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岁就成了孤儿的韩愈,是怎么成为“唐宋八大家”之首的?

作者:赵心放

韩愈是历代后人熟谙的历史人物,曾国藩评价:韩公如神龙万变,无所不可。意思是说,不管写各类文章,也不管是办教育,为政还是治学,韩愈无不精通,成就卓然。笔者查阅过不少史籍,的确如此哦。本篇内容虽以讲治学树人为主,但也要讲讲从政和交友方面的事迹,否则让有的读者认为曾文正公的评价有言过其实之嫌。

(一)流芳百世的《师说》

韩愈父母早逝,年仅3岁就成了孤儿,由兄嫂郑氏抚养。

韩愈自小聪慧,勤奋好学。据史载,3岁时就能识文断字,不到7岁几乎读遍了诸子百家。但人生的道路并不平坦,参加了4次科举考试、3次吏部考试,直到34岁时才入仕。从19岁首次参加科考算起,不是经历了“十年寒窗”、而是“十五年寒窗”的努力。时间虽然增加百分之五十,终归努力有了回报,也算可喜之事。

韩愈曾经担任国子监祭酒,按现在的级别资格套算就是国立中央大学的校长。他这个全国教育界的领军人物,对于如何当一个称职的好老师颇有心得体会。

他写了篇流芳百世的著名议论文《师说》。

文中说道: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笔者记得,早年的语文课本中,就有他这篇著名的议论文。《师说》对于我国尊师重教观念的形成有着深远的影响。此外学生们要弄懂文言文中“之乎者也”的用法,细学“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这段不可多得的示范文字,就能事半功倍的效果。

(二)提携帮助后学

韩愈不仅教育理论水平高,身体力行提携帮助后学也做得不错。唐代诗人张籍,从岁数来说,要比韩愈大两岁。不过韩愈当进士考官时,他还在“屡败屡战”。韩愈不仅不轻视他,而是热心地指导、提携和推荐他,张籍和韩愈结成了亦师亦友的关系,受韩愈的影响很大。

中唐以后,强大的藩镇割据一方,用各种手段拉拢知名文人和中央官吏。有一些不得志的文人和官吏也往往去依附他们。节度使李师道想笼络已入仕的张籍。张籍就写了一首《节妇吟》诗答之。用“恨不相逢未嫁时”的比兴手法委婉地表明自己是忠于朝廷,绝不受诸侯们拉拢的态度。以后李师道兵败身死,张籍躲过了一场无妄之灾。

张籍升为水部郎中且诗名日盛后,感念韩愈当年热心提携自己,继续发扬他这种精神,将新进诗人朱庆馀的诗拿来通通吟改一遍,留下最好的26首做成册藏在袖里,遇到熟人朋友就热情推荐一番。朱庆馀后来进士及第。

韩愈最有名的故事是他与贾岛之间的“推敲”。但大多数人不知道这故事的完整版。笔者简述上篇:某年深秋的一天,假和尚贾岛骑着驴子行走在长安街上,眼观地下的片片落叶触景生诗,吟诵出了一句“落叶满长安”,却久久想不出下句。此时一队高官的仪仗队走过来,驴子一下子窜了进去,引起仪仗队混乱。但也就在此时贾岛的灵光来了,大叫一声“秋风生渭水”。贾岛冲闯的是京兆尹(相当于现在的首都市长)刘栖楚的依仗队。刘栖楚可不是宽容之人,大叫一声“假和尚岂有此理!”为此贾岛不仅挨了一顿暴打,还被关了一夜。

(贾岛)

过了不久,贾岛去拜访住在长安郊外山间的朋友李凝不遇,当晚借住其他朋友家。第二天返还长安,在大街上想起昨夜作的“僧推月下门”那句诗,总觉得于当时情景不太妥贴,于是就发生了与韩愈的“推敲”故事。这故事大家耳熟能详,就不赘述了。有人说贾岛在搞行为艺术,是有意为之。笔者则认为是贾岛那“诗奴”性格所致,不过是“无心插柳柳成荫”罢了。

韩愈是个好官儿好先生,贾岛结识他后开始走红。韩愈为他专门定作一首诗《赠贾岛》进行品牌推介:

孟郊死葬北邙山,从此风云得暂闲。

天恐文章中道绝,再生贾岛在人间。

韩愈评价贾岛的才华堪做孟郊的继承者,从此贾岛和孟郊并称,声望扶摇直上。在韩愈的帮助支持下,贾岛终于金榜题名成功入仕。贾岛十分尊重和感激韩愈,韩愈被贬外放时,他写诗遥寄挂念之情。

(三)勤政为民,珍惜友情

803年关中大旱,担任监察御史的韩愈通过暗中走访,发现灾民流离失所、饿殍遍地,而京兆尹李实却封锁消息,向朝廷上报虚假信息。韩愈上报实际情况,遭谄臣诬陷,被流放到连州阳山(今广东清远境内)当县令。精于吏治的韩愈很快凭借卓越政绩调离阳山,一路升迁,先后任国子博士、考功郎中、中书舍人。

819年,时任皇帝唐宪宗下诏从法门寺将认为是释迦牟尼佛的一节指骨迎入宫廷加以供奉,并下旨要求迎送途中官民们都要焚香跪拜。一时之间,京城长安掀起了一阵信佛热潮。韩愈觉得于国于民有百害而无一利,就上书加以反对,说东汉以来信佛的皇帝都极为短命。唐宪宗龙颜大怒,下令将韩愈处死。全靠同情韩愈的裴度等人为其说情,韩愈才逃过一劫,但被贬为了潮州刺史,并被责令即日赴任。

韩愈来到潮州后,在短短八个月的任期内,做了不少实事。由官府出面聘请教师,兴办乡学,带领导百姓兴修水利,努力发展生产。潮州有条大江,江中有鳄鱼专吃过江之人。韩愈写了篇《祭鳄鱼文》,到江边设坛拜祭后,责令鳄鱼7天之内搬出此地。真奇怪哦,从此就不见鳄鱼的踪影了。这虽然是传奇故事,但当地现在所称的“韩江”、“韩埔”、“韩渡”等名称,据说就是韩愈当年驱逐鳄鱼到过的大江和地方。

820年,韩愈奉旨调回京城,担任兵部侍郎。一年后镇州发生兵变,朝廷派韩愈去化解。韩愈到镇州后,召集军民讲话,运用自己丰富的知识和能言善辩的口才,耐心地讲述了归顺和谋反的不同结果。收效不错,没不久就兵不血刃的把叛乱平息下去了。新即位的唐穆宗十分高兴,遂将韩愈升为吏部侍郎。

柳宗元去世后,为柳宗元料理后事的刘禹锡给韩愈写信,请他为柳宗元写篇墓志铭。韩愈比柳宗元大五岁,也是知交好友,于是挥泪写就了那篇名垂千古的《柳子厚墓志铭》。文内“......不引手救,反挤之,又下石焉者,皆是也。”是成语“落井下石”的由来。

韩愈是文章高手,写墓志铭的收入很丰厚。韩愈写过一篇歌颂裴度平定淮西的《平淮西碑》,唐宪宗将这文章的一块石刻赏赐给文中提到的有功之臣韩弘。韩弘大喜过望,馈赠了韩愈五百匹绢,但为柳宗元写墓志铭,韩愈却分文未取。

824年,韩愈患病,估摸是保命心切吧,听信一个方士的胡言,吃下一些丹药,竟一下子撒手人寰,享年仅57岁。悲乎哉,甚悲矣!

【作者简介】赵心放,笔名赵式,重庆市南岸区作家协会会员。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转发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