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养老院紧急求救:新冠病毒大举蚕食老人,死亡惨烈

韦云 晋砚

德国的新冠肺炎感染者,到今天傍晚已经累计达60327人,其中481人死亡。按照德国传染病防治权威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所长威勒前几天在新闻发布会的说法,新冠肺炎患者平均年龄45岁,死亡患者平均年龄82岁。

德国的新冠肺炎感染者,到今天傍晚已经累计达60327人,其中481人死亡。按照德国传染病防治权威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所长威勒前几天在新闻发布会的说法,新冠肺炎患者平均年龄45岁,死亡患者平均年龄82岁。

老人和有基础病的人,是新冠病毒疫情中最危险的群体。所以,德国著名的病毒学家Christian Drosten教授几周前就说过,建议孩子们现在不要去拜访自己的祖父母,以避免老人被感染。对于80岁以上的老人来说,新冠病毒致命的。

维尔茨堡养老院70多人感染12人死亡

巴伐利亚州的第一个不幸离世的就是一位生活在维尔茨堡(Würzburg)圣尼古拉斯养老院(St. Nikolaus)的83岁的老人。当时是3月8日,该州还没有实行禁足。德国的情况也没有意大利那么糟糕,整体来说,也就是初发状态。

位于德国巴伐利亚北部的维尔茨堡(红色标记处)

这个老人就像是拉开了死亡的序幕,养老院陆续出现其他感染病例,到昨天,一共有12个老人相继死亡。在这里常住的老人中,有44人被测试为阳性,而33位这里的员工也被确诊。

养老院里一共住着149人。有86个专业护理和助手。

老人院病发率占城市的20%

据维尔茨堡卫生局局长Johann L w说:“维尔茨堡有286个冠状病毒感染病例。其中,圣尼古拉斯疗养院就有44名入住的老人和33名员工,相当于维尔茨堡所有感染病例的20%以上。

至今为止,这种群聚式感染在德国尚属罕见,但是其他地区的养老机构也要注意了。对于那些老人、病人以及生活无法自理住在养老院需要帮助的人来说,病毒是致命的危机了。

市长紧急呼吁国防军相助,城市面临崩溃

维尔茨堡的市长Christian Schuchardt 是巴伐利亚州唯一个大城市中的基民盟市长(通常在巴伐利亚参政的是基民盟CDU 的姐妹党基社盟CSU)。50多岁,年富力强。去年9月13日这个城市举行中国文化节,德国《华商报》总编修海涛还与他同台致辞。

维尔茨堡的市长Christian Schuchardt在新闻发布会上

这位能干的市长也受不了了,3月27日上午,他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公开表示城市处在崩溃的边缘,人手严重短缺。这个养老院里入住的人,大部分已经患有痴呆症。因此这里的老人们无法按照管理人员的安排,在自己的房间里禁足。一小部分人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出来了,但大部分人还在养老院里到处走动。

卫生局长Johann L w在发布会上用哽咽的声音说,我们没有人了。我感谢我的同事,他有4个孩子要照顾。他将孩子们送到了北威州的奶奶家里照看,自己坚持工作。

市长紧急呼吁医生、护士和市民前来支援。他说,我们已经没有周末,没有节日,每天都在奋战。

德国护理专业协会的护士和顾问Carola Stenzel-Maubach说:“在维尔茨堡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情。但是任何养老院都可能会受影响。” Stenzel-Maubach还认为如果这些养老机构无法获得防护服、消毒剂以及新冠测试包的支持,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毕竟在养老院里要给老人喂饭、换衣服等,都是医护人员的工作,无法避免的接触。突然之间,所有工作人员都要承担风险。

是谁带来的病毒——亲戚,供应商,护理人员?

目前已经无法知道第一位病亡者是如何被感染的。是来探望的亲戚还是送货商,又或者是护理人员呢?这已经查不出来了,养老院里已经有太多的人被感染了。

Würzburg市长Christian Schuchardt已经向德国联邦国防军求助,但却被拒绝了。部门负责人Elisabeth Richter对拜仁电台表示:“工作人员都在超负荷工作,甚至有些人已经连续工作了15天。”因为很大一部分人手处于隔离期,其余人员还要试图保持养老院运转。

德国《图片报》的报道:市长求助国防军被拒绝

而且设备也有问题,防护服几乎用完还无处订购。养老院的供应商都缺货。

不带口罩的人禁止进入养老院

养老院缺乏基本防护设备

在维尔茨堡老人院出事后,其他地方也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医院和疗养院等机构都禁止探视,最大程度降低风险。3月20日,巴伐利亚实行了宵禁。不久之后,默克尔总理也宣布在全德范围内采取措施。但是病毒已经在养老院继续传播了。

根据专业协会的Stenzel-Maubach的说法,缺少防护服是护理机构的最大问题。护理人员应至少佩戴一个简单的呼吸面罩。就算对自己保护低弱,但是至少可以防止护士通过飞沫感染将病毒传播给老人。其他还必须有足够的消毒剂。

目前,养老院通常缺乏这些配备,产品都直接送去了医院。当然医院是迫切需要的,但是有一点很明确,一旦这些高危群聚体被感染,他们会淹没医院。所以说,把养老院放在卫生防疫物资供应链的末端是不明智的。

此外一些门诊也是情况严重,护士要照顾多个病人,而且都没有戴口罩。

在维尔茨堡的事情发生后,德国患者保护基金会呼吁联邦和州政府要更好地保护疗养院里的居住者和工作人员。需要照顾的人,他们的亲戚和护理人员都被政客们遗忘了,在分配消毒剂,呼吸器,手套和护目镜时,他们都是输家。

老人院还在等联邦国防军的救援。市长Christian Schuchardt在周三证实,必要的防护设备供不应求。

可能选择疏散

预防此类事件的爆发可以增加老人院住户和护理人员的测试。许多医院也在这么做,希望能阻止病毒的扩散。但是目前老人院缺乏资源。

在圣尼古拉斯老人院出现10个死亡病例后,当局在周三(25日)宣布,对所有养老院的居民进行检测。专家在周四晚上提供建议,其中一个可能就是部分人员撤离老人院。不过去哪里,尚未有结果。

狼堡的教会养老院15人死于新冠病毒

Wolfsburg是大众汽车总部所在地,中国人也按照译意称为“狼堡”。这里一个教会的养老院Hanns-Lilje-Heim上个周五,3月27日,也传来了令人揪心的消息:多位老人们被感染。

Hanns-Lilje-Heim养老院已经禁止无关人士和探视者进入

位于下萨克森州的狼堡(红色标记处)是大众汽车的总部所在地

到今天傍晚,这里已经有15位老人因新冠病毒肺炎而死亡。迄今为止,这里是德国死于新冠病毒人数最多的养老院。

这里的员工和志愿者在绝望地与死神搏斗。这里的165位老人中也有很多人已经有老年痴呆症。根据当地卫生局的消息,这里已经有72位老人被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

Hanns-Lilje-Heim养老院的网站介绍

目前,养老院将没有被确诊的老人,安置在另外一层楼面上居住,与确诊病患隔离开。15位死去的老人中大部分患有老年痴呆症。其中有8位老人,年龄在76岁到100岁之间,在上周五一天内病逝。

狼堡市长Klaus Mohrs说,我们的灾难还在开始阶段。我们还有一个非常非常艰难困苦的时期。这个养老院处在几乎危难的情势之下。我们要竭尽所能来保护这里的人。

德国《图片报》报道:我们只是处在开始阶段

他表示要采取各种严厉措施,防治新冠病毒传染。凡是目前测试呈现阴性的人,要每过3天进行一次新的测试。

狼堡所属的下萨克森州州长Stephan Weil表示,狼堡的情况是灾难性的,显示了新冠病毒的残酷无情。特别感谢那些还在养老院里工作的人,他们不顾自己的安危,在保护那些被感染的老人。

养老院院长Torsten Juch极为担忧,与患有老年痴呆症的老人们相处是一种特别的挑战。对于这些老人来说,任何的变动,比如更换房间、看护人员带上口罩和防护服,都会引起老人们的愤怒和恐慌。他认为目前最好的办法是在养老院里将他们隔离开来,而转移地方会导致老人的痴呆症加剧。

德国的养老院处在极大的危险之中。各地陆续报道养老院老人被感染的消息。而这里的老人一旦被感染,死亡率是很高的。

德国Essen广播电台报道:Rellinghausen养老院里有老人和护理人员被感染

梅前州老人院也出现感染病例

资讯来源:

Spiel, Welt, Bild, SZ

注: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转载需与本公众号联系,并注明来源:微信公众号“德欧华商”。

听说转发文章

会给你带来好运

你点的每个赞,我都认真当成了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