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贾元春:辨不明的是非,恨不完的无常

不服老不行,过了一周,才发现关于贾元春这个《红楼人物传》,没有真正的去写完它,至少,没扣题。因此再补一文,说一说元春辨明了哪些是非,或者说,她到底有没有真正辨明人间的是与非。

红楼人物传丨贾元春:辨不明的是非,恨不完的无常这篇文章的结尾,说到元春虽然高贵,却终究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这个他人,毫无疑问,是掌控元春及贾府命运的当朝天子。

因为辨明是非,出自于元春的判词,所以我们先来看一下判词:

(画:一张弓,弓上挂着一个香橼。)

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梦归。

从文字音同可互通这个角度来看,弓,暗喻宫,香橼,橼暗喻元,指元妃。弓,拉弓射箭。弓是天子,箭是元妃,弓的作用是为了将箭射出去。当天子拉弓,元妃这个箭,首当其冲的,必射向贾府。从最初的普通女官,到最后变成当朝天子拿捏贾府的命脉,这是元春及贾府没有料到的结局,但实际上,也怨不得任何人。

因为当初,元春进宫,也是贾府为了家族的荣耀,而走的一步棋。你利用与皇家攀附关系,来稳固家族的权势,就不要怪皇家反过来利用你,来剥削你及整个家族,从皇家那里得来的一切。

榴花开处,有人认为这是指贾元春已经有了身孕。但我个人的看法,是以榴花这个寓意,来表达一种愿望或祝福,指元春被选入凤藻宫封为贤德妃一事。

三春争及初春景,春分早春、仲春、晚春。早春即初春。元春,可谓是初春。贾府第一个入宫的女孩子。三春,有两种意思:一指迎春探春惜春三姐妹,二指三个春天,即三年。

从探春被贾母选中,同宝钗、黛玉、湘云及薛宝琴这四位姐妹,一起去见南安太妃这件事情来看,贾府依然奢望,家中再有一个女孩子,即便进不了宫,至少成为王族贵妇,再多一个靠山。

所以呢,养在贾母身边的迎春、探春及惜春三姐妹,并非如贾母所说,喜欢热闹,把孙子孙女们都聚拢在自己身边。只不过,各人有各人的造化,迎春不是嫡女,性格也相对懦弱。惜春非贾母亲孙女,年岁尚小。唯探春,虽为庶出,却认元春生母王夫人为嫡母,才华、格局、气质又比得过迎春、惜春,尚有争及元春之命的希望。

倘或三春都没有希望,那么未婚配的宝钗、黛玉及湘云,她们中的任何一个,被南安太妃相中,也是好的。毕竟,薛家史家与贾府,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而黛玉,则是贾母的亲外孙女,若黛玉为妃,贾府也一样可以得到些许荣耀。我不相信,坐在云端之上的贾母,慈祥到可以不在乎权势、富贵,而枉顾南安太妃之意,愿意倾其所有顾全她这些孙女外孙女。

那么,如果按三春即三年这个意思来解释,这个三年,不一定非常准确地表明就是三年,也可能是虚指,指元春封妃之后,最初贾府跟着水涨船高,无比荣耀。奢望着永远如初春这般,过着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日子。但随后,却是一年不如一年。为什么一年不如一年了呢?因为虎兕相逢了。

虎兕,还有虎兔一说。这个我也是想了好久好久,怎么也想不通,看过很多人对这个虎兔和虎兕的解读,总觉得,还缺点什么。

虎兔相逢,有可能是指元妃像个兔子,当朝天子是老虎,兔子到了老虎的口中,又岂有命在?所以虎兔相逢大梦归。但是,兔在古代是祥瑞之物。古书《瑞应图》记载:“赤兔大瑞,白兔中瑞。”汉代建平元年、元和三年以及永康元年,三次向朝廷进献白兔。所以,这个解释,包括虎兔相逢是指元春薨逝的日期,都有些牵强。虎兔极有可能是笔误,原文应为“虎兕”。

虎兕,都是猛兽,猛兽与猛兽相逢,有三种情况:一是一方胜一方败;二是两败俱伤;三是两强相遇,第三方遭殃。很显然,天子与臣子之间的权力之争,以天子胜、臣子败以及第三方遭殃为最终结果。从王子腾忽然病逝这件事情来看,天子是想抑制功臣,彻底掌权。

唐高宗李治上位之后,处处受限于舅舅长孙无忌的管辖;康熙初登皇位,亦是受鳌拜的制裁。最终,长孙无忌被流放、鳌拜被杀。与其他三大家族有着难以割舍的关系,又步步高升的王子腾,又怎能躲过来自天子的反扑?

功高盖主,历来是帝王之家的禁忌。所以《道德经》第九章讲,功成身退,天之道也。这里的天之道是什么?就是日中则昃,月满则亏,就是物极必反。韩信被杀、文仲被赐死,皆因不懂功成身退之天道也。

贾家与王子腾,亦是如此。还以为元春加封贵妃、王子腾步步高升,是好事。当终于辨明这一是非,为时已晚,因为大梦归期至。这是贾元春,用了二十年时间、以丢了性命为代价,辨明的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是非。

所以,对应元春的红楼梦十二曲之《恨无常》里写道:“故向爹娘梦里相寻告:儿命已入黄泉,天伦呵,须要退步抽身早!”这个时候,虽然贾府已经大难将临,但还来得及抽身,至少,立马撤掉所有官职、遣散大部分丫鬟婆子、全家回乡下务农,可免后来的抄家、被流放等祸事。只可惜,无一人舍得。

凤姐曾提及遣散一些下人,被王夫人否决。探春曾大刀阔斧地缩减主子的花销,也没能有力地执行下去。如果说贾府是参天大树,此时已被太多蛀虫啃噬得所剩无几,只有一个空壳了,凤姐探春们即便有救世之能,也起不了大作用了。

所以,对应元春的曲子,叫《恨无常》,无常是元春辨明的第二个是非。无常,才是世间最常见的世事。无常即变,变是永恒不变的真理。而且,最有意思的是,这个无常,它不是一下子呈现出来的,而是,在你感觉不到、没有警觉性的情况下,慢慢来的。只是,人们总是喜荣华正好,在享受中呢。待到无常现身,就不得不带着悔恨,眼睁睁把万事全抛。这正应了老话说的:两腿一蹬,一了百了。你不想了的,也了了,你不想舍的,也得舍了。

作为从出生便被寄予厚望的大小姐,元春这一生,没有宝玉、黛玉及湘云们快活的童年、不曾享受过大观园里宝玉及众姐妹们那份青春的肆意与张扬、不曾真正体验过亲情、爱情及友情,哪怕如宝钗这般的暧昧情愫,也未有过。生命又如此短暂,戛然而止于虎兕相逢之时。

她生命的前十几年,耗费在为进宫做充足准备这件事上,后二十年,用在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上。最终辨明了是非,带着恨无常的遗恨,永远的离去。

可是,她真的辨明了是非吗?与其说辨明是非,不如说,她是在明白自己成了天子手中的一支箭之后,突然顿悟,虎兕之争时,她及贾府的命运走向。这样的辨明是非,甚至连聪明都算不上。

按理说,在贾府未被抄家之前,史家的没落、薛家势力大不如从前、宫里太监经常性打秋风来勒索凤姐、甄家被抄家等这些事情的发生,都是个很明显的暗示。但四大家族的主子们,竟无一人有所警觉。这说明什么?人安逸太久,已失去应有的警觉性和反思。

对于贾府及王子腾而言,真正的辨明是非,应是懂得范蠡在功成名就之后的勇于退身,不给帝王杀功臣的任何机会;是阴丽华阴皇后不干政、也不准娘家人干政的远见;是汉武帝最宠爱的李夫人,临死前坚决不见汉武帝的聪慧。恰如《道德经》第九章所言:“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锐之,不可长保。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功成身退,天之道也。”

贾府及王子腾,若能真正的辨明是非,即辨明了人性的是非、辨明了人心的善恶、辨明了一切都不可长久、拥有即失去的真理。如此,何愁守不住、保不全自身及家族生命的延续?只可惜,世人都惟有功名忘不了、惟有金银忘不了、惟有娇妻忘不了、惟有儿孙忘不了。却不愿也不肯接受和面对:荒冢一堆草没了、及到多时眼闭了、君死又随人去了、孝顺儿孙谁见了这样的无常。

世上太多人,也包括我在内,都在这辨不明的是非、恨不完的无常中,浑浑噩噩把今生过了(liao音),可叹!可悲!可叹!可悲!

《恨无常》原文:“喜荣华正好,恨无常又到。眼睁睁把万事全抛,荡悠悠把芳魂消耗。望家乡路远山高。故向爹娘梦里相寻告:儿命已入黄泉,天伦呵,须要退步抽身早!

欢迎在下方留言讨论

别忘了点好看支持漠尘

-本文作者-

费漠尘,作家、心灵疗愈师、易经预测师,著有《18岁女孩应该懂的恋爱规则》。文中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创建并打理以身心灵及传统文化为主的莲文化(ID:lianchenwenhua)及个人写作后花园莲心无尘(ID:lianyuhongchen)两个公众号,本文首发莲心无尘,转载请联系作者或后台留言。

道德经解读

尘锁红楼

思维导图版(此为精简版)

尘品红楼(此为详细解读每个回目系列)

读金瓶梅

尘锁西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