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横日军想留在中国不被遣返 竟冒充中国军人武力强占房屋

1945年8月15日,尽管日本政府宣布接受《波兹坦公告》的各项条款,无条件投降。但在中国的大地上,依然有不少日军在中国骄横跋扈惯了,为了能够不被遣返回日本,一方面想方设法留在中国,一方面却又继续作威作福实施犯罪。

在1946年10月12日的上海《申报》上刊登了这样一则新闻,标题为《留沪日本兵,竟敢如此大胆!冒充我军人,武力占房屋》。

有一个名叫服部正朝的日本士兵,时年24岁,原籍东京。抗日战争末期,1945年5月被侵华日军征调来到上海,为日军驻上海晓部队的上等兵。

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以后,因服部正朝会驾驶汽车,被负责上海接收的后勤补给司令部第一补给区征用为汽车兵。

随着日本侵略战争的结束,当时的日本国内物资短缺,粮食不足。服部正朝为了能够继续在中国蒙混下去,避免被遣送回国,1946年5月从征用的中国部队脱离。随后服部正朝通过一些关系,想方设法的在上海市国民党党部打捞公司挂名当了一名技术工人。这样的操作是因为当时中国政府为了快速从战争中恢复,允许部分有技术的日本人暂时不需遣返,留在中国继续服务。

但服部正朝挂名以后,既没有去工作,也没有从打捞公司领取一分钱的薪水,完全是弄了个技术工人的身份为自己留在中国买了个名额。在此期间,服部正朝还曾想加入汤恩伯的第三方面军给自己上一个双保险留在中国未果。

跟随服部正朝一起来到中国的还有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他们原本居住在北四川路余庆坊88号战争期间强行抢夺而来的中国人的住所内。抗战胜利以后,当然遭到了中国政府的收回。一家人实在没地方去,只能前往东兴里当时日本侨民集中居住的地区寻找栖身之所。

原本日本既然已经投降,服部正朝就应该老老实实听候发落。但他以前跟随日军骄横惯了,而今没有地方居住,只能向其他日本人乞求收留,一时间觉得不习惯。于是又开始动起了心眼。

服部正朝从曾经在日据时期有过交集的中国人周某处搞到了一套中国军人的证件和徽章。这下服部正朝一下有了“办法”。他仗着自己中国话流利,将自己假扮成接收上海的中国军官,闯入了一户中国百姓家里。骂骂咧咧地要对这户百姓的房屋进行“征收”,称“国军有重要用途”。谁知道这户中国百姓并没这么好糊弄,服部正朝见文的不行,便开始动武。对这户中国百姓拳打脚踢,妄图使用武力强行占据中国百姓的房屋。

服部正朝的出格举动最终惊动了巡逻的警察,在经过一番盘查后发现服部正朝一名日本人竟然敢冒充中国军人,随即将他逮捕,押送往警察局拘捕了起来。被关了起来的服部正朝这下算是彻底没了法,在经过身份核实和罪行问讯之后,交由上海地方检察处以妨碍公共秩序罪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