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年轻的女教师,书法风格竟这般大气

论名气,当今书坛的女书法家当中,胡思群可能排不进前十。但是,在这些凭借书法作品进国展的女书法家当中,胡思群的书法实力还是不容小觑的。与一般女书法家偏爱小楷或小行书创作不同,胡思群擅长行草书创作,而且书风颇为大气。

其实,欣赏胡思群的书法作品,很容易就能感觉到明显的米芾笔意,这样的书风特点与周慧珺先生的书法颇有几分类似。当然,周慧珺先生的书风更为浑厚大气,用笔结体都更为精到、老辣。胡思群虽然在十一届和十二届国展,以及全国第四届草书展上都有作品入展,但是其作品要想达到周慧珺、孙晓云她们那样的高度,可能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去磨砺。

跟周慧珺先生一样,胡思群也是那种文静的江南女性形象,似乎很难与其大气的书风联系起来。所谓“字如其人”其实都是相对的,或者说更多是与人的文化素养和性格、阅历有关,至于说与外表形象的联系,大多有些牵强。

客观地说,胡思群的书法虽然大气,却少了些酣畅淋漓,章法布局还是偏于含蓄内敛。笔墨之间受到不少传统笔法的羁绊,虽然功力毕现,终究还是少了些个性,尚未形成自己独到的书法风格,至少还欠了些火候。如果能在二王的基础上使用笔技巧更为丰富,可以更好地避免作品一味崇古的嫌疑。

不过,胡思群的书法虽然没有摆脱前人的笼罩,但是在“与古人合”方面,其实已经表现得相当不错了。

颇为难得的是,胡思群的书法融入了一些魏碑笔意,使得行草书的挥洒之间更显沉稳而有风骨。现在不少女书法家都落入二王窠臼难以突破,书风妍美却容易流于皮表,华而不实。胡思群能够利用魏碑的功底使自己的书风趋于沉稳,在女书法家当中并不多见,殊为难得。

书法界一直有重碑或重帖的争论,其实现在看来意义并不大,不论碑与帖,都是同样可贵的。碑版多可学,而且学帖的同时最好多去取法或借鉴一些碑帖。

白蕉先生说:“碑宏肆;帖潇散。宏肆务去粗犷,萧散务去侧媚。书法宏肆而潇散,乃见神采。”胡思群在这方面深有所悟,对其今后书法更趋精妙还是很有好处的。

当然,这也只是惊龙轩一家之言,欢迎与大家一起交流探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