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庭坚最经典的一首豪放词,堪比东坡赤壁怀古

这首《念奴娇》便是黄庭坚的代表作之一,风格洒脱狂放,颇有苏东坡之风,因而有词家赞曰:可继东坡赤壁之歌。

念奴娇

北宋·黄庭坚

序:八月十七日,同诸生步自永安城楼,过张宽夫园待月。偶有名酒,因以金荷酌众客。客有孙彦立,善吹笛。援笔作乐府长短句,文不加点。

断虹霁雨,净秋空,山染修眉新绿。桂影扶疏,谁便道,今夕清辉不足?万里青天,姮娥何处,驾此一轮玉?寒光零乱,为谁偏照醽醁?

年少从我追游,晚凉幽径,绕张园森木。共倒金荷,家万里,难得尊前相属。老子平生,江南江北,最爱临风笛。孙郎微笑,坐来声喷霜竹。

黄庭坚一生如同苏东坡一般多次被贬谪,流离漂泊,而其性格修养也很想东坡,同样的豪放不羁、豁达旷然!他在被贬期间往往能自得其乐,譬如这首《念奴娇》便是他被贬戎州后与人相约赏月饮酒时所作!读来豪放洒脱,快意酣畅。

词中上阕写景,起句便是一派开阔的远山秋景,色彩、境界俱都高旷,隐隐透露出快意的情怀!紧接着写赏月,自来诗词写月大多都有些孤独、相思、怀乡等等悲情。而黄庭坚笔下的赏月则极尽月色之美、兴致之雅、诗情之豪,极富浪漫主义色彩!

下阕转而写与友人游园、饮酒、听笛之乐!“年少从我追游”的游园颇为畅快,一句“共倒金荷、家万里,难得尊前相属”则于开怀畅饮间隐含着一丝羁旅漂泊之悲。但下句却又一转高昂:“子平生,江南江北,最爱临风笛”,一生走南闯北漂泊流离,却偏偏喜欢临风而奏的高亢笛声!豪迈刚健之气一览无遗!结尾句则以从吹笛人写来,仿佛吹笛的人是黄庭坚的知音,笛声喷发,回响不绝,霜竹为之一震!词至此处,戛然而止,然而这等豪迈旷达之情,却令人回味不已!

黄庭坚这首《念奴娇》写景则有秋景、有秋月,但却毫无秋之悲凉之意,反而表达出一种豪迈的气派!俗话说文如其人,词亦如其人,从这首词中便可见黄庭坚为人之洒脱、性格之豪放。

微信号搜索:中华诗文学习,或shiwen_xuexi

欢迎读者朋友以个人名义分享,未经授权,禁止转载用于商业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