西商人数百年的经营中俯拾即是。

陕西商人诚实经营,忠厚为本,首先表现在做生意不投机取巧,苦苦钻营,而是老老实实,按商品经济的规则办事。明代成化年间蒲城商人雷太初与众商输粮边塞,当时边关战事激烈,急需粮草,由官府贷款给商人,购粮期限也比较宽,借以招徕商人。在高利诱惑下,大家争而趋之,惟独雷公不争贷款,众人不解地问:“值高限远,奇货可居,为何却不贷官家之钱?”雷公笑而不答,心里却在计算:往年官府征粮是因为年成丰收,储粮很多,大家争着输粮边关,仅自己一个村子就有数百家。后来大家运粮甘肃,用政府的贷款又去江南购买布匹,获取厚利。只有雷公不为所动,众人笑,他这么好的机会都不去利用,未免过于愚蠢。待众商运布到肃州,肃州官兵征战正急,一天要打三四仗,一时不能贸易,布款无法收回。而官府索要贷款甚急,每天鞭打捶楚完无肤者多有人在,许多人在官府逼勒下破产偿还官款。由于雷太初不图近利,反而赚了钱。

泾阳商人梁选橡,在扬州经营盐业。当时淮盐制度规定,按前来领引的先后分划盐斤,叫做“守支”。当时有狡黠的商人为了提前支取,通过贿赂官府以提前领盐,叫做“超擎”。一时众盐商纷纷效法。有人前来邀梁公亦照此办理,梁公认为不可,他说:“善贾者不获近利,善保其身者不以身试法。若以这种投机取巧的方法获取厚利,我宁可顺其自然而为之。而且经营盐业关系自家的名声甚重,我宁肯老实经营,那些靠机窍取胜者定然不会长久。”果然不出其所料,过不了多久那些因超挚取巧者被官府以乱制而服法,雷公因此而获得了善贾的好名声。

三原王绩与梁选椽有相同之处,他治盐扬州时,许多人因超挚而获厚利,纷纷拉王绩前往,王绩笑而不答,结果那些超挚者因投机而获得暂时厚利,王绩因不愿为伍而失去眼前厚利。众盐商都笑他傻气,王绩回答说:“我不得利,却可以保全自己,如果连自己都保全不住,还要利干什么?”后来那些超挚者纷纷被官府制裁,王绩却获得了长远的经营利益,表现了陕西商人持久稳健的经营作风。

陕西人诚实经营、忠厚为本还表现在做生意一言九鼎,不言二价。

陕西富平有一个直市镇,为秦文公所创,物不二价,长期以直市而闻名。陕西耀州也有个直市,也是以言不二价而闻名关中。陕西延安更有个百直镇,更是以说一是一、说二是二而闻名陕北。

陕西商人做生意也像这百直镇一样,直来直去,一言九鼎,没有忸怩委屈的儿女情态。陕西商人吴欣借亲友的资本,在河南做生意,很有生意眼光,每次只要是他看准的生意,没有不赚钱的。没过多久,不但成倍还完了亲友的资本和利息,还把剩余的钱财散发给乡邻,从不吝啬。同乡人有借他的资本而忘还者,他也从不追问;有持钱还账并付利息者,他都将利息追还给借钱人。

三原商人周双伯也是富而好行其德,说话千金之诺,从不改悔,有时借钱损失数十百金,他也从不计较,一笑了之。

这种厚重质直的本色也表现在他们的妻子身上。合阳商人安尚起在河南做生意,因生意破产而自杀身亡。其妻李氏闻知噩耗后,变卖完家里的所有财产,步行千里到河南替夫还债。那些债主们被她的行为深深感动,坚决不收她的钱,她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说:“自古以来父债子还,夫债妻偿,你们不收我的钱,我有何面目回故乡见家乡父老。”债主们无不为之动容。

更有极端的例子。陕西渭南凭信镇有个商人叫刘相坤,在渭南做生意,因经营不善而破产,财产因亏本而殆尽,妻子病饿冻死。刘相坤万念俱灰,躺在自己狭小的祖坟中仰卧待毙,并在坟墓外挂有一张招纸,上书道:“家中还有纺车和厨刀各一车,有埋我者,以此相酬,人不欠我,我不欠人。”充分表现了陕西商人厚重质直的性格。

作者:李刚王俊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