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疫情影响取消办婚宴 定金该不该退?

受疫情影响,陈女士原计划请乡厨办的坝坝宴最终取消,这场宴席本是为儿子婚礼举办的。500元的定金让她费神,她先是要回100元,后觉得吃亏再去要时,连100元也不小心“还”给了对方……

办坝坝宴的乡厨王先生也有话说,自己为了这场酒席买了桌子、盆子、板凳等,花了1500多元,自己也亏了“一大截”,所以自己不仅不该退定金,“照理说”还要找陈女士补偿才对。

这笔定金到底该不该退?怎么退?双方几个回合争执不下,事情闹到当地乡镇的市场监督管理所。最终,经过3次调解,双方达成和解,王先生退给陈女士200元了事。

疫情期间酒席取消,500元定金要不回来

陈女士家住四川蓬溪县蓬南镇三台村。为了儿子1月27日的婚礼,她提前1个多月就找乡厨王先生定下坝坝宴。预计30桌,100元一桌,共计3000元,食材由陈女士准备,王先生提供桌凳、做厨的设备和人手。

生意谈妥,陈女士交了500元定金。1月20日左右,王先生用自家三轮车拉来桌凳,等着到时做酒席用。但1月23日陈女士接到村干部电话,得知疫情期间取消办酒席,随后她把这一情况打电话告知了王先生。

3月初,疫情缓解后,王先生到陈女士家运走放在陈女士家中的桌凳,陈女士及家人帮着装车后,王先生就准备开车离开,陈女士赶紧问,“那定金……”

左右邻居说是该退点,“那就退100元吧。”王先生递给陈女士100元钱。事后陈女士觉得吃亏,过了两天又打电话找王先生讨要。王先生说你觉得有理,那把你们村干部找来说理吧。陈女士果然找来村干部,王先生一见这情况,先说把那100元还给我再说。陈女士“老老实实”把100元给了王先生,王先生把钱揣兜里就说一分不退了……

陈女士很生气,不仅余下的定金没讨回来,还一不小心把到手的100元给了对方,“任凭村干部劝了半个小时。”陈女士说,跟王先生讲不通道理,自己只有找蓬南镇市场监督管理所,要给自己“讨个公道”。她说自己给村干部、左邻右舍讲起来,大家都说这钱该退给她。

乡厨生意没做成,花了成本还要退定金?

陈女士找到王先生说,酒席没办成,这定金就该退,并且应该全退。自己到手的100元被对方“用计”要回去,更是觉得“咽不下这口气”。

王先生另有话说,他也深感吃了亏。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己在当地一直承办坝坝宴,1月27日那天已经定下好几场,没打算接陈女士这笔生意,因为自己没有多余的桌凳和设备了。

但陈女士多次找到自己,王先生说看在熟人份上“帮个忙”,于是专门又去买了10套桌凳及瓢盆,加上人工、运输一共花了1500多元。这些东西春节期间涨价,运输、人工成本都高,比平时应该多花了好几百元。

不过,王先生觉得,陈女士家这场宴席办了收益有3000元,也不会亏本,但哪知道因为疫情取消办酒席,自己这笔投资蚀了本。

王先生说,当时自己搬东西的时候陈女士找他退定金,他退了100元给对方,陈女士当场收下,隔两天却反悔打电话让他再退,因此他有些生气。见陈女士“还真把干部找来”,觉得陈女士太过分,于是有了“喊她先把100元退了再说”。

王先生说,自己为了这场宴席投了资,算下来也亏了钱,还没有找陈女士要补偿,结果她“得寸进尺”找他退定金,“本来说好了就算了的。”王先生说,到后来双方都有些赌气,所以互不相让。

定金该不该退?法官调解,各自承担部分损失

蓬南镇市场监督管理所副所长杨中宝告诉红星新闻记者,3月中旬,陈女士先后两次找到市场监督管理所,他们也对两人进行了调解,但最终没有达成一致意见。

近日,“为了把道理给他们讲得更清楚”,杨中宝说,蓬南镇市场监督管理所邀请蓬南法庭庭长文国江再次对两人进行调解,最终双方达成一致意见,返还200元定金。

文国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此案金额不多,但分歧很大,原因在于双方不懂法律规定,并坚持站在自己的立场上。

文国江说,坝坝宴未能举办,是因为疫情防控的不可抗力因素,该因素形成时间在陈女士支付500元定金之后,举行婚礼日之前,即合同成立之后和履行完毕之前,准确说王先生还未实际履行办宴席的义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条规定,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因不可预见而不可归责于本案原被告,陈女士缴纳的500元不论是成约定金还是违约定金,王先生均应返还。

购买桌椅以及为此支付的人工费、车费等,是否属于合同解除后王先生的损失?

文国江介绍,首先,购买桌椅、雇请工人和车辆不是双方商议的本次合同的标的条款;其次,上述行为是王先生为达到合同目的所做的准备,但不是必要的准备,因王先生作为专门做坝坝宴的厨师,桌椅的添置并不是只为本次合同履行而专门购置,而是为今后业务发展所准备的交易成本,故不构成信赖利益的损失,因而不能要求折抵或赔偿。

但根据王先生所陈述的事实,以及该案实际情况,原告承担了部分赔偿责任,促成双方达成一致意见,不再追究下去。

文国江对两人进行调解。

当地市场监管所:这类案子多,80%商家全额退款

陈女士最终认同了这个结果,她说和王先生虽然多次“交锋”,但没有吵架,现在理说明白了,也就没事了。她觉得该退,是因为儿子结婚,她在遂宁城区一家宾馆订了房间最终没去住,但之前交的1000元定金,“一句话人家微信上就转过来了。”

杨中宝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年后寿宴、婚宴、团年饭等定金退还案件很多,半个月间至少有20多起此类案件的电话投诉。通过调解,最终80%的商家全额退款。

杨中宝说,乡镇的消费水平不高,金额不大,定金基本上在500元到1000元之间。很多商家本着“长远”发展的角度,虽然自身存在一些损失,但还是表现出了“大度”。

“再加上乡镇是一个熟人社会。”杨中宝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乡镇上很多做生意的与消费者都是熟人,沾亲带故,其生意上也经常都是熟客,所以疫情发生后这类投诉案件虽然比平时多出很多,但解决上难度并不大。市场监督管理所按照疫情防控要求,采取非接触式的电话处理,给商家表明要求,跟消费者说明情况,往往双方很快就达成一致的处理意见。

红星新闻记者 杨灵 图据受访者

编辑 彭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