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清入关的必然性:实力对比与自然因素

满清入关是历史的必然,但甲申年迅速占领半个中国有捡漏成分。

崇祯皇帝煤山自缢、大顺政权治国无方、南明政权自相残杀,以及吴三桂的冲冠一怒,确实给满清提供了捡漏机会,此不详述,下面重点谈论清朝入关的必然性。

第一,清朝已完成封建化进程

后金政权是由建州女真建立的。建州女真与朝廷的关系较近,其首领也世代受明朝册封,包括清太祖努尔哈赤。因此,建州女真很早就受到了中原文化的影响。

努尔哈赤在建立后金的过程中,初步建立了八旗制度,原本松散的部族体制逐渐向集权制过渡。

满洲八旗旗帜

对于汉人的治理,努尔哈赤起初推行奴隶制,并大肆杀戮反抗者,结果招致动荡,汉人大量外逃或暴动。此后,努尔哈赤转而推行“各守旧业”、“计丁授田”和“按丁编庄”等政策,在经济基础上向封建制过渡。

但终努尔哈赤一生,残暴压制汉人的政策都未改变。皇太极即位后,出于对满汉矛盾的清醒认识,他将安民作为治国之要。由此,后金政权的统治机制真正由游牧民族式的粗暴统治转向适合农耕民族的安定统治。

清太祖努尔哈赤

皇太极在位期间,还曾提倡汉化、优礼士人,以明朝制度为范本完善了官制。在后金与明朝的交战中,大量汉族士人入仕后金,为后金与之后的清朝的建设起到了极大作用。

第二,明朝灭亡前满清的实力

在明朝灭亡前夕,清朝已几乎完全占领山海关以外,距北京已并非遥远。在崇祯帝殉国前,清军已三次突入关内。

清太宗皇太极

在1636年五月,皇太极派阿济格等领兵出战,这是首次入口之战。此战共俘获人畜共十余万,生擒总兵巢丕昌。于1638年,皇太极命睿亲王多尔衮为“奉命大将军”南征明朝,这次南征兵分两路,深入山西,攻破济南,杀明朝宣大总督卢象升;然后北掠天津、迁安,出青山关返还,往返扫荡数千里。1642年,第三次突入关内,掳掠至山东兖州而归。几乎同时,清军在松锦之战中俘获洪承畴,消灭了关外的全部明军精锐。

皇太极三次发动入口之战,用意即是损耗明朝军力与财力,破坏生产。清军三次入口既沉重打击了明朝,也体现出明朝华北地区已没有一条足够稳固的防线。

宁远古城

到了1644年,抵挡清军入关的力量仅剩驻守山海关的吴三桂部,关外也仅剩宁远一座孤城,几乎完全失去战略意义。

第三,寒冷气候中的农耕劣势

众所周知,农业受气候的影响很大,即所谓的靠天吃饭。在明清时期,全球正经历一场小冰期,而明末的这段时间正是冰期进入顶点的时候。高产作物玉米、番薯等此时已传入中国,此时却尚未普及。

气候转凉使农作物产量下降,农民普遍贫困,关于“大饥”、“人相食”的记载频繁出现。灾荒导致流民增多,税赋减少,国家财政亏空,明朝统治迅速瓦解。

天灾为李自成、张献忠等的义军提供士兵来源。1637年,李自成被孙传庭击败,率残兵逃入商洛山中。仅两年后,李自成突然杀出,转战河南,开仓赈济灾民,响应者百万之众,明廷再无力镇压。

闯王李自成

此外,游牧民族也受天灾影响南下掠夺,明朝陷入内忧外患。在掠夺中原物资的过程中,女真人更加团结,而明朝实力被损耗。

最后,明朝自身问题积重难返

明朝晚期官僚士大夫已形成盘根错节的利益集团,改革难以推行,党争加剧使明朝陷入不断的内耗之中。自张居正改革以来,内阁首辅权力的扩大打破了权力平衡,造成皇权与相权的斗争。在万历皇帝的怠政与有意制衡下,派系斗争愈演愈烈。

皇帝对官僚士大夫从某种意义上处于失控状态。文臣以仁义道德相互攻击或阻挠皇帝,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皇帝可以以廷杖等方式处罚某些挑头的文官,但盘根错节的官僚群体可以联合抵制,万历怠政也与此有关。

在此情况下,阉党由于与皇权的紧密联系遂大行其道,本质上仍是派系斗争,仍是内耗,常以国家利益为代价捍卫私利。在派系斗争中,阉党未必尽恶,东林党等也未必是善。

辽东经略熊廷弼

最后,明中后期以来的以文制武等问题无法解决,武将常陷入朝廷中的派系斗争,不能专心守边御敌,辽东经略熊廷弼之死即是明证。为清朝崛起提供了绝佳机会。

综上,满清在1644年入关如此迅速存在偶然因素,但即使没有李自成与吴三桂,清军入关也只是时间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