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可卿灵牌上,曹雪芹的一处笔误,暗藏贾府抄家的原因

秦可卿灵牌上,曹雪芹误把宜人写成恭人,原来大有深意

秦可卿在《红楼梦》中是个谜一样存在的人物,即便是死后,曹雪芹还故意在她的灵牌上留下一处看似笔误的文字,暗藏了贾府抄家的原因。

一、秦可卿灵牌上,曹雪芹错将五品宜人写成了恭人,暗藏贾府抄家的原因。

贾珍命贾蓉次日换了吉服,领凭回来。灵前供用执事等物俱按五品职例。灵牌疏上皆写"天朝诰授贾门秦氏恭人之灵位"。

根据《大清会典事例吏部封赠》记载:清诰封制度,“正从三品,祖母,母,妻,各封赠淑人。正从四品,母,妻,各封赠恭人。正从五品,母,妻,各封赠宜人。正从六品,母,妻,封赠安人。

结合《红楼梦》中贾珍为贾蓉捐的那个五品龙禁尉的官职来看,秦可卿应该是正从五品宜人,她的灵牌上应该书写“天朝诰授贾门秦氏宜人之灵位”。可《红楼梦》中关于这一段的描写,却写了“天朝诰授贾门秦氏恭人之灵位”。

这段话中看似是曹雪芹留下的一处笔误,实际上却暗示了贾府抄家的原因。这明显是曹雪芹故意留下的一处提示,秦可卿一个五品龙禁尉的夫人,却越制使用了正从四品恭人的称谓。

像这样明显的错误,绝对不是简单的笔误,而是作者曹雪芹故意留下提醒读者注意的。《红楼梦》中,贾珍是世袭的官职,属于三品爵威烈将军,他的夫人尤氏可以称为淑人。贾母属于一品诰命夫人,邢夫人也属于三品夫人,王夫人如果按照贾政的官职来划分,她也是五品的宜人。可她另一个身份是贵妃的母亲,如果按照这个来分,王夫人的品级与邢夫人差不多,甚至比邢夫人还高。

《红楼梦》中贾元春封妃,贾母带领邢夫人、尤氏和王夫人进宫谢恩,这个时候,她们都是按照彼此的品级进行大妆,还要按照品级穿着装。包括她们进宫谢恩时所使用的轿子,都是严格按照品级使用的,不敢僭越。

可贾珍却在秦可卿的灵牌上,偏偏犯了这样明显的错误,不仅把品级搞错了,还让秦可卿升了一级,有僭越的嫌疑。

在清朝等级森严的制度下,贾珍这样做,等于是把贾府陷入了危险的处境。这看似一字之差的笔误,实际上却差了一个等级。这在朝廷看来,是僭越之罪,为贾府日后抄家埋下伏笔,也可以说是贾府日后被抄家的重要原因。

二、秦可卿死后用亲王级别的棺材,属于越制。

可巧薛蟠来吊问,因见贾珍寻好板,便说道:"我们木店里有一副板,叫作什么樯木,出在潢海铁网山上,作了棺材,万年不坏。这还是当年先父带来,原系义忠亲王老千岁要的,因他坏了事,就不曾拿去。现在还封在店内,也没有人出价敢买。你若要,就抬来使罢。"贾珍听说,喜之不尽,即命人抬来。

这段话中,借薛蟠之口,提到了秦可卿死后所用的棺材不凡,不仅是亲王级别才享用的那种樯木,还是耗银一千两。这件事也被刘心武老师看作是证明秦可卿是公主的一个证据。

实际上,贾政后面的一句话,早已证实了秦可卿的普通身份,不会是公主。贾政觉得秦可卿用坏了事的义忠亲王老千岁的樯木棺材不合适,秦可卿用上等的杉木就行。可贾珍不听他的,愣是让秦可卿用了义忠亲王早年留下的樯木。

贾珍这样越制的行为,已经为贾府日后被抄家埋下了祸根。与越制使用品级一样,成了贾府日后被抄家的重要原因。

三、秦可卿的葬礼规格越制。

天子听了,忙下额外恩旨曰:"贾敬虽白衣无功于国,念彼祖父之功,追赐五品之职。令其子孙扶柩由北下之门进都,入彼私第殡殓。任子孙尽丧礼毕扶柩回籍外,着光禄寺按上例赐祭。朝中由王公以下准其祭吊。钦此。"

从红楼梦第六十三回中的这段文字可以看出,贾敬是进士出身,虽把职让给了儿子贾珍世袭,但皇帝念在他祖上有功,特意给他赐了五品的品级。并给出了五品品级丧礼的规制,并“着光禄寺按上例赐祭。朝中由王公以下准其祭吊”。

若是按照这个规制来查,秦可卿的葬礼规格早已超越了贾敬这个进士出身的人,而且来参加秦可卿葬礼的不仅有王公大臣,还有北静王、南安郡王等,可见来人身份不低。

同样是五品品级,秦可卿这个挂名虚职五品龙禁尉的妻子,要比进士出身的贾敬低了许多,但秦可卿的葬礼不仅奢华,更重要的是越制,这些也为贾府日后被抄家埋下了伏笔。

可见,秦可卿灵牌上,曹雪芹误把宜人写成恭人,是大有深意,不是一处简单的笔误。

我是萧梦,为您讲述《红楼梦》里的故事。

参考著作:曹雪芹著,脂砚斋评《红楼梦》脂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