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交通站》里的白翻译到底是在哪学会了一嘴日本话?

白翻译是经典情景喜剧《地下交通站》中最出彩的人物之一,与贾贵、黄金标并称“安丘汉奸三巨头”。不过与伪军警备队长黄金标、侦缉队长贾贵相比,白守业翻译手下没有自己的队伍,只是会说日本话。

不过作为安邱伪军里面唯一说日本话的,白翻译拥有其他汉奸难以比拟的“战略优势”,经常依靠这个把野尻、黑藤这些鬼子和贾贵、黄金标等伪军耍的团团转。那么白翻译到底是在哪学会了一嘴日本话呢?

本鬼以前文章《打死个翻译官:抗日战争时期的鬼子翻译官都是从哪来的?》曾介绍日本鬼子的翻译主要有五个来源:朝鲜、中国台湾省、中国东北、战前留日的学生、鬼子从沦陷区选出来培训的当地人。

白翻译肯定不是朝鲜人,而从口音、生活习惯以及老家距离安邱不远等等剧中表现来看,白翻译也肯定不是我国的台湾人和东北人。那么白翻译要么是战前留日的学生、要么是从沦陷区选出来培训的翻译。

在文盲率高达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旧中国,有钱供子女出国留学的家庭是凤毛麟角。从白翻译特别喜欢钱的性格和白翻译母亲的生活习惯就能看出来,白翻译家应该不属于富裕的家庭,甚至可能都不是中农。

另外,当时能留学日本的中国人往往也都接受过较高的传统教育,而白翻译却连周半仙“请问贵造欲卜何事”这种水平不高的文言文都听不懂。由此可见,白翻译应该没有受过太高的教育,更没有留过学。

综上所述,白翻译应该是鬼子从沦陷区各乡专门挑选出来接受日语速成培训的人。这种翻译学习日语基本都不是自愿的,也算是为白翻译后来的反正做了铺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