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信托新董事长邰戈的挑战:多个产品违约延期 公司治理机制长期缺失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蔡越坤主动管理型产品延期、连续三任董事长落马、公司治理机制长期严重缺失......近年来,作为吉林省唯一一家专业从事金融信托业务的非银行金融机构,吉林信托正陷入投资者的质疑风波之中。

近日,多位投资者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目前吉林信托多款产品发生逾期,却迟迟未有处置结果。

一位投资者对记者称,3月份以来,自己所购买的“吉信 汇融50号”发生逾期,而且,他此前购买的另一只同样为吉林信托发行的产品也发生了延期。

吉林信托一位北京的投资者对记者表示:“自己所购买的100万吉林信托产品逾期已经超过2年了。而且,2年期间,曾3次去吉林信托总部与董事长沟通处置情况,但是仍然未果。”

对于汇融50号产品情况,吉林信托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由于新冠肺炎爆发以来,给该项目带来巨大影响,融资人目前尚未正式复工,导致企业资金紧张,申请将信托计划延期。同时,我公司也在密切跟踪企业复工复产及经营情况,督促企业落实还款计划。”

吉林信托多款产品的逾期令投资者强烈质疑公司的风险控制能力、尽调是否专业以及是否及时良好履行管理人责任。

多款产品延期

多位投资者告诉记者,吉林信托多只产品发生逾期后,经常无法联系到相关负责人,无法了解到延期产品的最新处置动态,这是令投资者觉得吉林信托不承担主动管理人责任的原因之一。

记者查询吉林信托官网发现,目前披露的产品信息公告中,涉及逾期的产品有“吉信 汇融50号广悦化工项目收益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汇融50号’)”、“吉信 汇融16号中弘矿业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汇融16号’)”“吉信 汇融38号中科建设特定资产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汇融38号’)、“吉林信托汇融23号”。

据投资者反馈,汇融50号从2018年3月起陆续分多期发行,产品期限为2年,目前存续规模2.4亿元,融资人为山东广悦化工有限公司。今年3月份到期后,吉林信托于3月20日正式公告了该产品延期的信息。

吉林信托披露表示:“近日,由于疫情原因,融资人生产经营受到影响,融资人提出延期申请,融资人表示将通过恢复生产等方式积极筹措资金,特申请信托计划延期。”

吉林信托表示,汇融50号信托计划各期预定期限在原信托期限基础上均延长3个月25天。

此外,吉林信托采取通讯表决的方式召开受益人大会,并发给投资者一份《受益人的通讯表决票》,其中列出“受益人对审议事项未表决或者未在规定时间内送达或者送达表决票及身份证复印件的受益人将被视为同意审议事项”的计票规则。

但是,该条款被投资者认为是“霸王”条款。上述北京投资者表示,他对此款内容表示强烈反对。因为,他不同意延期,所以也不会对审议延期事项做出表决,便不会将《受益人的通讯表决票》邮寄回吉林信托。

上述北京投资者认为,《受益人的通讯表决票》涉及条款应该修改为:“受益人对审议事项未表决或者未在规定时间内送达或者送达表决票及身份证复印件的受益人将被视为放弃审议该事项,计入弃权票”。否则,他对该规则下的表决结果不予认可。

针对此,上述吉林信托相关负责人对记者称,根据《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规定及《信托合同》约定,信托计划延期应当召开受益人大会,我公司以通讯方式召开受益人大会对信托计划延期事宜征询受益人意见,符合法律规定及信托合同约定。

踩雷“网红”企业

除了今年发生的汇融50号产品发生逾期,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汇融16号、汇融38号产品延期均超过2年,但是据投资者反馈,截至目前仍然没有处置结果。

值得注意的是,汇融16号与汇融38号均踩雷了“网红”企业。

据吉林信托官网披露,汇融38号设立时间为2017年9月份,时间期限为2年。融资方为中科建设开发总公司(下称“中科建设”),为中国社科院100%控股,保证人为中科建飞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科建飞”)以及抵押人为上海意邦置业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意邦”)。

上述北京投资者表示,汇融38号他购买了100万,2018年4月份便出现了利息延期,后来本息便均未兑付。

关于处置进展,吉林信托披露,上述吉林信托相关负责人对记者称,项目违约后,果断采取法律措施,提起诉讼并查封抵押物等财产,目前案件正在执行过程中。与此同时,公司多次赴融资人及其上级主管部门进行沟通,主动参与债权人委员会推动企业债务处理。后期处置情况我司将持续并及时发布公告。

另外,据吉林信托官网披露,汇融16号设立时间为2017年3月至4月(共四期),信托计划规模2.2亿元,用于向中弘矿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弘矿业”)提供信托贷款,中弘矿业为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弘股份”,000979.SZ)全资子公司。中弘股份为汇融16号提供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而中弘股份一度也是白马股,股价在2005年-2015年期间上涨超27倍,一度股价超过60.04元每股。受房地产调控影响,中弘股份受牵连,利润连续亏损,并于2018年12月27日退市。

上述北京投资者对记者称:“汇融16号发行时间也在2017年,吉林信托的风控能力确实令人怀疑。”

值得注意的是,财报显示,中弘股份于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内,实现营业收入10.16亿元,较上年下降77.18%;营业利润为负25.7亿元,较上年下降1355.5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25.11亿元,较上年下降1688.01%。此外,因借款已逾期或借款未到期但利息已逾期,中弘股份深陷多项借款合同纠纷。

关于汇融16号处置进展,上述吉林信托相关负责人对记者称,目前,案件已进入执行程序,处于对抵押物价值评估阶段,下一步进入拍卖程序。

尽管该负责人称,公司一直积极配合法院推进抵押物处置变现,化解项目风险,后期处置情况将持续并及时发布公告。

多位投资者对记者表示,在产品延期期间,曾多次与吉林信托交涉,但是吉林信托相关工作人员并未积极履行受托人责任,经常不接电话,联系不到相关负责人。

新董事长的挑战

面对公司多只产品延期的情况,对于吉林信托新任董事长邰戈而言,如何平稳化解坏账问题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上述北京投资者对记者称,曾3次到访吉林信托总部协商汇融38号处置问题,每次邰戈都会参加。

据该投资者表示,邰戈称只能等待处置进展情况,目前也没有办法。对于吉林信托目前存在的不良资产规模问题,记者也采访了上述吉林信托相关负责人,但是并未做回复。

除了产品延期,吉林信托内部管理也“乱象丛生”。如何解决公司治理问题也是邰戈面临的另一个挑战。值得注意的,此前,吉林信托连续三位董事长“落马”。

公开资料显示,2007年,吉林信托第一任董事长张兴波因涉嫌受贿问题被查,2009年12月,吉林市高院作出终审裁定:张兴波因犯贪污、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张兴波被查后,吉林信托第二任董事长高福波于2007年6月上台,任职党委书记、董事长,2015年10月辞职。3年后,2018年12月10日,高福波涉嫌严重职务违法、职务犯罪,接受吉林省监察委员会监察调查。

2015年高福波辞职后,李伟继任吉林信托董事长。2017年8月,李伟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

2018年7月,在李伟落马11个月后,吉林信托终于迎来了新任董事长邰戈,邰戈此前为吉林信托总经理。

据吉林信托披露,邰戈曾任光大银行长春分行公司业务管理部总经理,吉林银行行长助理兼四平分行行长,吉林银行副行长、党委委员,吉林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上述北京投资者对记者表示,曾因为汇融38号延期兑付问题3次去吉林信托总部,每次邰戈会参与接待,但是也并没有实质性解决方案,只能等待处置结果。

吉林信托的人事更替频繁严重影响了公司的管理。根据吉林信托2018年报披露:“报告期内由于公司董事会董事人数不足,未达到法定人数,独立董事空缺,报告期内未召开董事会会议。”

2019年8月19日,吉林信托收到了吉林银保监局的行政处罚,处罚原因为:“公司治理机制长期严重缺失,股东会、董事会、监事会运行不规范”。

据启信宝信息,目前吉林信托股的情况为,吉林省财政厅代表吉林省政府持股97.496%,其余四名股东吉林省能源交通总公司、吉林炭素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吉林粮食集团有限公司、吉林化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各持股0.626%。

作为吉林省唯一一家信托机构,吉林信托经营业绩并不乐观。截至2018年底,吉林信托实现营业总收入5.27亿元,其中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为2.66亿元,净利润为3.5亿元。根据用益信托排名数据,按照净利润,吉林信托排名53位;按照信托业务收入,吉林信托排名65位。

对于目前公司经营管理的最新情况,3月26日,记者也致电吉林信托董事长邰戈,截至发稿,并未接通。

关于吉林信托的产品延期、公司管理等问题,经济观察报将持续关注后续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