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言君:做个预言 这赛季没有NBA了 下赛季也挺悬

眼睛一睁一闭,花旗确诊人数破十万。

别的不敢多说,至少在确诊人数这方面,已然把世界各国甩在身后。为此希婆赶紧发推,好好涮了大统领一把,暗示“丫别的不行,这方面倒是让花旗勇夺第一”。

说这个没别的意思,明犬从不暗吠,咱直说了,这赛季没有NBA了,几乎肯定会被取消。至于下赛季,也挺悬,多半会缩水。理由很简单,疫情的传播速度实在太过恐慌,恐怖到近乎失控了。

失控意味着任何数据模型都已无用,正如你不会知晓一辆脱轨的列车会驶向何方。可谈的是,如今花旗仍在各行其是。州一级各自为战,各州长官有的怨天咒地,有的焦头烂额;至于那位身着淡黄西装,头发蓬松的最高长官,他正把白宫变成德云社。

所以奉劝大伙不要在听郭德纲看周星驰了,每天听大统领讲段子就成。恕直言,每天的白宫疫情发布会比卓比林的任何一次演出都来的精彩,堪称人类喜剧精华。

理应承认,不该以看笑话的态度对待大洋彼岸的水深火热,但哀其不幸的背后是怒其不争。都啥时候了,还不能团结一致,还不愿做出牺牲,还玩党同伐异那套,正所谓你自吹自擂夸夸其谈不干正事,病毒便会光速打脸。回想起两周前某位作者曾预测“蓝星第一强国有望强力逆转”,14天后便从当时的2300蹦到10万。

只能说,现实远比想象的更没节操,真是信了大统领的鬼,这糟老头子坏得很。

短期内开工绝无可能,一旦经济运转,怕是彻底万劫不复。因为经济运转意味着人员流动,人员流动意味着传播加速,传播一旦加速,相当于营造一个超大号的病菌培养皿。所以哪怕大统领一再强调“要在复活节前重启”,也终归只是一厢情愿。资本爱钱更爱命,瞅瞅确诊名单上那一连串名人的名字,再瞅瞅英伦三岛上的那些纷纷中招的达官显贵,真以为病毒是只会找屌丝的麻烦?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既然无法复工,就意味着NBA无法开赛,至少在确诊人数节节攀升的情况下,意味着任何体育赛事一开赛便有危险。例如米兰体育报便报道,意甲篮球联赛将取消本赛季剩余赛事,不会有冠军产生。

虽说各国都有各自的国情,但在危难关头,牺牲体育是成本最小的办法。

那么有没有折中的方案,比如学CBA集中起来玩赛会制?名记温德霍斯特便是这么想的,“NBA可能会效仿CBA目前的计划,将30支球队集中在某座城市,集中起来空场打比赛,最大程度限制球员接触任何感染者的机会。”理想很丰满,可现实却相当骨感。一个非常直观的理由在于,CBA打空场,是在确保所在城市患者清零的情况下,还得慎之又慎,再三延迟,生怕出半点儿纰漏。以目前花旗这状况,能找出一座像样的,没有疫情的城市吗?

花旗目前一片红,尤以纽约州、加州与华盛顿州最为严重。而更可怕的是,疫情还在加速蔓延。正如《纽约时报》警告的那样,如若事态蔓延下去,会有数座城市比当初的武汉情况更严重。咱不妨算笔账,NBA每支球队15名球员,教练组连带训练师十余人,此外还得有裁判,技术台工作人员以及相应的媒体工作人员,起码得有上千人的规模。如何保障上千人避免与外界接触?如何让各这上千人能正常训练并吃喝拉撒?

以上还都是小问题,最大的问题莫过于如何确保上千人都是健康的?一个笨办法是全部进行相应检测,以确保万无一失。毕竟一旦有人漏网,便是大面积感染,届时要出一两个重症,怕是NBA会陷入伦理灾难。这种后果,是联盟万万无法承受的。

所以,这赛季的NBA不会再有了,没有MVP,没有FMVP,也没有总冠军了。

至于为何下赛季也悬?道理也不难理解,以中国的防疫力度,举国体制,前前后后折腾了三个月,如今CBA何时开赛仍不得而知,有的说要到四月中旬,有的说可能还得延后。

与当时的中国不同,疫情在花旗并非单点爆发,而是呈多点开花的趋势。除纽约属超级重灾区外,洛杉矶,西雅图,芝加哥与底特律都都市确诊人数都已破千;波士顿,迈阿密与费城则正朝着确诊过千大踏步迈进,这无疑会给防疫工作带来巨大难度。以中国当时的经验,封锁武汉乃至湖北全境,避免其余各省市被感染,再其中其余各省市医护人员集体开赴武汉,奋战俩月,才算逐渐逐渐解除危机。

而目前的花旗既没有做到彻底封锁,又没有做到全国统筹,甚至还玩了个多点开花,纽约爆破……防控工作难度提升N倍的同时,平息下来所需要的的时间也相应会大幅提升。例如中国前前后后用了三个月,花旗或许就得用六个月。顺带再说一句,这狗娘养的新冠生冷不忌,千万别以为烈日当空,病毒便自动消失了。

所以NBA不仅得有长期抗疫的准备,还得做好应对劳资纠纷的觉悟。每支球队的薪资都得支出一亿刀,在抗疫时间被不断拉长的情况下,除了鲍尔默这种家大业大的超级资本家,其余老板都会不堪重负。想来也是如此,在入账为零的情况下,谁愿意平白无故每月平白无故白扔千万刀呢?

既然不堪重负,资方届时多半会提出“削减薪资,共度时艰”的要求,而劳方则会有“凭啥要老子牺牲”的反抗。劳资双方鸡同鸭讲多半谈不拢,谈不拢就得罢赛,不必惊讶,传统艺能了。

身为球迷,或许我们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看不到NBA,相应而来的是,摇摇晃晃重启的CBA,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世界第一联赛。队友CBA将不再是一句含有贬低意味的嘲讽,而会成一种“你他妈居然有球可打”的羡慕嫉妒恨。

也许,这就是生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