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10亿元资产被冻结 贵人鸟陷债务连锁危机

本报实习记者/金贻龙/记者/蒋政/北京报道

进入2020年,国内休闲运动服装品牌贵人鸟正在经历一系列债务连锁反应。

3月19日晚间,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人鸟”,603555.SH)发布公告称,公司新增8426.68万元被冻结资产,截至目前,公司累计被冻结资产账面价值为11.75亿元。与该公告一同发布的,还有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公司控股股东所持469.50万股股份被司法变卖的消息。

针对公司应对债务的措施及市场战略相关问题,《中国经营报》记者致电贵人鸟,并未获得正面回应。

服装零售行业专家闵光亚对记者表示,上市后,贵人鸟并没有把精力花在稳固主业的根基上,更多的是在进行体育产业布局,而体育产业是资本密集型产业,需要较长的投入期才能见成效。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些投资占用了贵人鸟的大量资金,但产生的协同效应甚微。对于贵人鸟来说,2020年将成为保壳的关键一年,新的销售体系能否被市场接纳,值得期待。

债务黑洞

“公司持有的泉州市泉翔投资中心(有限合伙)27.68%股份被司法冻结,本次新增被冻结资产的账面价值为8426.68万元。”3月19日晚间,一纸公告让贵人鸟再度卷入舆论旋涡。

对于资产被冻结的原因,贵人鸟在公告中解释,主要系公司未能按期于2019年11月12日向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持有人兑付利息,债权人国元证券向司法机关提请仲裁并申请财产保全。

事实上,早在2019年11月11日,贵人鸟的债务危机就开始暴露。“16贵人鸟PPN001”的债券未能按期足额支付本息,已构成实质性违约。据了解,该债券发行总额高达5亿元,这是贵人鸟首次出现债务违约。

从历年财报也可以发现,贵人鸟的债务逐年承压。2016年~2018年,其负债总额分别为47.91亿元、49.56亿元、32.23亿元,与之对应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0.62%、65.36%、67.81%,2019年公司负债继续增大,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总债务为33.42亿元,资产负债率扩大到68.42%。

贵人鸟的债务危机,与其多元化投资不无关系。记者了解到,2014年上市后,贵人鸟曾提出“以体育服饰用品制造为基础,多种体育产业形态协调发展的体育产业化集团”的口号,并通过入股、投资和收购等资本运作方式,进行泛体育产业布局,其横跨的领域包括体育经纪、体育游戏、体育健身等。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2015年~2017年间,贵人鸟投资了虎扑、西班牙足球经纪公司BOY、康湃思体育、杰之行和名鞋库,购买美国篮球装备品牌AND1在中国市场的授权,同时与虎扑成立体育产业基金“慧动域”和“竞动域”,以上项目累计耗资超过20亿元人民币。

杰之行是一家体育运动用品线下零售商,名鞋库是中国鞋类B2C网络零售,但二者带来的收益并不理想。据媒体报道,投资三年后,二者均未完成业绩承诺,2018年底,贵人鸟将持有杰之行50.01%的股权转让,产生投资亏损1.12亿元,而名鞋库在2018年的计提商誉达到9320万元。

陷入债务黑洞的贵人鸟试图靠股权拍卖来自救。据了解,近期,厦门中院已向贵人鸟控股股东贵人鸟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人鸟集团”)发出《变卖告知书》,拟将贵人鸟集团持有的无限售流通股469.5万股以人民币4.20元/股乘以股票总数即总价1971.90万元作为变卖底价进行变卖。

“泛体育投资分散了贵人鸟的一部分精力,现在回归主业所面临的难度不小,如果能解决债务危机,扎实做好品牌,通过商品规模销售实现利润最大化,贵人鸟在三四线城市的运动休闲市场上依然有翻盘机会。”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对记者说。

回归主业渠道改革

1月21日,贵人鸟发布业绩预亏公告称,预计2019年全年净利润亏损7.65亿元至9.15亿元。而在2018年,贵人鸟已巨亏6.86亿元。

屋漏偏逢连夜雨,近日,贵人鸟状告原8家经销商,称公司于2019年初开始与上述经销商基本不再有业务合作,但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上述经销商仍未支付共计约2.4亿元货款。贵人鸟方面表示,该货款或影响公司2019年度净利润情况。

据了解,贵人鸟对经销商采取资金支持,经销商除通过自有资金支付贵人鸟货款外,也可通过金融机构或非金融机构获得资金后再向贵人鸟支付货款,而当经销商的供应链融资业务到期时,贵人鸟会向经销商提供短期资金支持,用于经销商偿还因先期支付货款而产生的借款,后续经销商通过续借资金偿还贵人鸟,或通过自身销售回款进行偿还。

在重重难题之下,贵人鸟也意识到了经营风险。2019年6月,贵人鸟召开股东大会,会上将经营计划调整为“在经历2018年业绩亏损下,将在2019年度力争实现扭亏为盈”,此外,公司中长期战略规划调整为“回归主业”,而在2015年,贵人鸟曾将公司战略规划定为“全能体育”。

2018年末,贵人鸟提出改革销售模式——将经销商独立运营模式转变为直营、类直营模式,并向14个重点省级区域的贵人鸟品牌经销商购买市场销售渠道资源及部分库存。

正是这种转变,在公司2018年的销售费用构成中,贵人鸟首次增加了1.22亿元的销售返利、1.28亿元的渠道回购费,以及1346万元的促销费,这三项费用的占比远超过公司的广告费和品牌推广费。

贵人鸟某省级分公司招商业务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因为加盟商(经销商)考虑成本因素会多一些,有的客户把货拿在手上,一两年都不愿以低折扣处理,所以我们推出了销售返利,达到一定吞吐量就会给返点。”

面对市场变化,渠道方面,贵人鸟在2014年~2018年间关闭了2687家无活力或亏损店铺,同时在2018年新增1438家贵人鸟品牌直营店,而在2017年底,其直营店仅为4家。品牌方面,贵人鸟拿下了美国篮球装备品牌AND1在大中华区为期30年的独家运营权,以及成为美国网球品牌PRINCE全球指定生产供应商,并计划将上述品牌分别推入青少年市场、一二线市场,与贵人鸟品牌实现资源共享。

在闵光亚看来,多品牌运营对企业的产品组合能力、供应链管理能力有较高的要求,其新引入的品牌仍然需要时间来沉淀,如果能及时把握新兴消费趋势的变化,让消费者看到品牌内涵和产品品质的提升,贵人鸟还是能够重新赢得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