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才发售一周,动森玩家已经被鲈鱼逼疯了

全 民 公 敌

上一次记住“鲈鱼”这两个字时还在背诵“休说鲈鱼堪脍”的动森玩家大概没能料到,《集合啦!动物森友会》发售仅一周,就把“鲈鱼”这个词深深刻进了他们的脑子里。

在听到“鲈鱼”的瞬间,相当一部分动森玩家会不受控制地展现出沮丧失落、焦躁不安乃至于勃然大怒等情绪,这是十分典型的鲈鱼创伤后应激障碍(鲈鱼PTSD)。之所以被鲈鱼逼成这样,不能怪玩家的心理脆弱——一切都是因为鲈鱼太可恨了。

动森里那么多种鱼,为什么偏偏就鲈鱼最招恨呢?原因不止一个。

刚来到无人岛上时,一切都是新奇的。第一次住进自己的小帐篷,第一次和小动物村民聊天,第一次钓到鲈鱼,都叫人开心。日子一天天过去,小帐篷换成了独栋,小动物村民越来越多,只有鲈鱼,第一次上钩的是它,第17539次上钩的还是它。

更气人的是,鲈鱼并非单独行动,而是家族团伙协同作案,从大海到家门口的小河,哪里都摆脱不了它们的纠缠。

为什么我只能钓到鲈鱼?望向背包,每一个动森玩家都会产生这样的疑惑。

满背包的狼蛛是炫耀的资本,满背包的鲈鱼却只能沦为被耻笑的对象,这不是因为物种歧视,而是因为鲈鱼的价格。

作为最常见的鱼种,鲈鱼和黑鲈鱼的售价都是400铃钱,黄鲈鱼则是300铃钱。这个价格本身不是问题,一些鱼甚至卖不了这么多钱——问题在于,鲈鱼的售价配不上它的体型。

《集合啦!动物森友会》中,玩家可以依靠水中鱼影的大小猜测鱼的大致种类,一般来说,大体型的鱼往往能卖个好价钱,但鲈鱼是个例外。在一众身价成千上万的大鱼之中,身价400的鲈鱼堪称大鱼之耻

如果说每个大鱼影都承载着一份致富梦想的话,那鲈鱼就是不折不扣的梦想杀手——还是不论南北半球,不论风吹雨打,全年无休的那种。

每次对着梦想甩出鱼钩,然后收获一条价值400的鲈鱼。梦碎了一次又一次,几天下来,人疯了不足为奇。

作为一种新兴的疑难杂症,鲈鱼PTSD的具体症状是因人而异的。虽然情绪波动较大是患者显著的共同特点,但他们表现出来的具体行为不一而足。

大多数人会本着“蚊子再小也是肉”的心态将鲈鱼扔给商店,从“眼不见心不烦”的角度来看,这么做是有助于稳定病情的。但一旦碰上商店歇业的情况,患者压抑的情绪就可能突然爆发,从而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行为。

有人甚至会意图对商店店主实施犯罪。

设身处地来看,把清新可爱的动森变成这种恐怖画风其实不能怪罪于可怜的玩家,要怪只能怪鲈鱼实在是太多了。

为了让鲈鱼别咬自己的钩,丧失理智的玩家在沙滩边摆满了鲈鱼。这么做的目的不言而喻——咬钩什么下场您都看到了,求求你们别来了。

还没全疯的部分玩家成为了只会重复“甩钩、钓鱼、放生”的行尸走肉,他们不再对鲈鱼之外的大鱼抱有任何期待,全凭肌肉记忆进行游戏。即便钓到的不是鲈鱼,他们的手也会比大脑先行一步——这可能导致病情的进一步加深。

游戏的乐趣被鲈鱼剥夺后,不少玩家最终的选择是关闭Switch,调养身心。但更可怕的地方在于,即使没开游戏,“鲈鱼”也已经成为玩家的梦魇。

“钓到鲈鱼啦!不是鱼露是鲈鱼哦!”“钓到黑鲈鱼啦!有几厘米?几厘米啊?”“钓到黄鲈鱼啦!好像也不是很黄啊?”在游戏中,玩家每一次钓起鲈鱼,相应的台词就会出现在屏幕上,而在现实中,即使闭上眼睛,这几句话也会不断蹦进玩家的脑子。

如果曾经经历过循环式广告词的轰炸,那你大概就能体会这种感觉

就像说出“今年过节不收礼”你就会自动脑补出后一句,那种通过重复重复再重复所塑造的记忆几乎是无法被磨灭的,它会不受控制地浮现在你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将你的思绪诱导向广告产品——或者鲈鱼。

当你想要合法地攻击一位动森玩家时,这大概就是最有效的方式了。

再考虑到相爱相杀的问题,鲈鱼甚至具备成为家庭矛盾的潜力。

鲈鱼PTSD发展到晚期,玩家会越来越分不清游戏和现实。如果说幻听还只是早期症状的话,那开始幻视的玩家就属于无药可救那种了。

据说,已经有人在抽卡的时候都只能看到鲈鱼了。

无处不在的鲈鱼终将摧毁玩家们的心智,所有人最终都不得不在两条路中进行抉择。

一条路是向真正的海洋霸主鲈鱼俯首称臣,从此日夜高呼“不是鱼露,是鲈鱼哦”四处传教,成为鲈鱼忠诚的信徒。

另一条路则是逃避游戏,去现实中寻求些稀薄的安慰借以度日。

前一种跪久了膝盖疼,后一种看多了肚子饿,两条路很难分出个孰优孰劣来。可以说,一旦患上鲈鱼PTSD,余生就只能与困难作伴了。

不过话说回来,苦难往往也能成就艺术。如果到这里,你依旧对鲈鱼的恐怖程度怀有好奇,那么不妨欣赏欣赏 @一只机智的兔子Icey 创作的鲈鱼之歌。

我都听过了,现在满鲈鱼都是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