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赛程过半,谁是今年最大赢家?

文 | 符琼尹、耿凌波

编辑 | 吴燕雨

2020年的《歌手》,已经步入第八年。

最初,这是一个将“选歌王”作为核心噱头的节目,歌坛巨星同场竞技,神仙打架般决出“众神之王”。而八年后的今天,在音乐审美分众化的时代,相比选出一个“歌王”,展现“当打之年”歌手的多元风格与作品实力似乎更重要。

名次只是节目效果,引来一时的关注与讨论,随即烟消云散。好的作品才有恒久的生命力,是帮助诸位年轻歌者更上一层的傍身宝具。

作为《歌手》独家音频合作伙伴,网易云音乐的数据和榜单也在如实地反映着这一点:无论是刘柏辛、秦凡淇、太一这样曲风新鲜,却遗憾“一轮游”的奇袭歌手,还是毛不易这样早早被淘汰,但存在感一直不低的首发歌手,粉丝数据和收听数据的大幅提升以及持续在榜的热度,宣告着节目外听众对他们作品的认可。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节目组千般尝试,力图将大家注意力从“唱功”这一竞技要素分散开——奇袭歌手阵容的选择更重视新人、演唱曲目不再限制表演原唱歌曲;但仍然改变不了作为一个现场竞演节目,《歌手》对“强vocal”和“舞台性”偏好的惯性。音域广阔的华晨宇、周深、米西亚多次排名靠前,而以作品取胜的创作型歌手毛不易却会惜败于“铁肺”新人黄霄雲。

最终,节目竞技的结果和观众的喜爱往往形成了一种动态——时而相向,时而相离。创作型歌手VS铁肺歌手,新潮音乐VS民谣,台综出身VS网综出身……在节目结果中呈现了多样的对抗。相比《歌手》的竞技结果,网易云音乐的数据直接反应了当下趋势:如今的乐坛正逐渐被95后统治。一切,可以从“黄霄雲奇袭毛不易”的争议说起。

毛不易VS黄霄雲,“弱势” VS主流

毛不易与黄霄雲的对抗,是重创作型歌手与重VOCAL型歌手的正面交锋。

实际上,从《歌手》历年的赛果来看,“毛不易型”选手始终是弱势。2014年的黄品冠、2015年的李荣浩、2017年的光良、2018年的李晓东都是“一轮游”,且都是当年罕有的重创作型歌手。

这是由《歌手》本身的赛事逻辑决定的:大众评审凭着现场最直接的刺激做出投票,决定歌手们的去留。因此歌手们不可避免地把竞演曲目做得更弘大、容纳更多的花样,进而最大幅度地展现唱功。黄霄雲就是《歌手》舞台上每年都会有的“铁肺”型选手。

毛不易与黄霄雲

这也是黄霄雲起初充满争议的原因:作为《歌手》最主流的那一类“铁肺”歌手,选择了节目中一贯的“弱势”挑战并最终上线,但终究不算赢得漂亮。她在节目中耿直的言论被嘲“情商低”,每次竞演的表现也被质疑是“炫技”。 她自己也非常清楚网上对她的议论:“我看网上有人说我功利心太强,技巧太多,只会炫技,人品太差,不尊重前辈,太想赢……没有想到大家会这么不喜欢(我),想让我走。”

而从结果来看,虽然毛不易在第二期结束后就离开了《歌手》的舞台,但是他的热度和数据并没有因此降低。 淘汰当期节目播出的2月14日,#毛不易淘汰#就登上微博热搜第一,在网易云音乐上“一荤一素”(其第二首竞演曲目)、“毛不易”也登上了平台热搜榜第一、三位,歌曲评论一天就破了3万,夹杂着许多用户的惋惜。直到2月15日,毛不易仍在接连上热搜。

淘汰后,毛不易的身影依然存在于之后的《歌手》节目中:第三期登场的隔壁老樊选择奇袭了将毛不易淘汰的黄霄雲,并颇有火药味地表示“我想让安静的音乐留在舞台上,不喜欢飙唱功”,周深听罢,坦率地点出“他在为毛毛报仇”;第四期周深更是选择演唱毛不易的《无问》,获得了第二名的优异成绩,“周深唱了毛不易的无问”还登上了微博热搜。

毛不易能在这个舞台上有这么久的回响,体现了唱作型歌手作品的生命力——余味悠长让人念念不忘

从网易云音乐的数据来看:第一期毛不易《借》一周播放量超700万,平均每天都有上百万播放。网友用《借》作背景音乐发布视频《致敬所有疫情前线工作人员!》,在网易云音乐播放量超过1600万。而节目播出至今,在所有参赛歌手中,他的网易云音乐粉丝涨幅中仍排在第二位,仅次于华晨宇。

截止2月11日14点,在网易云音乐上在线应援票选中,毛不易《借》以超60万的票数位居第二,乐评数也超过了4万

不过,他在《歌手》舞台上的“弱势”却依然十分明显。知名乐评人邹小樱曾在第一期《歌手》播出后评价道:“毛不易是一个靠着情绪共鸣、反应Z世代年轻人想法,由此来获得认可的歌手……如果在《歌手》上,这种比‘大歌’还是‘日式大歌’的,他真的太吃亏了。” 而争议满满的黄霄雲,在持续贡献了多场稳定的表演后,也逐渐在舆论场获得了认可。

如今在微博搜索黄霄雲,已经多是正面言论。而在受众更加垂直的网易云音乐,她每期竞演曲目的评论数屡屡突破2万+,评论内容里,用户们似乎早就给予了她应得的尊重和认可,前排点赞高的评论都是“实力真的强”“未来可期”“有实力的人一定会发光”。

第五期黄霄雲演唱的《连名带姓(Live)》下方最高赞的评论也记录了她每期的改变:“第一期说她咬字不清,第三期她改了咬字,第三期又说她没有原创,第四期她唱了《打开》,第四期又说她只会飙高音,第五期她要唱阿妹的《连名带姓》。这就是黄霄云,这就是实力vocal。”而她淘汰后,华晨宇也表达了对她的认可“她每一期带来的作品都能感知到她的成长……未来我觉得她会成为非常顶尖的歌手。”

奇袭歌手的冲击,95后的逆袭

而相比研究《歌手》的赛制和偏好,力图通过“强vocal”在《歌手》舞台站稳脚跟,一些更年轻的奇袭歌者们似乎从一开始就笃定了简单粗暴的主意——唱出自己最好的作品,让自己的音乐风格被看见。是否能留在《歌手》争夺歌王似乎不那么重要,将作品留在《歌手》舞台才是核心。

刘柏辛和太一都大胆选择了“不可能成功”的奇袭对手华晨宇,也 “不出所料地一轮游”,但从网易云音乐的数据来看,这样的奇袭歌手堪称节目外的最大赢家。他们的网易云音乐粉丝涨幅分别位列第四、第六,高于绝大部分的首发歌手,也高于奇袭成功的黄霄雲。

不仅云村的数据如此,毒眸对比了“一轮游”奇袭歌手的百度指数后也发现,几位歌手均在《歌手》迎来了两年以来的指数高峰,刘柏辛的飙升速度远高于其他几位奇袭歌手。

刘柏辛陡然走高的高热度,可以说是新潮曲风的胜利—— 她的曲风看起来很“冒险”:吉杰认为她的选曲是《歌手》舞台上从未出现过的类型,知名乐评人耳帝则评价这是《歌手》舞台上有史以来曲风与气质最“新”,最接近国潮流化的歌曲。

而她的音乐放在世界范围内,也在去年初获好评:Apple Music 编辑评选出 2019年最佳100首歌曲,其中就有刘柏辛的专辑《Love and Run》。 “新潮”带给了观众足够的惊喜,虽然输了比赛,刘柏辛的舆论和热度却实现了逆袭:其竞演歌曲《Manta(Live)》有超5万的评论,仅次于华晨宇、毛不易、隔壁老樊的竞演歌曲评论数。

同时,这期节目拉动了《Manta》录音室版评论的飙升——一个明显的数据对比是,2月13日《Manta》在网易云音乐的乐评数为4000多,2月14日节目播出后,歌曲评论数飙升至近13000。

刘柏辛在《歌手》舞台表演《Manta》

经此一役, 2月24日,刘柏辛在网易云音乐的语音直播,1分钟内观看人数突破10万。直播过程中,刘柏辛说:“听说这个活动有超过80万的人预约,第一次有这么多人关注我在做的事情,我特别开心。” 刘柏辛这样在《歌手》舞台匆匆谢幕,却仿佛拉开了深受国际潮流化歌曲滋养的95后音乐人,步入更广阔的观众视野的序幕。比如上周登场的,百度指数飙升速度仅次于刘柏辛的太一。

3月21日节目播出第二天,太一登上了微博热搜第17位。即使最终不敌华晨宇,他在网易云音乐上也实现了逆袭:节目播出当天,太一位列网易云音乐热搜第一;节目播出两天后,在网易云音乐飙升榜上,太一《歌手》现场版《玉(Live)》位居第四,录音室版《玉》位居第七,而与《玉》收录在同一张专辑的《负重一万斤长大》和《第一次做人》两首歌也接连上榜,位列第八名和第九名。

歌曲的好成绩也让他首次以32位进入网易云音乐歌手榜——这是首发歌手徐佳莹、萧敬腾、袁娅维都不曾到达的位置。“可以说,经过此次《歌手》一役,太一一战成名,成为第七期的最大赢家。”有从业者对毒眸表示。

首发歌手的对决,《歌手》的变与不变

有意思的是,现在依旧在线的首发歌手们,除了周深,都是曾经上过《歌手》舞台的“老将”。他们之间呈现出的是“强vocal”的对决。如上文所述,这也是由《歌手》自身的赛事逻辑决定的。

虽说《歌手》舞台必然存在的类型便是“铁肺”,但是若将《歌手》上备受好评的唱将以“强vocal”一言以蔽之,也很片面。歌手需要在自己“vocal”的主线上做出多样延展,比如2014年的歌王韩磊从摇滚到爵士都玩了个遍,2016年的歌王李玟从欧美摇滚金曲再到林俊杰的《不潮不用花钱》都演绎了一遍。

韩磊曾在《我是歌手第二季》演唱了《花房姑娘》

可见,如果说“强vocal”和舞台表现力是《歌手》舞台的入门券和通行证,给观众呈现多样的舞台,持续地提供新鲜感,才是真正得到大众关注和认可的方法论。

以周深为例,首期节目,周深凭借着优异的唱功、粉丝基数和成名曲《大鱼》进入大众视野,网易云音乐歌手榜排名从88上升到了34,但随后每次的排名飞跃,都是因为他做出了新鲜尝试—— 在《歌手》第五期节目中他演唱了《Monsters》,并罕见的在舞台上进行了唱跳,于是他在网易云音乐的歌手排名便从33上升到17,《Monsters》也登陆新歌榜第3、飙升榜第2。

第六期节目中,他又首次演唱中俄双语歌曲《Baby, До свидания (达尼亚) 》,这首歌登顶网易云音乐飙升榜。 风格突出的周深和华晨宇始终名列前茅,但其他几位歌手几期下来风格的同质化,却造成了审美的乏力和社交媒体讨论度的疲软。

毒眸统计了节目开播后,几位进入网易云音乐歌手榜TOP100的歌手的排名趋势,发现除了上文提及的各具风格的华晨宇、周深、刘柏辛、毛不易,目前的在线歌手中仅有徐佳莹入榜,且排名是五位歌手里最低的。

然而一旦她做出一些新鲜的尝试,无论是节目排名还是网易云音乐歌手榜排名,都会获得听众给予的良性反馈。2月28日,徐佳莹大胆尝试了摇滚风《我还年轻,我还年轻》,节目中拿下了当期第一名。节目外,第二天,她在网易云音乐歌手榜的排名便升至48名——这是她节目播出后获得的最好成绩。此后,徐佳莹的排名便一直稳定在60左右。

今晚节目播出后,有史以来参赛歌手最多,同时参赛歌手也最年轻,音乐风格最多元的一届《歌手》赛程将过去三分之二。也许,对于在线歌手来说,相比四平八稳地表现保住在线歌手的席位,不断“玩出花样”突破自我才有可能在大众视野“出奇制胜”。

而当本届“选歌王”的目的被弱化,同处“当打之年”的歌手的竞争被强调,赛况因势均力敌而显得更加残酷的同时,歌迷却成了最大赢家。即使名次不佳,歌迷却能通过不断收听、评论,以及在平台上为自己所爱的歌手和作品增加热度,让它能在榜单上脱颖而出,被更多人听见。

这是歌迷的幸福,也是歌手的幸运,在当今多元化审美的时代,听众才是最大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