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饿站台》结局大解密,小女孩存在吗?看这里就知道了

与开放式结局电影相比,我个人更倾向于这是一个有结局的电影,并且结局出现的很早

像带着狗的前工作人员一样,同样不知道有很多人挨饿的厨师长认为奶冻被送回是因为有一根头发,在对比过几个厨师的头发后斥责有嫌疑的厨师,这其实就是整个故事的结尾了。

(当然有人会质疑,厨师长怎么会这么天真?难道他这么久都没见过平台的血污粪便之类吗?在影片中,有一个侍者端着食物放上去的镜头,厨房本来就只负责食物出品,将食物送给客人以及收拾用餐后的桌椅本就不是他们的工作。况且见识过平台的话,还费那般功夫将食物做的精美无比又有什么意义?)

奶冻结局与小女孩结局不同,是完全的悲剧,全片在不断打击观众,抛开明晃晃的“反共产”,布丁结局代表的是下层人舍弃性命送上去的信息,被当作“因一根头发不满”的抱怨,中层人不知下层的悲苦,(信息被截断在不知情的中层决策者那里了,可以说根本没送到知情的上层人手里)思维的不同,下层人的“献身”像深海地震,到了海面上,不过是一道小小的海浪,可悲,又一丝丝可笑。

我认为333层的小女孩是不存在的,是男主的幻想,男主为什么会有这种幻想呢?先前的春梦已经暗示男主对亚洲女人有好感,或许是因为他希望她与自己一样没有完全被这座监狱变成无理由杀人的疯子,而是被他理想化的苦苦寻找孩子的母亲吧。

但由于影片结尾处男主的幻想情节占的比重太大,很多人会认为女孩是真实存在的,但其实包括女工作人员告诉男的信息这一项明示外,房间没有升温降温这一暗示也说明食物被送回0层,而男主留在房间里在幻想中死亡了。

有很多朋友质疑为何小女孩是肯定不存在的,因为很多关于小女孩是存在的假设,都需要观众用影片中不存在的信息来让她合理化,而剧情中却无迹可寻,那么抛开观众的想象,单单讨论一下剧情中有的内容来分析一下,小女孩为何是不存在的。

1:找孩子的女人真的在找孩子吗?

男主只是在老头口中听说女人在找孩子,而女人在影片中始终保持着沉默(后面有说冷证明她不是哑巴),不排除是囚犯们看她每次都下来而编的故事。

剧中明显的否定则是前工作人员直接说出的她的真实身份

在我看来没必要专门安排这个环节让她撒谎,(虽然她并不知道真实的层数,但是亚洲女是她亲自登记进来的,排除被管理层欺骗)可能就是为了让观众在最后看到“女人的儿子”(这里男主说的是她在找儿子)时有所怀疑。

而幻觉中为何是小女孩,极有可能是因为女人已经去世,男主已崩溃无法接受现实(甚至想要抛下平台不顾,最终是被黑人拉上去的),小女孩则称为希望的延续。

2:温度没有升降

这是一个女孩存在前提下的很大的bug,有人说是失灵,有人说这一层没有,有人说因为奶冻是小女孩的最爱所以可以被留下来,但这些都无法在影片中得到解释,唯一不需要特殊化这一层的解释便是奶冻已经离开该楼层,小女孩和吃掉奶冻的情节是男主的幻想。那自然温度就不会变化了。

3:小女孩如何存活下来,是否加入轮回

如果小女孩真的存在,那她是不可能加入轮回的,因为除了最后男主之外没有人真正的见过她之外,她也极有可能被当作食物吃掉

那么永远停留在333层的小女孩如何进食呢?

不可能是她的母亲,因为能到达333的只能是尸体,而房间过分干净小女孩身上也没有血污。

最重要的事情是,如果每个月都要喂食小女孩,那么女人要保证在一周内下到333层,与战斗力更强的黑白男主比,女人本来就是偏弱的,不但容易被某些男性囚犯囚禁起来泄欲,对于下层的人来说,女人更像会动的大餐。

那么一天内下到333层,连两个带武器的男人都深受重伤最终死亡,会被主动攻击的亚洲女人,可以做到吗?更不提她要带上多少的食物下去了。

工作人员喂食?那小女孩就不会是饿了几天的状态,还要保证往上几层没有犯人,不然上面的人不可能不会在极度绝望的情况下跳下来抢夺食物。

4.小女孩从何而来?存在的目的是什么?结局又去往哪里?

前文来看,我们已经可以完全排除是亚洲女的孩子,那么唯一的可能是管理局安排,而这个目的是什么呢?做善恶实验,想要找到那个“救世主”,“智者”还不够他们的标准吗?

而送上去接应的是厨房的侍者,作为执行任务而不是决策者的他们,管理局对外宣称“没有16岁以下的孩子”,厨师们可以顶着被管理局灭口的风险,曝光这一切吗?

5:被选中的奶冻

这算是对小女孩存在的最直接的否定

剧中出现的奶冻的存在是为了什么?有人说是为了证明厨师长对待食物要求很高,但这在0层食物的精美程度上已经可以看出来了,况且还有男主点的蜗牛的繁杂的制作过程,专门再拍一个在剧中被赋予了更深含义的奶冻,仅仅是为了说明厨师长的职业精神真的有必要吗

6:红色的幻境

此片段为最后亚洲女死亡后,男主回忆起“春梦”

从影片的前中期,我们就可以看到男主的精神状态非常的差,幻觉不断地闪现,像男主的潜意识与他对话一般,而在最后,男主询问为何不能吃掉小女孩,幻想中的黑人说小女孩是信息,而奶冻也是信息,是否在暗示小女孩其实是奶冻?同时,此处还有一个非常奇怪的地方。

在男主的幻觉里,癌症女又提出被杀死的狗也是信息,亚洲女再一次乘坐平台下来。用刀指向男主的左方,在男主望过去的瞬间,他又被幻想中的黑人叫醒(黑人早已死亡,与他一起看到小女孩也是男主想象的一部分),这一段又想要说明什么呢?

从以上几点来看,小女孩存在必须建立在女工作人员说谎,不参与轮回,或保证在轮回中每次都不被杀不被啃手啃腿,

333楼层温控失灵或不存在(或你可以留下你最爱的食物这个剧中没有的设定)

如不参与轮回永远停留在333层,那女人每次都能顺利的带着能吃几顿的食物(毕竟下来上不去)在一周内下来(中间可能打打人疗疗伤耽搁几天)

工作人员投喂小女孩(工作人员又从哪里给他吃的,投喂的话为什么要关在这里,男主到的那天为什么看起来又很饿)

剧中出现的奶冻只是为了描写厨师长的职业精神或做一个没有也不影响剧情的铺垫

这几个前提上,与真实存在相比,小女孩是幻想的可能性会不会更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