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阿阿胶:把营养不如鸡蛋的水煮驴皮1斤卖到3000,今巨亏4.44亿

正宗阿胶应用牛皮,专家评价阿胶:“不能说一点没用,但我认为鸡蛋的价值比它们大多了。”

文/华商韬略 魏峰

3月26日晚间,东阿阿胶发布2019年年报——亏损4.44亿元。

这是东阿阿胶自1993年以来27年首次出现亏损,也是自1996年上市24年来的首次亏损。

驴皮终于吹破了!

【1】

“自2006年以来,东阿阿胶前后提价17次,阿胶块的零售价从每斤80元一路飙升至3000元,涨幅近40倍。”其中,2010年,累计提价幅度就达到60%,2014年更是高达79.65%。

至于涨价的原因,东阿阿胶对外解释是:驴皮资源紧张。

和房地产、茅台一样,东阿阿胶越是涨价,驴皮越稀缺,投资价值就越高。由于涨价太快,导致渠道商养成了囤货的传统。只需要囤积一年半载,收益往往就能增加50%以上。

东阿阿胶也一度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券商们甚至喊出了“滋补第一品牌”、“千亿市值”的口号。2017年鼎盛时期,东阿阿胶市值一度超过400亿元。

该公司也因此获得一个雅号:药中茅台。

不过,2018年2月,意外发生了。国内卫生健康权威机构,发布了一条微博称,“阿胶是水煮驴皮”、“过年不值得买”。尽管,很快被删除,但还是动摇了东阿阿胶的根基。

权威机构的一次“点刹”,让消费者、投资者、渠道商重新思考阿胶到底是什么。

另外一边,作为东阿阿胶的掌舵人、素有“阿胶少帅”之称的秦玉峰,却依旧用“文化溢价”贯彻着自己引以为豪的“价值回归”:

“在明代,阿胶每市斤税收征银一钱六分,按当时税收惯例,流通税占销售额1/20,折算阿胶价值每市斤三两二钱白银,相当于每市斤4000-6000元人民币。”

阿胶已经上涨到每斤3000元天价,秦玉峰还是认为其价值被低估了,还应该再翻一番。

招商证券研报估算:每提价30%,东阿阿胶现有客户便流失10%。

2012年,东阿阿胶占据着80%的市场份额,是绝对霸主。可到2016年,东阿阿胶的市占率下滑到32%。

再加上“水煮驴皮”事件,2018年第三季度东阿阿胶就出现业绩下滑,并出现10年不遇的扣非净利润同比下降。

唱衰者潮水般涌来,公司股价也出现连续下跌。

为了粉饰成绩,东阿阿胶想到了渠道商。放宽了渠道贷款,加大赊销。将库存产品“卖”给了渠道商。但这就如同房地产降价,越降越难卖。渠道商卖不出去,导致坏账增加。

纸里包不住火。东阿阿胶2019年上半年业绩降幅超过70%。同年,一贯只涨价不降价的东阿阿胶也做起了打折促销。

如今,2019年全年成绩交出,东阿阿胶出现上市以来首次亏损。年初,阿胶灵魂人物秦玉峰也下了台。

东阿阿胶之所以出现这样的问题,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或许是,秦玉峰的“价值回归”做得还不够彻底。

只要彻底“回归”,阿胶原材料紧张的问题,就能够迎刃而解。

【2】

驴皮紧张的问题很难解决。但,驴皮并不是根本问题。

英国广播公司BBC曾报道称:中国因大量消耗生产阿胶所需的驴皮胶,导致国内毛驴数字骤减。根据官方数据,国内毛驴数量已从1990年的1100万头降到2017年的300万头。东阿阿胶一度占据国内阿胶市场的80%以上份额,正是驴皮资源紧张的始作俑者。

早在2002年,东阿阿胶就投资2亿元先后在山东、辽宁、新疆、内蒙古等地建立了多个“标准化养驴示范基地”。

不过,驴的经济化养殖和驴脾气一样让人头疼。毛驴的繁殖能力很差,一般3—4年才能怀2胎,且每胎只有一只。出栏周期长达1-2年,出栏率大约只有20%。

处在膨胀期的东阿阿胶,曾让驴皮价格也随之一路飙升。

2006年,一张驴皮大约100元,到2016年最高时超过3500元。中亚地区一头驴的价格才500-600元人民币。暴利的驴皮很快催生了黑产。据说,走私驴皮一度比卖毒品还挣钱。

吉尔吉斯斯坦2012年毛驴存栏量约77万头,到2017年锐减至3.3万头。美国大量的野驴被非法运到墨西哥进行屠宰,然后再卖到中国去,导致美国驴险些灭绝。为了防止本国毛驴绝种,尼泊尔干脆禁止了毛驴出口……

不论是自养,还是进口,驴皮紧张问题都无法得到根本解决。

事实上,如果东阿阿胶彻底“价值回归”,就和驴皮无关了。

根据唐朝的《新修本草》记载,唐以前的阿胶是用牛皮熬制成的。唐朝灭亡之后,五代十国战乱不止,当时士兵的甲胄、盾牌、车马、弓弩,都需要牛皮,甚至出现牛皮脱销的情况。

古代,牛又承担主要农业劳动力。因此,宋朝一统之后,严禁宰杀耕牛。后来,甚至达到“贩牛皮一寸抵死”。

正是出于上述原因,驴皮开始取代牛皮,成为阿胶的主原料。

但是,在信奉古方的中医人士心目中,依旧认为牛皮才是阿胶的正宗。即使到了明代,大医学家李时珍写《本草纲目》,依旧很学术地写道:大抵古方所用多牛皮。

因此,在3000多年的阿胶历史中,其中有2000多年的阿胶都是用牛皮做原料。

对驴皮的质疑由来已久,不过,当时阿胶正是收智商税的利器,所以一直没有太多人关注争议。

2014年,北京协和医院肾内科主治医师陈罡就曾发表文章《阿胶,被“神化”的水煮驴皮》称,阿胶就是水煮驴皮,和水煮猪皮、牛皮没什么区别。从营养学上说,阿胶无法满足人体对氨基酸的需求,甚至是一种劣质蛋白。

2016年,人民日报也在微博上发过一则关于贫血的科普帖,直言阿胶、红枣、红糖等补血神器无用。

2019年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年会上,丁香园创始人、生物信息学博士李天天谈及阿胶作用时笑称:“不能说一点没用,但我认为鸡蛋的价值比它们大多了。”

针对来自现代科学的质疑,东阿阿胶始终扛着“滋补国宝、“宫廷贡品”、“补血圣药”、“贵妃养颜”的大旗,与中医药牢牢绑定,面不改色心不跳。

而按照历史记载推断,杨贵妃当年吃的阿胶,如果是正宗阿胶,应该是用牛皮熬制的。东阿阿胶蹭杨贵妃这个热点,是不尊重历史,涉嫌欺骗消费者。

秦玉峰从2006年掌舵东阿阿胶,最大的贡献就是把这家地方性企业的驴皮小生意,做成全国、全球的大生意,把东阿捧上了“神坛”。

在营销中,东阿阿胶强调自己是千年古方。如果秦玉峰真的“价值回归”到千年古方,就要改回牛皮。讲了那么多年的驴皮故事,就要彻底推翻了,这需要极大的勇气和成本付出。

不过,如今驴皮已经吹破了,补也不上了,秦玉峰也走了,东阿阿胶该吹吹牛皮了。

一一END一一

图片均来自网络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