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复驿站最后一批隔离者回家 | 武汉重启倒计时11天

如果能有选择,武汉并不愿做一座英雄的城市,没有牺牲和赞誉,没有掌声和鼓励。只有江边拂面的春风,武大飘落的樱花,黄鹤楼上的日出日落,江汉路的喧嚣,户部巷的人间烟火…4月8日,武汉将迎来重启时刻,为迎接熟悉的武汉归来。我们推出“武汉重启”倒计时,记录下这座城市复苏的过程。

摄影/无畏 车丽 菲非

海报设计/范光磊 编辑/匡匡

出品/腾讯新闻

3月27日,武汉阵雨。

“真的可以回家了吗?”从武汉软件工程职业学院康复驿站(一个由学生公寓改造的集中隔离观察点,以下简称康复驿站)出来的小梦,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2月初,父亲给她交代了后事,在他走后,请照顾好妈妈。

立遗嘱时,父亲已病倒一个多星期,她奔走在各个医院之间,却找不到一张床位。

那时她每天凌晨两点起床,带父亲去医院打吊针,第二天下午三四点回家。但父亲身体还是一天天垮下去,她自责,且无力。

幸运的是,随后“应收尽收,不漏一人”的政策,挽救了父亲,他被医院收治,转危为安。

但不幸的是,小梦和母亲又被确诊了。

治疗两周后,母女俩核酸检测为阴性,医生告诉她们,可以出院了。出院不代表可以回家,按照要求,新冠肺炎治愈患者,要在康复驿站进行14天隔离和医学观察,达到医学标准后,才能回家。

进入康复驿站的小梦母女,成为了这里的最后一批隔离者,她们也见证了它最后的模样。

3月22日,湖北省中医院医生刘芙蓉,带领康复驿站的隔离者练习八段锦。

3月22日,刘芙蓉在指导学员。不光是医生,刘芙蓉还是中国马拉松急救团团员,中国马拉松大满贯选手。

3月22日,刘芙蓉在对学员动作进行指导。

3月22日,湖北省中医院医护人员对隔离者进行核酸咽拭子采集。

3月20日,在走廊练习八段锦的隔离者。

3月22日,湖北省中医院医护人员对康复者进行核酸咽拭子采集。

3月20日,一位在宿舍享受日光浴的隔离者。

3月20日,在走廊锻炼的隔离者。

3月22日,在走廊驻足,放松心情的隔离者。

3月22日,在房间床上玩手机打发时间的隔离者。

3月22日,手里拿着病毒采样管,身着隔离服的医护人员。

3月22日,一位隔离者正在接受针灸。

3月22日,两位隔离者从楼下返回宿舍。

3月22日,康复驿站的一位医护人员,因防护服穿的时间太久,镜片被雾气遮挡。

3月27日,是包括小梦母女在内,康复驿站最后一批102名治愈患者结束隔离,回家的日子。虽然天空下着雨,但没有减少他们归家的喜悦。

小梦和母亲走出康复楼大门,志愿者和工作人员帮他们拿行李。

一名拄着拐杖的康复者在工作人员搀扶下离开。

隔着布满雨雾的车窗,小梦向生活了14天的康复驿站告别。

回家的康复者在车窗上画了一个笑脸。

在雨中送别康复者的志愿者和工作人员。

康复者拿着行李下楼。

康复者拿着行李前往乘车点。

当所有康复者离开后,志愿者和工作人员对宿舍进行消杀和清理。

作为武汉300多个康复驿站的其中之一,武汉软件工程职业学院康复驿站前后收留了800多位治愈患者,这是他们回家前的最后一站。

随着最后一批隔离者的离开,这个康复驿站将结束自己的使命,在未来的日子里恢复它原本的功能。

雨水冲刷下的武汉,人间烟火悄然绽放 | 武汉重启倒计时12天

武汉恢复部分公交线路运营 | 武汉重启倒计时13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