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嘉起义苗将领,勇者石贵银

石贵银,俗称石老银,男,苗族,生年不详,战死于清嘉庆十一年(公元1806年),永绥厅下十里岩锣寨(今花垣县排碧乡岩锣村)本家人。

石贵银出身于贫苦农民家庭,从小跟随父母上山打柴,放牛放羊。兄姐三人勤劳而孝敬父母。贵银小时候,勤劳好学善想,经常听他祖父石拱福说古论今:得知很多苗族古时受到欺压和反抗的故事;得知他家穷,是因为清王朝在修岩锣千总衙门时,占了他家的一大片包谷地而造成的。使他在幼小的心灵里就种下对官府的仇恨和反抗心里。他平时好打抱不平,时常同寨上的穷孩子和官家、地主的孩子骂架、打架,七八岁就成了当地的“穷儿王”。

据传石贵银在十一二岁时,一年春节,驻守岩锣的田里正(相当于今乡长),邀约当地财主玩年(赌博)骗钱,被小贵银看穿当场揭露。田里正气愤,派兵把贵银活埋了。当夜被房族兄弟救活,逃往他乡。

石贵银乘夜逃亡他乡,是他人生道路上的一大转折。他寄居在素有“武术之乡”名号的补毫苗寨投师学艺,学文练武,经八九年的历练,大约在二十岁左右的时候,练成了一个身材高大,能文能武的年轻的武术高手,广泛结交了永绥、保靖、乾州一带苗区的名人武师,社会知识也大为提高,成了这一带较有名气的年轻的武术师。

远眺岩锣村

一年初夏时节,岩锣田坝里的禾苗正打苞扬花,苗民们丰收在即。然而,天不作美,出现了旱情。二十几天的太阳,稻田里的禾苗开始枯黄了。因为养着岩锣田坝的两口大水井的水,被驻守岩锣的田里正派兵霸占了,寨上几位老人和田里正说理,又被田里正扣上造反帽子扣押。无奈之中,石贵银的兄长和族兄石双桥,到补毫寨请石贵银回岩锣制服了田里正,放回几位老人,定立“公平办事,平分井水,贵银回岩锣办练武学堂,你做你的官,我种我的田,互不干扰”的协定。

石贵银在岩锣学堂,吸收了岩锣及周边苗寨的一批男女青年学文学武,造就了一批人文武师,为后来乾嘉苗民大起义准备了一批骨干力量。这期间,石贵银广交各方名人武师,多次到永绥厅九里黄瓜寨拜会苗家武术大师石三保,为他参加乾隆六十年的湘黔川苗民大起义奠定了思想基础和组织准备,走上反清抗屯的起义道路。

乾隆六十年正月初四,石贵银参加了在黄瓜寨石三保家召开的,决定苗民起义的第一次联盟会议,同各地头领共推石三保为起义的组织领导者——苗王。会上石贵银被苗王委任为永绥起义军东路军头领,同时,随苗王去贵州省松桃厅大塘汛,会见川、黔边方面的起义头领。

乾隆六十年正月十四、十五日,石贵银以“闹元宵”和接龙送龙为名,邀集永绥、保靖、乾州边境苗区起义头领,传达起义的各项准备和行动方案的决定。正月十八日晚,石贵银接到苗王提前起义的密令,连夜转知各地头领后,于正月十九日寅时竖旗起兵,首先攻占岩锣和总兵营,接管了岩锣附近各地清军营讯。二十一日领苗民起义军数百人赶到永绥厅城附近的兰草坪,合围永绥厅城。二十二日领兵赶到永绥厅城西南夯尚坡,堵住被苗王追击围困的镇竿镇总兵明安图,使苗王义军全歼清军明安图总兵以下一千四百余人,苗民起义军首战告捷。石贵银的行动得到苗王石三保的赞赏。

岩锣洞泉

在岩锣起事,夯尚围堵明安图和围攻永绥厅城的战斗中,石贵银显出他年轻英勇的武功和多谋善断的才华,深得苗王器重和赏识。苗王任石贵银为永绥苗民起义军的联络“总领”,随苗王西征黔川边重镇正大营一带。从此,石贵银跟着苗王征战于湘、黔、川(今渝)边两年之久,为乾嘉苗民起义做出应有的贡献。

乾隆六十年元月底,石贵银随从苗王攻占黔省芭茅汛、盘石营,围困湘黔边境清军重镇正大营。二月下旬福康安、和琳领云贵川清军五万余众,同苗军打响了历时一个月的“铜松之战”。三月中旬,福康安从黔境松桃厅的白棵坝偷渡清水江,首度占领永绥厅的石花寨和斗拱寨,矛头直指苗王石三保的黄瓜寨和被苗军围困的永绥厅城。清军由斗拱、石花出发,从牛星坡、野牛塘、倒牛寨三路并进,直攻永绥厅城和黄瓜寨。石贵银奉苗王之命驻守摩天岭下的倒牛石卡,迎击福康安进攻永绥的一路先锋——贵州安龙镇总兵花连布。激战多日,这位被誉为清营虎将的“花老虎”,被石贵银打败,身负重伤,误了战机,被福康安责骂为“无能”之辈。

乾隆六十年五月初,福康安得知苗王在隆团(今龙潭)指挥义军同湖南提督刘君辅激战,率五万余清兵和数十员战将,分五路乘“雨夜潜行”,偷袭黄瓜寨。石贵银和苗王长子石满宜在榔木陀敌住四川提督穆克登阿和花连布率领的两万清兵清将,为苗民起义军回援黄瓜寨争取时间和条件。接着,石贵银领兵打通被清军占领的香炉山关卡,使苗王石三保和石柳邓胜利回到了黄瓜寨。在黄瓜寨保卫战中,苗兵和五万之众的清兵激战八天七夜,悲壮惨烈。后因清军大炮炸毁苗军设在黄瓜寨中的火药库……苗军于五月下旬的某一晚,主动撒出,向永绥、凤凰、乾州三厅边境“龙牙半冲”转移。

到龙牙半冲不久,苗王想乘福康安占领黄瓜寨立足未稳之机,带领人马反攻黄瓜寨,把建设龙牙半冲军事要塞的重任交给石贵银和龙牙半冲寨苗民军首领石老锦。石贵银不负所望,把龙牙半冲建成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战略要地,使福康安的清兵久攻不下。同时,石贵银受苗王重托,在苗王出兵在外,贵银代他和乾州厅苗军头领吴八月,凤凰吴陇登等各路起义军头领联络,互通情报。石贵银的才智、武功深得吴八月等人赞赏和敬佩。

乾隆六十年八月中秋,各路义军汇集吴八月家乡平垅苗寨,为团结抗清,增强领导力量,推吴八月为“吴王”,组成苗民起义联合军,吴八月择封石贵银为联军“总统”,承担各地苗民起义联络事项,石贵银在统一协调义军作战行动上发挥重要作用。从此,克服了苗民起义军“各自为战”的作法,提高了苗民起义军的战斗力。

是年冬月初,八月吴王被叛徒吴陇登出卖就擒,被清军杀害,苗军受到了极大损失。在投降叛徒的分化之下,苗军内部出现了分裂和动摇。以苗王石三保,继任吴王吴廷义,苗军元帅石柳邓等主张坚持抗清到底,反对分裂和投降。石贵银坚决站在苗王吴王一边,在龙牙半冲前线,同清军作艰苦的战斗。同年十二月,福康安乘鸭堡寨苗军头领吴陇登叛变,占领了鸭堡寨一带,进驻战略要地“盘营”,此地距龙牙半冲约四十里山路。福康安向乾隆奏报,只要一个月时间,直攻龙牙半冲,提拿苗王等起义军头领,结束苗疆战事。

嘉庆元年元月福康安发动进攻,由于苗军苗民团结奋战,布防得体,清兵久攻不下,损兵折将惨重。福康安因此积劳成疾,气病交加,于五月十五日气死苗疆军中。

嘉庆随后任命和琳为第二任征苗大元帅。六月初,和琳改变进攻龙牙半冲计划,由叛徒吴陇登的降兵带路,绕道进攻乾州城。在进攻平垅的路上,和琳于八月三十日也“卒于苗疆军中”。

和琳之死,民间传说不一。有的说是因和琳任元帅后,卖通苗奸隆子贵出卖苗王,以石贵银为首的永绥苗民军,组成敢死队专刺杀和琳,刀箭上涂有蛊毒,专杀和琳而致死的。据说这种蛊毒是一种虫草混合剧毒,钻上血肉,得不到解药,必死无疑。

和琳死后,嘉庆皇帝任额勒登保为第三任征苗元帅,加派湖广提督明亮和鄂辉统兵两万增援苗疆战事,进攻苗军最后据点平垅——龙牙半冲。石柳邓、吴廷义、石贵银等节节抵抗。嘉庆元年十二月,清军攻占平垅寨,苗军向平垅后山贵鱼坡、大丁山一线撤退。吴廷义不幸受重伤,大势已去,石柳邓为保存火种,东山再起,令石贵银、龙六生带队突围,回永绥各地组织队伍,待机再起……

嘉庆元年十二月底,贵银、六生突出清军重围,领军二千余回到永绥、乾州交界的大龙洞、小龙洞一带。贵银又集结二千多义军,准备回援平垅时,得知吴王廷义被叛徒出卖,石柳邓战死石隆,起义军死伤惨重而失败了。贵银自知无力回天,决定分散所集义军,回乡从农,待机再起。

岩锣村

嘉庆二年春,石贵银同几个房族兄弟回到老家岩锣寨。不久,他和石双桥到金牛寨找石宗四,他们以苗河为天险,打败额勒登保进犯金牛寨之战,迫使额勒登保撤离永绥。贵银回岩锣告别父母兄妹,独自一人来到了盘香山洞,过着他八年多的隐居生活。在此,他躲过清军的多次追捕和诱降,暗自结交各地的仁人志士,开劈了盘香戎山区,为东山再起作物质和组织准备。据传他在盘香山洞练武著书的同时,托人打了七根钢钻,三把大铁槌和一套农具,开山造田。在他的影响下,那些受不了官府压榨的农民,也陆续来到盘香盘戎开荒立家,形成了后来盘香、盘戎两个苗寨。

乾嘉湘黔苗民起义失败后,重庆重用在镇压苗民起有功的云南随军同知傅鼐,提他任辰沅永靖兵备道道员,总理苗疆边务。傅鼐小人得志后,忠实地执行清王朝对苗民的“剿抚”政策,软硬兼施。在傅鼐的治理下,给苗民更加惨重的痛苦。经过三四年的“剿抚”,傅鼐杀害了一批不投降的起义军头领和苗民百姓后,以为大局已定,着手推行他的“屯田养勇,设卡防苗”的屯田制度。

“屯田养勇,设卡防苗”是傅鼐把湘西苗民(也有汉民)的土地收归官府,丈量后按高额的租谷租给农户,不管丰年灾年,屯租不减少。这些田叫屯田,这些租叫屯租。傅鼐用收得的屯租谷的一部分,养他招来的“练勇”,在苗疆内五里一碉,十里一卡地筑起碉、卡、炮台、营汛,利用他招的苗奸、流氓组成的“练勇”驻守,收缴苗民枪械,盘查过路苗民,专行掠夺,行起镇压苗民百姓的勾当。

傅鼐规定永绥苗地,寸土归公,苗民世代租业田地,一律变成屯田屯土。据载:永绥一厅,共上缴八万零六十三亩,占湘西屯田屯土的一半以上。筑碉设卡,永绥厅亦是湘西各厅县之最。共修筑碉楼汛卡堡一百三十六个(处),遍布全厅各个寨落村寨,把苗寨分割起来。

为镇守这些众多的碉卡、营汛,傅鼐在永绥全厅,共设置满、汉、苗守备十二人,千总二十八人,把总五十七人,外委一百一十五名。除清廷直派驻永绥绥靖总兵府三千营兵外,傅鼐又训“练勇”三千余人,充当镇压苗民的打手。使得永绥苗民百姓生活无着,流离失所,家破人亡。如永绥隆团,田坝子一望无际,俗称粮仓。实行“屯田屯租”后,苗民们贫困交加,苦不堪言。民间流传有这样几首苗歌。

隆团本好一坝田,年年没有米过年。

苗家良田哪里去,傅鼐贼子霸占完。

官占田来苗占坡,苗家被撵到山窝窝。

寸土不留我一分,逼我苗家无法活。

早锄土来晚锄土,年年月月欠屯租。

一年到头替官锄,苗家没有一寸土。

傅鼐是个害人精,屯田逼我无处生。

苗家起兵抗屯政,夺回祖业挖苦根。

苗家受苦是何因,只因傅鼐坏良心。

土地充公无寸土,房屋烧毁化灰尘。

夏荒菜根难饱肚,冬寒无棉怎保温。

全家想到伤心处,誓与傅鼐拼死生。

贵银宗四一声喊,穷苦苗民齐拢边。

反清抗屯打傅鼐,夺回祖业才心甘。

嘉庆九年冬,石贵银、石宗四经多次协商后,以挖得六门“天赐神炮”为号召,集齐金牛、岩锣等永绥厅几十个苗寨数千人,举行“反清抗屯”起义。嘉庆十年春,在乾嘉苗民起义军总统石贵银,将军石宗四领导下,打响反抗“屯田养勇,设卡防苗”的反清抗屯起义运动。这次起义,被历史学家誉为“乾嘉苗民起义的继续”。

起兵后,石贵银迅速占领永绥上下十里的清军营汛和大龙洞、小龙洞河沿线,攻占了清廷设在高岩河的重要粮仓,分粮济贫,发展苗军。接着北下大坪场配合石宗四堵截沙科粮道,打击苗奸说客。两人分头进兵,石宗四配合其他义军攻卫城、破隆团、米诺、洞乍,包围并占领茶洞协;石贵银则破尖岩、攻下寨河,直抵凉水井,围攻永绥厅绥靖镇总兵府所在地花园堡。抗屯军对清廷在永绥的厅、协、镇形成分割包围之势,波及周边保靖、乾州等苗区。

抗屯起义后,永绥厅同知王庭英和绥靖镇总兵魁保,惊慌失措,多次急报傅鼐。傅鼐仍以“剿抚”并用,责令他们速派熟悉苗情的苗守备龙长宫,苗千总龙添生到各乡作分化瓦解苗民起义的工作,被石贵银、石宗四用木枷枷禁送回清营。傅鼐得知“抚”字不灵,急报湖南省督阿林保。阿驻兵常德,令提督仙鹤林进驻沅州府为后应,并派总兵米射斗领兵三千,大炮二十门赴永绥助剿。傅鼐从镇竿出发,率清廷营兵一千余,练勇三千余人直赴永绥,抽调永绥厅、镇清兵和练勇三四千人,同起义军决战于夯渡、下寨河一线,久攻不下。傅鼐令王庭英、魁保佯攻,他自带营兵练勇四五千人,绕道吉溪、排老、隆团偷袭石宗四的金牛寨,被石宗四痛击,逃到下子花地方,又被贵银堵住。他无路可走,即令随从兵将拼死抵敌。傅鼐扮成农妇只身逃到沙科寨,躲进牛棚的牛屎堆里才逃脱了性命,被当地民间传为佳话。

傅鼐从沙科寨逃脱后,恨之入骨。嘉庆十年三月,伙同省军朱射斗再度进攻金牛塞,火烧金牛周围七八个苗寨,把金牛寨夷为平地,占领了金牛一带。石宗四率部分义军退往岩锣寨。傅鼐想进攻岩锣寨,但地势险要,山路难行,就绕道乾州厅的杨孟寨从背后偷袭岩锣。他的阴谋被贵银探知,当傅鼐进入杨孟立足未稳,贵银和宗四领着数千苗民抗屯军把杨孟团团围困,连夜攻击,喊杀声震天动地。傅鼐听到喊杀声,在慌乱中光着脚板叫清军抵抗,不料脚板被铁钉钉上,鲜血直流,地楼木板上血脚印遍地,被民间笑话至今。两军决战一夜,五更快天亮时,苗民起义军已攻进寨子。不料这时天降雨雪,苗军在外,火枪火药都淋湿,暂停进攻,傅鼐又逃脱了。

阳孟村一角

据载,傳鼐在杨孟脱险后,调永绥、乾州、保靖、古丈等各厅镇清兵和省军近万人,合围石贵银的盘香山区和家乡岩锣苗寨。石贵银和苗军兄弟为保卫自己的山乡拼命战斗,杀得清兵清将死伤累累。岩锣保卫战整整打了十天十夜,最后傅鼐下令,丧心病狂地放火烧了盘香山区,使盘香盘戎一片火海,又用省军朱射斗的十门大将军火炮,把岩锣炸为平地。石贵银和近千名苗军和苗民兄弟,为保卫岩锣家乡,英勇就义,壮烈牺牲,为反清抗屯流尽最后一滴血!

石贵银反清的决心和表现,岩锣一带苗区人民传为佳话,编成很多苗族歌谣传唱,流传到今。现转抄二首,以飨后人。

崇山岩锣岩有声,声震崇山千里云。

洪钟一声宇中雷,迎来青山龙凤吟。

余音不绝传万代,音流楚黔颂英魂。

锣岩藏在深山中,锣声呼风唤雨行。

三保苗王大起义,贵银击锣抗清廷。

一声锣响金光闪,秋风落叶扫清兵。

坚持抗清十二载,精忠传奇到如今。

怀念先烈把歌唱,后人高歌颂英魂。

石贵银战死后,年不到四十岁,有两房妻室,三个儿子。大娘某姓,生石天德、石天登,二娘吴姓,生子石天送。在岩锣于嘉庆十年冬被围困前,他们都转移到永绥、古丈、乾州三厅交界的大山里的古丈、马家坳一带一个苗语叫“懂都根抵”的地方,后来失去联络。

(石家齐此文原已公开发表,并载岩锣等《石氏族谱》。关于石贵银更详细的情况,石家齐著有《岩锣英魂》一书,2007年面世。)

稿源:苗疆拾趣

·END·

监制/角角

主编/玛玛

编辑/唐老鸭 李艾家 石群方

审核/青叶胆 殇心

更多资讯

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