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低疫情病死率,德国是怎么做到的?只敢说庆幸

作者:石江月

从欧洲各国的疫情发展来看,到目前为止,德国的病死率不到0.4%,但是在意大利,病死率却突破了9%。

面对各方关注的全球最低死亡率,德国卫生部发言人3月27日说,数字显示,与其他国家相比,德国在新冠疫情中的死亡率相对较低,但对此予以过度解读是错误的,因为德国仍处于疫情初期。

一、德国只有庆幸

虽然德国的病死率非常低,但是德国依旧不敢说轻松。他们心里只有庆幸。

庆幸的是,在遭到巨大疫情冲击时,默克尔还是德国总理。尽管,默克尔明年就要到期卸任了。

庆幸的是,在疫情来临之前,德国已经做出了一些准备。

庆幸的是,在疫情到来时,德国还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应对。

眼下,德国总理默克尔正处于自我隔离之中(从3月22日开始)。因为她的医生被确认感染了病毒。

在关注各国疫情的同时,人们会注意到,同是在欧洲,命运却不尽相同。

德国的死亡病例只有380人左右。但相对来讲,意大利死亡病例接近10000人,西班牙死亡超过5690人。

如果按最近所统计的死亡率来看,德国死亡率大约为0.4%,意大利为9%,西班牙则为6%。

在疫情暴发后,默克尔曾经强调,这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德国所面临的最严峻的形势和挑战。她呼吁德国上下团结一致进行抗疫。早在3月11日她就曾发出严厉警告,德国人口的70%,即5800万德国人,可能会感染病毒。

二、低死亡率的四个原因

德国的死亡率之低,也是有原因的:

首先,德国所处的疫情阶段与意大利不同。德国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obert Koch Institute)专家认为,重要的一点是德国还处于疫情的早期阶段,自从他们知道这场疫情那一刻起,就增加了检测人数,以减少可能的传播。

而且,德国发现疫情较早,占有时间优势。

德国在1月27日出现了第一个病例,但其实德国在1月6日就成立了一个永久性的监测委员会,那是在世界卫生组织接到中国通报一个星期之后。所以,德国比一些邻国早两、三个星期发现最初的几个病例,赢得了时间。

其次,对疑似感染者尽早检测,尽早确诊,从而可以阻止疾病传播。韩国就是这种应对模式。而德国的例子再次显示,这不仅是一个非常好的战术,而且也是抗击疫情大暴发的一个必要措施。

大规模试剂检测,必须包括那些轻微症状的人。

根据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公布的数据,德国每周可以检测16万人。但疫情最严重的意大利,截止到3月20日为止,一共才检测了15万人。检测的速度慢,决定了发现感染源也慢了半拍,最终导致的就是在检测前,病毒携带者已经感染了其他人。

就像上文提到的,韩国控制疫情比较好,现在总感染人数控制在9478人,也是得益于大规模检测能力。在疫情高峰时期,韩国每周可以检测8万人。因此,韩国的死亡率也相对较低,大约为1.2%。

正是广泛的检测,让德国能够早期侦测到疫情,并帮助他们制定相关政策。

第三,感染人口年轻。德国死亡率低的另外一个关键因素是,大部分感染新冠病毒的人年龄在20至50岁之间,他们占总确诊病例的70%。这些人的病症比较轻微,许多人甚至没有症状。

相比之下,意大利确诊病例者的平均年龄是66岁,58%感染者为60岁以上人口。

因此,如果病毒扩散到德国的老年群体时,病死率也将会上升。

根据中国有关方面统计的数据,这次的病毒致死率在39岁以下人口中占0.2%,60岁以上则为3.6%,70-79岁之间的死亡率达到8%。这也再次印证了为什么意大利的死亡率为什么高到吓人。

最后,还有一个根本性的重要原因:德国是欧洲最大经济体,具有世界一流的公共医疗保健系统。

德国的人均医院病床比例是世界上最高国家之一,在所谓的富人俱乐部 - 经合发展组织(OECD) 40个国家中排名第4位。

德国每1000人中有8.3个床位,意大利则为3.4个。德国的医院数量全欧洲第一,大约为1900所。同时,德国的重症监护病房床位大约有28000张。

当然, 即使这样也不能保证德国的医疗系统不会被疫情所摧毁。德国政客已经警告,如果不采取进一步措施阻止病毒蔓延,德国早期所取得的一些成绩将会随着危机进一步深化而付之东流。

已经有,英国专家强调,欧洲乃至世界其他国家应该效仿德国的做法,免费为其公民做病毒检测。因为它有助于最大限度减少疫情为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

但是,相比之下,意大利也是因为经济不好,财力下降导致今天医疗资源捉襟见肘。德、意两国人均重症医疗资源巨大差距的主要原因,就是意大利的财政紧缩政策。

意大利是欧元区债务危机中受创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仅次于希腊。尽管意大利拥有医疗发达的传统,但是在过去十年间,该国政府不断削减医疗系统的开支。而且,财政紧缩政策不仅仅导致意大利的病床数量不足,众多优秀的医生、护士也在近些年纷纷前往收入更高的欧洲邻国。

事实上,德国的医疗系统近年来也面临着不小的财政压力,许多医院在平时就严重缺乏护士。所以德国官方也担忧,真正的疫情高峰到来时,德国医疗系统依然有可能不堪重负,出现“有足够呼吸机却没有足够医护人员”的场面。和意大利一样,德国卫生部门也已经开始动员高年级医学生以及退休医护人员参与疫情防治工作。

所以,对比意大利和德国,我们也必须明白下一步自己该加强什么。其实在千人病床数上,我们只是比意大利好一点。但是,幸好我们有体制优势,能够迅速做出封城的决定,然后调集几乎全国所有的传染病医护人员奔赴湖北,打一场艰苦的围歼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