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在线教育实验一个月,需要至少回答四个问题

新冠疫情虽然发展成为全球危机,但中国却因为过去两个月的扎实工作明显取得阶段性成果。此时的困难,一方面是严防输入,另一方面则是如何管理从抗疫到重启的转型,从隔离到解封,从抗疫优先到复工第一,这种转变的节奏把握不容易,首当其冲的是孩子的教育问题。

在线学习,成为抗议期间每个孩子的常态

因为抗疫,学校停课,全面推进在线教育实践了超过一个月,至少有四个问题需要去解答:

1)全国家庭的电视普及率是多少?电视接入网络的比例有多少?1至12年级可以通过电视上大型网课的学生占比多少?(假设:用电视上课比用电脑和手机效果要更好)

2)全国家庭电脑或者平板电脑的普及率多少?1至12年级可以通过电脑或者平板电脑接入班级网课的学生占比多少?(假设:电脑和平板因为屏幕更大,在上班级网课时使用更方便,且需要孩子正襟危坐,更容易进入学习状态)

3)全国使用智能手机上网课的学生占比多少?《纽约客》的何伟在最新的一篇文章中引用一个自己前学生的估算,认为在那个前学生所教学的中学,80%的初三学生使用智能手机上网课(假设:使用智能手机上网课会让学生模糊学习和玩手机的界限,更难进入学习状态,且家长也很难了解学生到底是在上课,还是在打游戏、聊天或者刷抖音)

4)全国家庭中有多少家庭能够做到至少有一位家长(包括祖父母)在孩子上学期间督促辅导孩子在线上课?(假设:孩子年龄越小,自律与自理能力就越差,需要督促。智能手机原本就比较容易上瘾,如果没有大人监督,通过智能手机上网课的孩子沉迷于网络游戏的几率就会高很多。祖父母的监督会大大弱于父母)

平时,很多家长都会特别注意孩子使用电子设备的情况。在线教育确保了孩子在抗疫期间不失学,但是用什么设备在线接入,是否有家长的监督,都有可能加剧至少两方面的差距。首先是数字鸿沟(digital divide),没有设备接入的最贫穷的一批孩子,有没有做到重点照顾,没有一个被落下?其次是如果只能用手机上网课,就可能让玩手机上瘾会变得更普遍。

我想,对这四个问题的回答也有助于我们去更全面去分析在线学习的利弊。截止至今新冠疫情的统计数据显示,孩子感染发病的比例很少,中国只有一例孩子因新冠死亡的案例。这一数据和上述分析可能能让我们更理性地去确定复课的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