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清眀茶因疫情价格暴跌,7旬老人捧茶落泪:孙子等着卖茶钱救命

“这该死的疫情,害得茶厂都不开门,上好的清明鲜叶价格跌得这么苦,这可咋办?”“家里什么收入也没有,孙子可就等着这卖茶叶的钱救命哪!……”73岁的潘祖新唉声叹气,老伴忍不住老泪纵横。孙子潘亚琦去年确诊白血病,前后已经花去了70多万,现在还在武汉儿童医院,医保还没开始报销,孙子急等着卖茶叶的钱买药,可没想到茶叶价格却暴跌。往年一亩茶园收入几千元,今年估计只有几百块,两个老人心急如焚。

两个老人住在湖北省五峰县鱼洋关镇海拔800米的大房坪村,世代都是茶农,靠着茶叶他们在这偏僻落后的山上生生息息。这里的茶叶品质极好,但今年因为疫情干茶运不出去,鲜叶价格跟着暴跌。一芽一叶的嫩尖,往年二三十一斤今年才四五元一斤,而且还没有人上门收购。而他们家因为儿子媳妇都在武汉陪孙子治病,没人帮忙采茶,茶叶老了更不值钱。两个老人急得日夜无法入睡,实在没有办法,打算把两个人早年搁下的棺材卖了救急。(可进入腾讯乐捐进行了解帮助:【血癌男孩求生遇疫情】)

在大山里靠着几亩茶园,潘家5口人的日子终是贫困,再加上潘爷爷因为一次意外失明了一只眼睛,身体也落下了病根,奶奶也身体多病,日子就更加拮据。为了改变生活,儿子下山外出打工挣钱,媳妇在家照顾两个老人,带孩子读书,侍弄着几亩茶园,几年下来日子倒真是比以往强多了。可2019年接连的灾祸让刚刚有点起色的日子陷入了更加贫困和痛苦之中。

2019年6月12日,潘租新12岁的孙子潘亚琦的脖子上有颗绿豆大的包块,不疼也不痒,在县医院检查了一周却没查出什么问题。可一周后,肿块更大而且还疼痛,有些紧张的妈妈带他到宜昌市医院,又是一周的检查依然没有查出原因,医生做了活检送往武汉,同时进行腰穿骨穿胸穿。等待是煎熬的,直到7月14日孩子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惊闻噩耗,两个老人捶胸顿足,叮嘱儿子媳妇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救孙子,那可是潘家的命根子,老人唯一的孙子。

按照医生的要求立即开始化疗,第一个疗程整整45天,因化疗身体严重受伤的亚琦下疗回到家里修养。看到原本活泼调皮的孙子才一个多月就仿佛变了个人,不说不笑,爷爷奶奶心疼得只掉泪,搂着孙子不肯松手。一家人还没好好地说几句话,当晚亚琦突然高烧,由于山高路远,直到半夜才赶到县医院,打针后整晚依然高烧不退。战战兢兢挨到天亮转到宜昌市医院,检查是肺部真菌感染,医生用尽办法却始终不见好转,建议他们赶紧转往省医院,否则十分危险。

转到武汉儿童医院后,又是一系列检查,亚琦病情已经升为高危。于是又开始了更大强度的化疗,而随着化疗药量加大,反应也随之加重,头发掉得只剩稀疏几根,腹痛得每日蜷缩在病床一角。第四个疗程,亚琦口腔溃疡严重,喝水都钻心的疼,又吐又拉,高烧39度多,每天只能靠输营养液维持,十多天狂瘦七八斤。病情始终没有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不仅肺部的感染反反复复,仅买外购抗真菌药几个月下来就花了五六万,而且骨穿始终显示骨髓里的微小残留没有缓解。第五疗后医生建议要尽快做骨髓移植。

移植前的各种检查、配型紧锣密鼓开始,妈妈与亚琦配型成功,但几十万的移植费成了最大难题。“我们都四十多岁了,不可能再有孩子,再难也得做移植!”亚琦爸爸立即赶回老家借钱。然而灾祸再次发生,潘爷爷听说孙子要做移植,血压突然升高导致脑梗,紧急送到医院抢救。一边是老父亲生死未卜,一边是急等钱救命的儿子,亚琦爸爸忧心如焚。“你们不该花钱救我,孙子的救命钱还不知道在哪里!”老人终于脱离危险,醒来睁开眼念着的就是赶紧孙子。

“那个时候我发疯了一样锻炼,每天直接爬十几层楼梯,生怕自己身体不合格,不能抽骨髓。我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治好儿子的病!哪怕用自己的命换儿子的命,我也愿意!”亚琦妈妈常常整宿整宿搂着虚弱的儿子暗自落泪。妈妈与亚琦配型成功,但检查有中度贫血。那一个月里按照医生要求她一边喝补血药,一边发狂地锻炼。家里经济条件不好,她和丈夫一直不敢要二胎,亚琦是两个人的命根子,她必须全力相救。

完成第6个疗程后,亚琦在2020年1月3日独自进入移植仓。不久武汉疫情暴发,儿童医院成为新冠肺炎定点医院,对所有在院治疗的孩子来说都面临着极大的考验,而在移植仓里的亚琦免疫力几乎为零,风险更大。医院采取了更严格的防控措施,亚琦父母与儿子被“隔绝”,每天无法探视儿子,就连送饭也只能送到移植中心大门外,再由护士转送进去。虽然不让见儿子,但他们却总是守在仓外,生怕儿子发生什么意外。

“孩子一个人在仓里过了年,过了12岁生日,身边没有一个亲人,孩子特别害怕,但也特别勇敢!”亚琦爸爸说起儿子一个人在移植仓苦熬的那段日子,43岁的男子汉竟忍不住哽咽起来。那段时间他每天缠着医生,总是想了解更多孩子的情况,而得到的总是令人揪心的消息。开始是感染,上吐下泻,中间肺部感染,后来又出现肝脏微细血管病变,一个多月每天靠输血和血小板维持生命。亚琦最终在仓里55天,买药治疗,购脐带血抽干细胞共花费了五十二万之多。

2月26日出仓后亚琦每日要吃十多种药抗排异和抗感染,同时要打6000元一盒的升板针刺激血小板生长。医生说移植很成功,但抗排异和抗感染很艰难,估计还得三十万左右。亚琦的病已经花费了70多万,现在欠债就有20多万,家里早就一贫如洗,亚琦父母再也没有一点办法,可人到中年的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自己唯一的孩子。

早春三月天气难料,一阵倒春寒,晴好的天气气温骤降,3月28日五峰的山上居然飘起了几点雪花,请不到人帮忙,潘爷爷和老伴在茶园里顶着寒风采茶,满头银发在翠绿的茶园里格外扎眼。“捡一分钱是一分钱,多少总能给孙子帮一点!”,中风后老人的手脚不那么灵便,连说话声音也有些打颤。老人想着自己多努力一份,孙子的希望就会多一份!如果您想帮助这个l男孩,让这个家庭走出困境,请点击【血癌男孩求生遇疫情】,或者打开微信支付——腾讯公益——搜索“血癌男孩求生遇疫情”,感谢您的爱心。

腾讯乐捐地址:https://gongyi.qq.com/succor/detail.htm?id=1000014431,赠人玫瑰手留余香,感谢您的大爱。阿兰/文、悟空/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