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春花:我给中国企业家应对危机的5点建议

3月28日晚,中国商界高端直播栏目正和岛《每周一播》正式开播。

首期主题锁定《全球疫情怎么看,中国企业怎么办?》,邀请了坊间公认的“最具企业家精神的学者”陈春花和“最具学者素养的企业家”梁建章联手开场,再加上嘉宾主持民进中央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正和岛首席经济学家王林,以及8位百亿级共生塾创始学员的提问与互动,让整场直播异常火爆,260多万人同时在线观看。

以下为陈春花分享及互动内容精编(下载正和岛APP,观看回放)

口述:陈春花 北大国发院BiMBA商学院院长、正和岛首席管理学家

编辑:夏昆 赵宸 允广

来源:正和岛

陈春花

01陈春花:世界经济恢复正常,中国才能恢复正常

这次疫情,已经对全球产生了巨大冲击。2008年的金融危机,曾导致全球进入十多年的经济衰退调整期。此次疫情冲击,加上石油价格、美国股市等不确定性因素,使我们也不得不推演其导致全球经济危机的可能性。

另外,这次疫情也一定会深刻改变大国之间的利益格局,因为我们都很明确的知道:只有世界经济恢复正常,中国才能够恢复正常。

还有,如果这次疫情造成反复的、长期的冲击,那么它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就会非常大,所以我很同意这样一个说法:人类现在正面临全球危机,也许是我们这一代人最大的危机。

2020年的前3个月,我们每个人最深刻的感受就是——这是一个我们不再熟悉的世界。或者说,我们原来对世界的理解和判断,都不存在了,所以这段时间以来,我们一直在面对各种挑战,对于各位企业家而言也是如此。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想跟企业家分享5点建议:

第一,审慎经营,做好打硬仗的准备。

第二,以当期经营为主,平衡当期经营与长期战略。

第三,有能力的企业更要关注产业伙伴与价值伙伴的共生。

第四,在线、数字化是一个必选项。

第五,企业家的经营意志力。

做到这5点的核心关键是——急速调整认知。大家一定要明白危机带来的不确定性,要不断改变自己,学会与它共处。对于企业来讲,要做到计划应对,而不是预测判断,因为企业今天的最大考验不是能否预测正确,而是能否正确地对待调整。

此外,企业家还要学会调整四心:同理心、平常心、积极心和信心。企业其实是植物,一定要把根扎得更深,才能更多地吸收养分,让自己持续活下去。

所以,企业家一定要对自己有4个要求:

第一,挑战自己,才有未来

第二,做好自己,方可共生

第三,先有利他,方能利己

第四,这是结束,这是开始

我个人认为,2020年其实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涅槃时刻”,只有真正的把自己做好,致力于你自己的不可替代性,才可以与别人共生。而共生与协同,在今天已经成为一种生存的选择方式。

在万物互联的环境中,一定要先有利他,方能利己。

很多人问:“我不利己,怎么可能利他?”如果我们在彼此关联没有那么强的环境下,也许你说的是对的,但是今天没有人是旁观者,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一定是先利他才能够利己。

对于未来,微软的这句话让我印象深刻——“这是结束,这是开始”。微软曾经错失整个移动时代,但是他很快把这个时代结束掉,开始进入云时代,在这个时间,我给大家的建议也是这样。

最后用一句话结束今天跟各位的交流:“那些活在未来的人们,所能做的就是与现在的自己做斗争”。

谢谢大家。

02陈春花老师答企业家7问

钱金耐:新的环境下,传统企业如何转型突围?

“我主要是做‘商旅文’的传统企业,专注‘商旅文’35年。现在下面总共有100多家餐厅,整个平台上有6000多商家。新项目是要打造上海周边北上海最大的健康文旅生态城。但是,现在太多的公司都在做健康文旅小镇,想向春花老师讨教,新的环境下,到底我应该怎么办,怎么转?”

陈春花:不要太担心众多竞争者,该担心一件事

其实在过去你的规划当中,你已经很清楚,原来你的主营产业发展模式就是能够让成千上万的商户得以很好的发展,而且你这个基础也打得很好的话,如果在这一轮的疫情危机当中能够持续帮助他们,那么主营业务这块,也许你就比同业恢复得快,但是它遇到的挑战也会非常大,所以你也要做充分的准备。

主营业务这块已经走到确定的明确的方向上了。那么新的业务这块,上海这个新型康养小镇,按照现在的变化来讲,我倒认为你拥有了一块宝地,因为我们经过这一轮的疫情危机之后,人们在一个相对居住环境当中,可能对健康程度、空间感、独立性的需求更高,你可能拥有了一个先天条件了。

不要太担心众多的竞争者,其实每个做康养文旅小镇的都会有独特的地理资源、独特的自然条件。可能最重要的事情是怎么能够让你的协同效应发挥出来,包括体育、包括健康,就是必须要很快的把协同效应做出来之后,让需要他的顾客比较快的感知到,这是你要做的事情。

所以,你并不需要担心其他人或者其他类似的项目会怎样,你只需要把很多人都需要的需求能比较快的组合好,就应该能够跑出来了。

翟志海:实现数字化战略转型的好建议?

受疫情影响,我们20多个学校正在开展线上授课,效果不错。现在也在推进转型升级,拓展在线教育业务,形成线上、线下结合的模式。请教春花老师,在实现数字化战略转型方面有哪些好的建议?

陈春花:从三方面做好准备

今天如果想转向在线教育,我觉得有几件事情还是要特别认真的投入去做的。因为任何在线教育都包含三部分内容:

第一部分,你的老师有没有能力真正从线下教育转向线上教育,这个挑战还是非常大的。这部分怎样投入、形成好的教学内容以及跟老师之间的互动,就是对原有师资怎样做转型,是很大的挑战。

第二部分,在线教育有它自己的教育规律,跟线下教育不太一样的,怎么借助于在线教育的技术,又能够反映教育的本质,可能这是所有做教育在线转型的教育行业的人或者学校面对的非常大的挑战。也就是说你首先要回归到教育的本质,不是因为不同的技术而让这个教育的本质被削弱,反而是要强化它。所以做整个数字化教育转型的时候,我们要深刻的理解新的技术跟教育本质之间如何做结合点,如果把这个路找出来也是我特别想看到的。

第三部分,数字化转型会对原有的运行模式产生很大的影响,原来的运行模式有校园、有线下的空间,有组织体系保障,当转成数字化在线教育的时候空间完全变了,对组织体系和组织的效率以及组织的运行规则都提出了调整的要求,这三个方面的准备也是要做的。

如果你已经把整个线下教育做了一定的基础,在这样的规模基础上,在新的师资打造、新的技术跟教育本质之间的组合,再加上整个运行和支持系统的转型,那么,我很期待,能有教育集团把在线教育和线下教育之间的组合能走出一条模式来。

谈义良:如何将疫情期的优秀表现运用到企业发展中?

我们企业有12年养老产业耕耘的历史,也布局了40个城市,有100多个机构,500多个社区服务中心。这次疫情,我们带了40个精兵强将,花了7天时间奔赴武汉,支持最大、最难的两个养老院,全程做到了员工零感染。我想问问春花老师,我们公司在这次大考当中,也算是考了不错的分数,怎么将这样的场景,运用到企业的发展和经营当中?

陈春花:利用“产业集群”、“价值网”协同成长

你带队伍从武汉回来的视频,我当时看特别感动。此次疫情中,你不仅让自己的企业运行地很好,同时也输出了价值。

疫情会带来相当长时间的冲击,养老行业也需要新的运行模式。现在,九如城已经拥有了一套完整的运行体系,更可以对外输出管理模式和运行模式,帮助更多产业同仁,更好地服务于长者人群,这是个挺好的方向。

此外,现在整个国家也慢慢进入老龄化阶段,九如城对于长者的需求、生活状态和健康的理解,都有更大的价值输出的可能性。这样,就可以借助九如城在40个城市的产业基础和优势,形成不同城市的“产业集群”或者“价值网”,帮助相配套的商业伙伴,也可以服务于中小企业,让大家协同成长起来。

熊维政:如何让消费者接受有独特价值的新品类?

90%的茶油生产企业都处在亏损状态,茶油的价值一直没有得到普及,不知道茶油的人就觉得茶油贵。那么,如何能让消费者接受这种有独特价值的新品类?

陈春花:生产企业这一弱项要尽快弥补

用过茶油的人都是很喜欢茶油的,它的确有它自己独特的价值,一个品类在面向消费者的时候,需要时间来培养,你所说的90%的茶油生产企业都在亏损状态,和这个品类让大家认识需要时间有很大的关系。

同时,很多生产企业有一个弱项,就是它不太能够或者比较快的用消费者的思维和销售的渠道端的能力理解这个产品,它可能比较多的是在产业生产制造这个环节上比较强,所以你想把它做大做强,有了地方政府的支持,也有了领导人对它的肯定。

但是,我觉得你可能还是要回到我们在商业上、在市场上符合它的规律的做法去做,怎么让更多的消费者比较快的了解它,这是对你意志的挑战,如果你坚持要做它,你就下决心把它做到。

刘丹宁:如何培养在线领导力?

怎样让企业家包括员工个人随着新的变化而进化,一切的资产都在转换成数字资产的价值,怎样打造数字化资产的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陈春花:企业家要做好两个改变

这个问题是这段时间很多企业家思考的问题,我们必须把原有的业务转成在线业务,也必须要拥有数字化的能力。它对于企业家的挑战、对行业组织的挑战很大。

我从两个方面回答:

第一,从企业家自己来讲,首先,你要接受这种形式,你面前没有人,但是你要充满激情的讲,这还是有点挑战的。同时,你也不要惧怕新技术、新工具、新方法。接下来,比较重要的是你在安排你的整个工作和组织的流程、组织的授权的方面要比从前做得更多,因为当你去面对更加扁平的结构的时候,其实需要更多的授权和更快速的响应,你也要有能力让大家在一个独自工作的状态当中保持激情,这都是对企业家不同的要求,这些需要调整。

第二,怎样让他们变成数字价值和数字工作的资产,这也要求在线管理行为的改变、方法论的改变。我看过一些做得很好的企业,它们还是会有很明确的工作仪式感,虽然大家各自都在家里,但还是有非常明确的工作仪式的概念,它们会要求所有的同事都在共同的工作日历里面,每个人都知道大家在做什么,也会让它的顾客看到它在做什么,因为当顾客知道这个公司的员工没有停顿、在持续工作的时候,其实这个价值就会被释放出来。

所以它们会让大家在一个共同的工作日历当中、共同的工作状态当中,同时也会让协同工作的响应速度更快,无论是对于顾客的响应还是对员工需求的响应,这时候价值就会被释放出来。

更重要的是把每项任务分得更细,颗粒变得更小,在线本身也要求响应速度要快,他就会看到这种响应、回应和价值的取得,这可能都是需要调整的。

我希望未来慢慢看到更多人习惯于这种在线协同的效率和价值,顾客感受到的时候,数字价值的意义就会被释放出来。

于德翔:最差的情况下,企业如何应对?

如果在最差、最坏的情况下,我们企业如何应对,这可能是我最关心的一个问题,也是很多企业家所关心的问题,就这个问题请教花老师。

陈春花:研究企业30年,能走出危机的只有一种企业

其实在《危机自救》这本书中也向大家推荐过,于德翔带领的特锐德在疫情当中的快速响应,而且开启新开工模式,能够非常好的在线服务它的客户,这些都是值得大家学习的。

假设我们把疫情想到最差的情形,对于任何一个企业来讲,想尽办法让自己生存下来就是他的选择,之所以写《危机自救》也是基于这个考虑,当外部环境变得非常差的时候,只有一个方法帮你,就是自己救自己。

从政府的层面和社会的层面来讲,大家现在在国内都是在两手做,一手就是疫情防控,一手是想办法恢复经济。这两手其实是并行在做的,这个当中其实还有一个努力的角色,就是企业家个人。

我没有办法预估说最坏的情况下到底有多少企业被淘汰,坦白讲很多时候淘汰企业的也许是一个外部环境,比如说疫情、比如说技术,比如说各种不确定性。但是,你最终要仔细讨论的时候还是企业自己淘汰自己,就是你自己能否真正夯实自己的基础,能否想尽办法保有你的现金流,想尽办法让你效率、成本在整个同业当中有一个不同,你怎样能够更贴近你的顾客。

我做了30年的研究,看了非常多的企业,也看过这些企业经历不同的危机,可是最终走出来还是靠企业家自己,我还是强调认知调整和经营意志力,这大概就是出路,因为有时候环境我们确实不可预估,不能够判断它,但是你自己的事情还是可以把握的。

褚一斌:企业如何化“危”为“机”?

请问春花老师,企业应该具备什么样的条件才能够化危为机?

陈春花:四方面提高自身“免疫力”

一般来说,能够化危为机的企业要求自身的“免疫力”要强,但是有时候当危机来的时候这句话变得不容易理解。

如果按照通常的共性理解,我们说能够化危为机的企业大概应该有这几个特点:首先,是有一个比较稳健的财务基础,对于中国企业,我一直都在强调,在财务上要保守,不是危机的时候才说,我更希望不在危机的时候也能够坚持做,如果不在危机的时候坚持财务保守,危机来了就可以抗危机,这是一个基本条件。

第二,一定要有能力让内部的运行系统效率高,这次危机让我们很多人懂了一些事情,其实不需要开那么多会,也不需要做那么多内部损耗,也不需要参加那么多聚会,这些都是我们讲的运行效率。如果你的运行效率是比较高的,我们在整个企业管理当中最关心的其实就是你在整个产业当中的效率是高还是低,你在整个市场当中是高还是低,你的效率高就有机会胜出,我们比较在意你的运行效率。

第三,团队。你是否有一个上下同欲的团队,让大家一起奋斗、付出,整个团队要有上下同欲的步伐。

第四,是根本,你有真实的顾客,你为真实的顾客创造价值,最后帮你的还是顾客,如果我们从什么样的企业化危为机来讲,抛开企业家个人的要素,企业家要有意志力,这四条做到就可以化危为机了。

与此同时,也特别感谢共生塾创始学员宁夏青龙管业董事长、正和岛宁夏岛邻机构主席陈家兴的全程参与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