睾酮外传:“雄风”研究中的谎言与荒诞

原文作者:Randi Hutter Epstein

书评人Randi Hutter Epstein认为,本书深入剖析了激素研究和问题解读的真真假假。

相关图书

《睾酮外传》

Testosterone: An Unauthorized Biography

作者:Rebecca M. Jordan-Young、Katrina Karkazis

出版社:哈佛大学出版社(2019)

1889年6月1日,72岁的著名神经病学家Charles- douard Brown-Séquard语惊四座,他在巴黎生物学会演讲时宣称,使用豚鼠和狗的睾丸研磨而成的浆液(皮下注射3周,共 10次)让他更强壮了。他还提到他的“尿液射程”延长了25%。

睾酮晶体的偏振光显微照片。

Brown-Séquard很快就受到了同行的嘲笑,欧洲的科学家指责他的结果毫无科学依据,是打着“返老还童”幌子的另一种江湖骗术。但是,这种“灵丹妙药”却得到了美国、英国及欧洲民众的青睐——至少在那些渴望“重振雄风”的男性中很受追捧。正如《睾酮外传》解释道,Brown-Séquard的这次证明为今后寻找睾酮与所谓“男子气概”关联的研究打下了基础。

Charles- douard Brown-Séquard 肖像(1890年)| 图片来源:DeAgostini / Getty

当然,人类学家Katrina Karkazis和社会医学科学家Rebecca Jordan-Young写《睾酮外传》的目的,并非是为了重述过去那些稀奇古怪的激素实验,尽管这些故事的确构成了书的部分内容。本书的核心论点在于,许多研究睾酮的科学家——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无论有意还是无心——都是戴着有色眼镜解读数据。当事实与范式不符的时候,就把研究结果往刻板的教条上生搬硬套。Karkazis和Jordan-Young努力了解围绕睾酮的科学研究是如何一步步展开的,以及研究结果是如何“在世界范围内传播和变味的”。

如今,这种类固醇激素的生物化学性质已经为人所熟知:它的日常水平波动,它如何从胆固醇合成而来,又如何偶尔转化为雌二醇这种雌激素等等。已知睾酮可以恢复某些疾病(如垂体瘤)的男性患者的性驱力和肌肉力量。男生在青春期时会经历睾酮水平激增,促使其肌肉、阴茎、睾丸和前列腺逐渐增大,出现第二性征。女性体内的睾酮则由肾上腺和卵巢分泌,对维持卵巢功能和骨骼强健具有重要意义。

就像病理学家进行尸体解剖一样,Karkazis和Jordan-Young对既往研究的“残骸”进行了深入剖析。她们考察了研究和数据分析背后的统计方法和文化背景。(充分披露:我和Karkazis曾是同一个医学史专家组的成员;同为内分泌方面的医学作者,我们也有过多次交集。)

两位作者首先分析了睾酮对排卵的作用。卵巢细胞的成熟离不开睾酮及其前体脱氢表雄酮(DHEA)。DHEA可直接或通过介导雌激素产物间接增强生育能力。书中的一些章节探讨了一些常被认为与睾酮有关的特征,如运动能力。作者还详细分析了一项曾引起骚动的小型心理学研究1,该研究声称,保持特定姿势能够促进睾酮的产生。书中另有一章专门讲到了育儿,这得感谢那些曾引发媒体轰动的研究。这些研究声称,新爸爸在换尿布和做其他育儿工作时,睾酮水平会显著下降2, 3。除此之外,作者还谈及了那些服用睾酮以提升运动表现的运动员。

作者首先肯定了在高强度训练的同时,使用能显著提高睾酮水平的注射剂、凝胶或贴片,确实可以强健肌肉。但她们怀疑睾酮对所有运动员都有显著效果。书中写道,有的研究发现天然睾酮水平较高与速度及力量有关,但也有研究认为两者之间没有关联或关联较弱,甚至有研究提出睾酮水平较高与运动表现下降有关。

Jordan-Young和Karkazis还对既往研究中的模糊定义提出了质疑。她们列举了研究人员使用“异常狭窄且相去甚远”的行为来定义“冒险”,比如骑摩托车不戴头盔。书中引用了一项调研,该研究采用问卷的方式询问商科学生的创业经历,再利用唾液样本检测他们的睾酮水平4。根据这些不怎么可靠的数据,研究人员得出的结论是:睾酮水平最高且家庭有从商背景的人,创业的概率也最高。

谈及睾酮与攻击性的关系时,作者指出,那些最严谨的研究(双盲、安慰剂对照实验)显示两者并无关系。不仅如此,书中写道,即便是提出睾酮与暴力有关的研究人员也承认,这种联系前后矛盾而且很弱。然而,睾酮导致暴力行为的观点仍被广泛接受,且被“严重夸大”了。

作者还以自己过去的研究记录为基础,进一步纠正错误的观点。Jordan-Young在她2011年出版的《头脑风暴》(Brain Storm)中,探讨了假定性别神经差异的证据;Karkazis则在她2008年的作品《定义性别》(Fixing Sex)中打破了对间性(intersex)群体的成见,书中还揭露了过去那段“治疗”外生殖器的不堪历史。

尽管写作风格有时过于学术,但书中不乏平实精湛的点睛之笔。譬如作者将睾酮和暴力之间的联系称为僵尸:“一种新研究也难以斩断的关系”。她们将睾酮拟人化地称为“ T”,并称此书为“外传”。那什么是“正传”呢?她们写道,正传会“摒弃细枝末节,淡化矛盾”,而她们的书就是要揭开这层遮掩的面纱。

即便如此,我仍感到意犹未尽。在排卵一章中,作者提到了一位接受不孕不育治疗的女性,她认为使用DHEA的疗法可以让她产生更多高质量卵子。作者指出,认为睾酮能提高女性生育力的观点一致被生殖内分泌学家嗤之以鼻,但她们只引用了一位临床医生的说法。我不由得好奇,其他临床医生是否也对此排斥,还是说,这种疗法就是标准治疗的一部分。我希望看到更多生殖临床医生的观点。

在运动一章的开头,作者提到了2012年与一名内分泌专家会面,该专家说,剧烈运动会让体内的睾酮水平骤增,但具体程度因人而异。而后,她们又写道了对另一名观点相左专家的采访,这位专家认为某些运动训练可能会降低睾酮水平。我想知道这些专家都是谁。

尽管两位作者都很擅长讲故事,但有些故事与章节内容有点跳脱。譬如,在谈到冒险的话题时,作者一开头便列举了63岁Annie Edson Taylor的故事。1901年,Taylor藏在一个腌制桶中越过了美加边境的尼亚加拉大瀑布。这似乎有点过度延伸了:我们对Taylor的激素水平一无所知(除了她可能已经绝经了,所以她的睾酮水平会很低,雌激素和孕激素也会比以前要低)。

但瑕不掩瑜,《睾酮外传》这本研究深入、仔细论证的著作,为一系列试图拆穿激素谎言的作品带来了新的观点。

参考文献:

1.Carney, D. R., Cuddy, A. J. C. & Yap, A. J.Psychol. Sci.21, 1363–1368 (2010).

2.Gettler, L. T., McDade, T. W., Feranil, A. B. & Kuzawa, C. W.Proc. Natl Acad. Sci. USA108, 16194–16199 (2011).

3.Storey, A. E.et al. Evol. Hum. Behav.21, 79–95 (2000).

4.White, R. E., Thornhill, S. & Hampson, E.Organ. Behav. Hum. Decision Process.100, 21–34 (2006).

原文以Testosterone book sifts truths from tall tales为标题发表在2019年10月22日的《自然》书评上

nature

Nature|doi:10.1038/d41586-019-03080-8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英文原文

点击图片阅读热门文章

当科学中的不确定性成为武器:产业如何控制真相传播

锂:一种精神疾病药物的诞生

烟草,战争与政治

版权声明:

本文由施普林格·自然上海办公室负责翻译。中文内容仅供参考,一切内容以英文原版为准。欢迎转发至朋友圈,如需转载,请邮件China@nature.com。未经授权的翻译是侵权行为,版权方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2020 Springer Nature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喜欢今天的内容吗?喜欢就点个“在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