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存有多少保存完好的金代女真人墓志?

金代女真人墓志所见文化交融与认同

周 峰

( 中 国社会科学 院 , 北 京 10 00 81)

摘 要 :现存金代女真人墓志只有完颜守宁 、 昭勇大将军 ( 完颜璃之父 ) 、 镇国上 将军 、 乌古论窝论 、 乌古论元忠 、 鲁 国大长公主、 蒲察胡 沙、 完颜窝鲁欢、 黄斡窝鲁不等人 的十余件 , 资料并不多 。但通过对十余件墓志的具体分析 , 可以看 到墓志本身所反映的金代女真人 的 文化认 同 , 看到金代女真人的内 迁及家乡 观念 的变化 , 看到金代女 真人虔诚的佛教信仰 。这些无不反映了金代女真人对汉文化 ( 中 原传统文化 ) 的积极汲取 , 体现着女真文化与汉文化的融合 , 以 及女真人对中 原传统文化的认同 。

关键词 :金代 ;女 真人墓志 ;文化交融 ;文化认同

中 图分 类号 :C9 1 2 . 4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 0 02 - 05 1 9(2 02 0 }0 1 - 0 1 49- 0 6

墓志是放置在墓 中 记载墓主生平 的石刻 。女真人最初连文字都没有 , 自然也就谈不上有墓志 了 , 也就是说, 女真人的丧葬文化中 原来并没有墓志 的元素 。但随着金朝 的建立与对 中原 ( 汉族 ) 传统文化的积极汲取 , 金代女真人尤其是贵族的墓 葬在保存着本 民族的 一些特色外 , 更多地则体 现着与中 原 ( 汉族 ) 传统文化的交融与认同 , 墓志是其中 的 一 项重要元素 。

一、 金代女真人墓志概述

目前为止 , 金代女真人墓志发现得并不多 , 较为完整的不超过 10 种 , 分别是完颜守宁墓志 、 昭 勇大将军 ( 完颜禱之父 ) 墓志 、镇 国上将军墓志 、 乌古论窝论墓志 、 乌古论元忠墓志 、 鲁 国大 长公主墓志 、蒲察胡沙墓 志 、 完颜窝鲁欢墓志 、黄斡窝鲁不墓志 。除了黄斡窝鲁不是基层女真将 领之外 , 其他人都是宗室 、 皇亲 国戚 。完颜守宁是金代名 臣完颜希尹之孙 , 完颜漫带 ( 墓志称谋男 带 ) 之子 。其墓志 1979 年发现于吉林省舒兰市小城子乡 完颜希尹家族墓地二墓区 。墓志为横长方形 , 上边两角抹角 。首题 “ 故 昭毅大将军古里河猛安千户 完颜公墓志 ” , 又载完颜守 宁葬于大定二年 ( 1 1 62 ) 三月 十 日 。完颜守宁是在正隆六年 ( 1 1 6 1 ) 平定诸群牧所契丹人起义 中 , 疏于防备 , 被叛军 内外勾结所杀 。墓志提到的 “ 官抹贼叛 ”, 就是群牧所叛乱 。“金初因 辽诸抹而置群牧 , 抹之为言无蚊蚋 、 美水草之地也 。” 承安三年 ( 1 1 98 ) 九月 , 其妻高氏卒 , 合葬于守宁墓中 , 墓志就是此年由他们的儿子术讷 立石 。

昭勇大将军 (完颜璃之父 ) 墓志为两件, 出 土于完颜希尹家族墓地四墓区 , 皆为花岗 岩质地, 额为半 圆形 的小碑形状 。一 件高 6 1 厘米 , 宽 2 8 厘米 。五行字, 中间 一行大字:昭勇大将军 同 知雄州节度使墓 。右侧第一 行为女真文 , 第二行为 :乙 卯命大定十六年丙申 岁八月 十五 日 寅时故 。

第二行应该是第 一 行女真文 的对译 。左侧两行是 :大金大定廿六年 四月 廿六 日 长男广威将军济州路合孛懒崖猛安完颜禱选山礼葬 。另 外一件高 5 1 厘米 , 宽 26 厘米 。 八行文字 :大金故昭 勇大将军同知雄州永定军节度使 , 大金丙 申 八月 十五 日 寅时故 , 省年 四 十 二 。妻乌古论 , 正隆二 年丁丑正月 十 四 日 寅时故 , 眚年廿三 。长男 广威将军袭济州路合孛懒崖猛安完颜 内剌璃命术人田煦选到乾山为主,于大定廿六年 四月 廿六 日 乙时依礼合葬记 。昭勇 大将军的具体身份及与完颜希尹的关系为何 , 尚不得而知 。完颜禱 ( 女真名 内剌 ) 与金世宗之孙 、 越王完颜永功长子 、 被封为密国公的完颜禱同名 , 但显然不是一 人。镇 国上将军墓志 , 1 986 年发现于 内 蒙古 自 治区敖汉旗英凤沟金墓。@ 墓志 为额呈半圆 形小碑

形状 , 高 3 8 厘米 , 宽 3 1 厘 米 , 在中 间断裂为两半 , 但文字 皆可辨认 。正面六行 :镇 国 上将军侍卫亲军马军都指挥使宗室完颜之墓 ,明昌叁年壬子岁 拾贰月 庚 申 日 志 。背面八行 :镇 国上将军侍卫亲军马军都指挥使宗室完颜之墓 ,明 昌柒年丙辰岁 癸已 月 贰拾壹 日 庚午甲时重建 。此人具体是谁 , 尚 不得而知 。 乌古论窝论墓志 、 乌古论元忠墓 志 、 鲁 国大长公主墓志三合墓志皆 于 1 98 0 年 出土于北京市丰台区王佐乡 米粮屯村乌古论家族墓地 ,三合墓志清晰拓片 刊于多处。@ 乌古论窝论墓志立于大定二十 四年 ( 1 1 84 ) 四 月 十二 日 。盏顶盖 , 志石、 志盖均高 93 厘米 , 宽 93 厘米 。志盖由 金代著名书法家党怀英篆书 :大金故金紫光禄大夫乌古论公墓志铭 。志文由李晏撰写 , 邓俨书丹, 30 行,满行 3 0 字 , 正书 。

乌古论窝论之子乌古论元忠墓志立于泰和元年 ( 1 2 0 1 ) 十二月 九 日 。盡顶盖,   志石 、 志盖均高 1 1 1 厘米 , 宽 1 1 1 厘米 。乔宇篆盖 :大金故开府右丞相判彰德尹驸马都尉任国简定公墓志铭 。志文张行简撰写 , 李著书丹。52 行, 满行 5 2 字, 正书 。鲁 国 大长公主为乌 古论元忠夫人 , 墓志立于大安元年 ( 1 209 ) 七月 十八 日 。盏顶盖 , 志石 、 志盖均高 1 1 5 厘米 , 宽 1 1 5 厘米。

志文由 金代著名 文人周 昂撰写 , 金代著名 书画家庞铸书丹并篆盖 。志文 43 行 , 满行 42 字 , 正书 。  蒲察胡沙墓志 , 1 978 年发现于北京香山附近娘娘府的坡地上 。 志盖高 72 厘米, 宽 85 厘米 ,  

篆书 四行 :故光禄南京 留守驸马 都尉蒲察公墓志 。志石高 72 厘米 , 宽 8 3 厘米 , 正书 4 0 行 , 满   行 3 0 字 。泰和二年 ( 1 202 ) 三月 十五 日 立石。

完颜窝鲁欢墓志 , 1 979 年发现于北京市门 头沟区南櫻桃村 , 更早应该出 土于附近的仰山 窝鲁欢墓地。志石高 5 1 厘米 、 宽 4 1 厘米 。正书 , 9 行, 满行 1 5 字 。全文如下 :“ 大金故太保兖 国王墓志 。公讳 窝鲁欢, 姓完颜 氏 , 乃太祖大圣武元皇帝第八子也 , 妣钦宪皇后纥石烈 氏 。后为东京 留守 ,是年卒也 。至今年六月 , 奉圣 旨于上京迁灵骨还中都仰 山 , 赐钱重葬 。大定二十一 年 , 岁 次辛丑 十二月 癸卯朔 , 十九 日 辛酉庚时掩闭 , 女妙行大师赐紫尼志达撒鲁谨志 。”

黄斡窝鲁不墓志 , 现藏于洛阳九朝刻石文字博物馆 , 根据墓志内容 , 应该是陕西省武功县所出 。墓志高 54 厘米 、 宽 34 厘米 , 从 中部断为上下两截 , 部分文字缺失 。志文 1 7 行 , 满行 3 1 字 。  立于承安 四年 ( 1 1 9 9 ) 八月 二十 四 日 。

二 、 墓志本身所反映的金代女真人的文化认同

金代女真人包括墓志在 内 的葬俗反映着金代文 化的融合 , 墓志是 中 原 王朝与汉族传统文化的元素 , 与女真人惯用 的石椁石棺并行不悖 。如可知葬具的乌古论窝论夫妇墓与 乌古论元忠暨鲁国大长公主合葬墓 皆为石椁 , 完颜守宁等完颜希尹家族成员墓及蒲察胡沙 、 镇 国上将军等墓皆采用石棺 。而石棺的装饰则往往采用汉族传统纹饰, 如镇 国上将军石棺有青龙 、 白 虎 、 朱雀 、 玄武等图案 。

金代女真人对汉文化的推崇还体现在墓志的相关责任人身份上 。张鹏教授考察 了乌古论家族三方墓志撰 、 书 写、 篆盖八位相关责任人, “ 均为 进士出 身 , 其 中张行简 、 党怀英和周 昂均为大定时期进士 , 多参与金朝修史、 草拟诏制 、执掌皇室机务 、 修订礼制等朝野政务 , 他们或警敏果敢倜傥激扬 , 或颖悟力学淹贯经史 , 或属文篆籀时称第 一 , 或学术醇正 , 文笔高雅 , 在世宗朝和章宗朝的金代儒臣 中极具名 望 ” 。

由此可见女真贵族对墓志文化属性的重视与认同 。为黄斡窝鲁不撰写墓志的武洵直其人声名 不显 , 只见载于立于金末京兆府 ( 今陕西西安市 ) 府学 的改建题名碑 。

该碑是在京兆府学进士题名 碑之后所立 , 由于前者只记载京兆府本籍的进士 , 且时间截止于金宣宗兴定二年 ( 1 2 1 8 ) , 改建题名 碑则 补足了曾 游学于京兆府学而中第的他 乡 进士 , 时间 截止于金   哀宗正大七年 ( 1 2 3 0 ) 。

该碑载:“ 承安五年 阎咏下 :武洵直武功 、 高嵩遂城 、 刘从谦安邑 。” 据此可知 , 武洵直是武功县 ( 武亭县 ) 人。武洵直登第是在金章宗承安五年 ( 1 2 00 ) 阎咏榜下 。阎咏 ,后避卫绍王讳改名 长言 , 字子秀 , 是当年的词赋科状元。武洵直应试 的科 目 也应该是词赋 。

由于武洵直是武功人, 虽然黄斡窝鲁不墓志所立的承安四年 ( 1 1 99 ) 尚未 中第, 但想必在家乡 文声甚重,因而移居武功的黄斡窝鲁不去世后 , 家人才找武洵直撰写墓志。金代女真人在墓地选择上也采用了汉族传统的堪舆之术 , 如 昭勇 大将军墓志记载其子完颜禱 为父亲选择墓地而 “ 命术人 田 煦选到 乾山 为主 ” 。

完颜希尹家族墓地有着 明显的分区安排 , 肯定遵循了 汉族传统墓葬中 的昭穆之序的安排 。

三 、 墓志所反映的金代女真人的 内 迁及家 乡观念的变化

随着金朝 的建立与对宋战争的进行 , 大批女真人从金源 内地迁入 中原并随之定居下来 , 很 多 人与 当 地的汉族百姓相通婚 , 这些女真人大 多融入当 地汉族社会 。金代女真人墓志 中 就有女真人内迁与定居的记载。

乌古论窝论墓志载 :“ 正隆之初 , 起十三贵族猛安以控山 东 , 公家遂居莱州 。” 金代初期 , 随着对辽 、 对宋战争 的进行以 及战争的胜利 , 女真猛安谋克户也就随之逐渐从东北金源 内地向中原迁徙 。海陵王完颜亮迁都中都后 , 随着 中央机构人驻中都 , 由于大多数高级官僚都为女真宗室贵族,本身就是世袭猛安谋克 , 因而他们的家族及所属的猛安谋克户也就必然要随之迁到 中都及中 原地区 。

后来的世宗认为完颜亮迁徙猛安谋克户是由 于 “ 海 陵失道, 恐上京宗室起而图之 , 故不问 疏近 , 并徙之南。岂非 以汉光武 、 宋康王之疏庶得继大统 , 故有是心 。过虑如此 , 何其谬也 ” 。

这固 然 是原因之一 , 但绝不是主要原因 。完颜亮统 一天下的雄心以及控制 中原的实际需要是迁都 、 迁陵以及迁徙猛安谋克的必然 、 主要原因 。与窝论墓志记载不太一样 的是 , 《金史》 谓 :“ 斡论、 和 尚 、   胡剌三国公 , 太保昂 、 詹事乌里野、 辅 国勃鲁骨 、 定远许烈 、 故杲 国公勃迭八猛安 , 处之山 东 。”《金史》 所载的迁到 山东的八猛安都是完颜宗室 , 而窝论墓志所载 的十三猛安则包括乌古论家族在 内的其他女真贵族 。尽管乌古论窝论及乌古论元忠都葬于中都 , 但既然 “ 家遂居莱州 ” , 肯定还有乌古论家族的其他成员 在莱州 一直定居下来 。乌古论元 忠墓志记载 了 他在世宗朝担任右丞相之后 , 对于兴办女真进士科的极大促进作用 ,这远较 《金史。乌古论元忠传》 中 的相关记载详细 。 “ 朝 廷方 崇 文教 , 译经 书 , 兴学 校 , 选 英 儁 。而 或者 乃 言 古 书 浩瀚, 罕 测 渥涘 , 以 难进之学待穷 之问 , 恐 不 能 也 。公 曰 :‘ 学非 一 日 而成 , 必俟薰 釀涵 浸之久 , 使古 书 蓄胸 中 了 然 不疑 , 待问 之次 , 器 识 自 远 。人非 生知 , 不 可无 学 , 但务 □之 以道 , 教之 以渐 , 何病 其 不 能哉 。’ 时宸 断 欲举行之 , 而 公 言有合 , 于是选举法定 , 以 广 登 贤之路 而 成长 久之 计 焉 。”   贾敬颜先生认为 :“ 推动女真人进一 步 ‘汉化 、 进一步封建士大夫化 , 元忠是有一 份作用的 。”诚哉斯言 。

据黄斡窝鲁不墓志 , 金熙宗皇统三年 ( 1 1 43 ) , 黄斡窝鲁不以普通猛安谋克子弟 的身份被陕   西元帅府征调 , 屯驻于武 功县 ( 今陕西省武功县 ) 。金代 的武功县后更名 为武亭县 , 为京兆府路乾州所辖 。“ 武亭 , 本武功 , 大定二十九年 以嫌显宗讳更 。有敦物 山 、 武功山 、 渭水 。”

在与南宋的战争结束后 , “ 大定五年 , 兵罢 , 官 中复 留 屯 田 , 分营于武亭之任村, 盖前所壁也 ” 。黄斡窝鲁不 一 家就在武功县定居下来 , 再未迁移。去世前, 黄斡窝鲁不向 子孙 的一 番交代 , 也表达 了把他乡 当故乡 的 意愿 :“ 以 延陵嬴博之 意 曰 :‘ 人生 于天地 间 , 死 于 天地 间 , 骨 肉 归 复 于 土 , 魂 气 则 无 口之 。今 渭 川背 腹山 水 , 吾爱其地 , 葬此足 矣 , 无 须 归 故垒 。’ ”

“ 延陵羸博 ” 是一个典故 :季札是春秋 时吴王寿梦第 四子 , 称为延陵季子 。他有 一 次 出使齐国 , 归来途 中 , 其长 子病故 , 只好葬在羸 、 博两地 之间 。后世因 之称 葬于异乡 为 “ 延 陵贏博 ” 。

这 一典故是墓志撰写者所书 , 黄斡窝鲁不身为女真军人, 当 然不会如此说 。他的原话很明 白 , 就是人生死于天地之间 , 骨肉 回 归土壤 , 不 一定要葬于故乡 。他这话也是从实际 出 发 , 女真故土距离他后半生的定居地不啻千里之遥 , 在 当时的交通条件下 , 归葬故 乡 的难度可想而知 ( 当然 , 也有像完颜希尹家族那样归葬故土的案例) 。金代女真猛安谋克户迁人中原后 , 绝大部分都很快汉化,已将屯驻地视为家乡 ,死后也多就地安葬 , 后代更视为祖茔所在 , 认其为家乡 了 。黄斡窝鲁不家族是典型 的例子 。

四 、 墓志所见金代女真人虔诚的佛教信仰

金代女真人大多笃信佛教 , 这与当时北方各族包括汉族百姓的信仰 是 一致的 , 因而更易 使得族际在精神 、 文化层 面上达到 交融与 认同 。

黄幹窝鲁不经历过金宋之间长期残酷的 战争 , 故将佛教视为强大的精神寄托 , 笃信无疑 。

因 此,他要求子女在其死后按照佛教仪轨 , 火化其尸 骨 , 葬在其家南二里新建的佛塔之下 。由 于佛塔 的施工需要一定的工期 , 窝鲁不在去世三年后 , 佛塔完工的承安四年 ( 1 1 99 ) , 才正式得以安葬 。“ 诸子从其命 , 遂 卜 所营之 口南二里高敞地, 依浮屠法建 窣堵波 。” 以往 , 关于金代女真人 出 家的记载甚少 , 以 致都兴智先生认为 , “ 金代的女真人信仰佛教并   没有达到像汉人 、 契丹人和渤海人那种程度 , 因为至今还没有发现有女真人出 家为僧尼 的实例 ” 。

这种理解当 然不妥 , 因 为金代石刻 中尤其是墓志 中有多处女真人出 家的 记载 。后来有学者纠 正了此误, 并举 了几例 。 完颜窝鲁欢墓志记载其女为 “ 妙行大师赐紫尼志达撒鲁 ' 鲁 国大长公主墓志记载其女 “ 次为尼 , 赐号通悟大师” 。

完颜窝鲁欢也就是完颜宗隽 , 是金太祖之子 , 被金熙宗以谋反 的罪名 而杀 。因 此 , 其女可能是为时势所迫 , 不得不出 家 。“ 志达 ” 应该是其法名 , “ 撒鲁”   为女真名 。其 “ 赐紫 ” 与 “ 妙行大师 ” 的称号都应该是金世宗所赐 。如果说撒鲁出 家为迫不得 已 ,而以鲁 国大长公主次女的尊贵身份出 家的 “通悟大师 ” 则肯定出 于本人及家族对佛教的虔诚信仰 。

除了上述两则金代女真人墓志提到有女真人出 家的记载外 , 尚 有其他墓志材料有 同样的记述 。

现藏山 西朔州 马 邑博物馆的金代大安元年 ( 1 2 09 ) 的 比丘尼马善圆墓志记载其徒中有 一名 “ 俗姓完颜氏 ' 无疑是女真族女性 。

以 上三则都是金代女真女性 出 家的事例 , 当然也有女真男子出家的事例 。立于泰和五年 ( 1 2 05 )   的龙泉禅院记碑 , 主要记述了金代陕西耀州 富平县 (今陕西省富平县 ) 龙泉禅 院高僧永东的生平 。?  其中提到 “ 至大定年间 , 招讨完颜方舍男妙德奴为师弟子 ” 。“ 招讨完颜方 ” 指的是金代西南路招讨使完颜方。“ 大定 三年 , 迁 元帅右都监, 转元帅左监军, 改顺天军节度使 , 上 曰 :‘ 卿本无功 ,历显仕 , 不能接僚友 , 往往交恶 , 在京兆贪鄙彰闻 , 至无谓也 。朕念卿已 过中年, 必能悛改, 慎勿复尔 。’ 除西南路招讨使 , 朝廷以兵部郎中高通为招讨都监 , 以佐之 。”

完颜方是金朝宗室 , 曾在陕西任京兆府 (今西安市 ) 少尹 , 因而能与龙泉禅院高僧永东相识 , 并将其子妙德奴交给永东出家为徒。以 上 四则金代女真人出 家事例 , 三位有 明确身份的都是皇亲国戚 , 另 外 比丘尼马善圆的女弟子 “ 完颜氏 ” 虽不知其具体身份, 但从其姓氏来看, 其身份也很可能不会太低 。

由此 , 可见金代女真人笃信佛教的程度 , 其对中原文化的认同程度可见一斑 。

五 、 结语

通过对十余件墓志的具体分析 , 我们可以看到墓志本身所反映的金代女真人的文化认同 , 金代女真人 的内 迁及家乡 观念 的变化 , 金代女真人虔诚的佛教信仰 。这些无不反映了金代女真人对汉文化 ( 中原传统文化 ) 的积极汲取 , 女真文化与汉文 化的融合 , 以及女真人对 中原传统文化的认同 。

责任编辑 :董宇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