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骂 4 年,想做一个“好女孩”有多难?

最近,霉霉又上热搜了。

不是因为绯闻,而是因为蒙冤 4 年,终于获得清白。

霉霉和侃爷夫妇 4 年前的歌词罗生门事件,出现了戏剧性的反转。

最新的证据显示:从头到尾,霉霉都是被冤枉的。

一脸茫然的小伙伴不要慌也不要懵,if 姐来给大家补习~

我们先倒回到 2016 年,当时侃爷在自己的新歌《Famous》中,用歌词赤裸裸地 diss 霉霉:

I feel like me and Taylor might still have sex。Why? I made that bitch famous。

(我感觉和泰勒仍有可能睡觉,为什么?我让那碧池火了啊)

这首歌发布后,霉霉表示歌词内容严重侮辱到自己。

侃爷却说,发这首歌是经过霉霉本人同意的,双方就此开始了一场撕 X 大战。

因为两人都是欧美乐坛顶流,你可以想象一下交战的火爆程度。加上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吃瓜群众一下子不知道怎么站队。

关键时刻,侃爷老婆卡戴珊带着一支“生化武器”杀到了战场前线——在筹备《Famous》时,侃爷和霉霉通话的全过程都被卡戴珊拍下来了。

从卡戴珊发布的视频看来,侃爷曾征求霉霉关于《Famous》歌词的意见,而霉霉居然在电话里感谢了对方。

于是,舆论一边倒地支持侃爷和卡戴珊,霉霉被舆论贴上了(snake)的标签(在西方语境中蛇是「狡猾险恶」的象征)。

因为这件事,霉霉消失了整整 1 年。

没想到,4 年后,被曝光出来的真实完整版录音视频,彻底还原了真相。

完整视频显示,当年卡戴珊发出的录音视频是恶意剪辑过的,霉霉从头到尾都未同意侃爷在歌词中对自己使用侮辱性词汇。

得以昭雪的霉霉,回应也非常大气,“与其继续停留在这件事上,不如去做更加重要的公益。”

不过,面对网友的指控,卡戴珊却是一副:“ 老娘没错 ”的姿态。

但再怎么解释,侃爷和卡戴珊夫妇人设早就崩塌,已经成了“过街老鼠”。

所幸,在这 4 年,霉霉即使被诋毁被误解,也没有一蹶不振,反而从创伤中汲取力量,活出自我。

前段时间,她发布的个人纪录片《Miss Americana》,也记录了她如何走出她口中这段“地狱一般的日子”,最终完成自我蜕变。

从不挑事的好女孩

到敢于真实做自己

姐最被打动的点,是霉霉在纪录片中反复提到的,关于“好女孩”的信仰。

刚进入娱乐圈的她,给自己的要求是:成为大家喜欢的好女孩。

“好女孩”的标准是什么?

要努力工作。▼

要与人为善。▼

不惹麻烦,不留把柄。▼

霉霉一直在努力遵循着她认定的以及被教导的“好女孩标准”。

但当你为了赢得别人认可而活着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这一切太容易被击溃了。

在 2009 年的 VMA 颁奖典礼上,19 岁的霉霉获得了“最佳女歌手录影带”。

就在霉霉发表获奖致辞时,侃爷忽然上台拿走麦克风,当着所有观众说:“碧昂丝才是有史以来最棒的。”

当时,霉霉不知所措。她被满场响起的“嘘”声吓到了,她以为观众是在“嘘”自己不配,后来才得知大家是在“嘘”侃爷。

她在纪录片中回忆,对于一个以观众掌声为信仰基础的 19 岁姑娘来说,这件事就是灾难。

但她在后台采访被问及“是否恨他”时,也只是说自己今晚很开心,不想挑起任何事。▼

从那之后,她也意识到,自己只有通过才华和努力,才能让所有人知道她当之无愧。

她确实做到了,成为了众人想要她成为的样子。

25 岁,她就达到了披头士级别的成就高度,连续 4 张专辑持续 6 周位居榜首。

但情况却并没有因为她的成功而变得更好。

她的优秀和苗条成为了被攻击的目标,无数人在访谈过程中公然表达了对她的厌恶。

她的私生活更是成为了太多人津津乐道的内容,每一次约会,每一个交往对象都伴随着如炮火般镜头的轰炸。

“她就像一辆火车般装了太多的男人”

更过分的,还有主持人会在红毯采访时极不礼貌地冷嘲热讽。

直到 2013 年的性骚扰事件,让她对要当一个“好女孩”的信仰开始崩塌。

51 岁的 DJ——David Muller 在趁合影时,将手伸进霉霉的裙子里摸了她的臀部。

那时霉霉没有把事情闹大,她把这件事告知了电台老板,这名 DJ 被开除了。

事情本该就此完结,可事后 DJ 不满被开除,他起诉霉霉诽谤自己,诬告霉霉陷害并要求其赔偿 300 万美元的损失。

不过,最致命一击,还是来自上面提到的 2016 年的那次“全网黑”。

那段时间,她被刷蛇、被 p 墓碑照、被涂鸦悼念墙、被大声辱骂…铺天盖地的网络暴力让她只想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

骂霉霉的人多到,#泰勒-斯威夫特完了#是推特在全球最热门的话题。

那一年算是霉霉出道以来人生最黑暗的时光,她曾在日记里写道“这个夏天真是大灾难”。

长久以来,霉霉的人生都是以别人为中心,突然大面积的恶评让她无法接受。

但也是这次全面的恶评,霉霉开始学会改变。

她承认,因为内心没有安全感才期望被别人喜欢,要得到掌声才能忘记自己有多么不好。

可是一直活在别人的期望之下的生活,霉霉也过够了。

她开始明白:“当人们不再爱你,你不可能改变他们的心意,他们就是不爱你了。”

这位“美国恶女”

到底凭什么被喜欢?

当一个人选择不再迎合别人,她真的可以摒弃很多的流言蜚语。

在遭受最多恶评之后,霉霉沉寂了近 1 年的时间。

当她再度归来时,“黑化”霉霉彻底撕破过去的乖乖女人设。

她用坚定不移的反击,代替唯唯诺诺的点头。

不再像以往一样对任何事情都点头示好,她敢于反击,为自己发声,为他人发声。

2017 年,在新专辑《Reputation》里,她把反抗都光明正大地写进了自己的歌里。

尤其那首《Look What You Made Me Do》攻击力十足:

“I'm sorry ,the old Taylor can't come to the phone right now

(抱歉,以前的泰勒不会再接你的电话了。)

why?(为什么?)

Oh,Because she‘s dead(因为她已经死了)”

她决定走上法庭,起诉那位曾经对她性骚扰电台 DJ,并要求他赔偿 1 美元。

想借此告诉那些不敢发声的人,面对性骚扰你可以说不。

而这次的胜诉,让她意识到了:

世界上还有不少群体正在受到各种伤害,如果有机会能改变这些现状,她会更加坚定地发声。

近几年,霉霉开始打破自己一直以来对政治的沉默态度。

2018 年,她第一次在社交网站中发文,向 1.2 亿粉丝表示自己支持家乡田纳西州的民主党人。▼

这是霉霉首次对自己的政治立场发声。

这次发声,让她收到了不少正反馈:选举投票网站 24 小时内,新增了 5 万多注册量,不少年轻人因为她的推文而投出了宝贵的一票。

但公司团队并不太赞同她这么做。一方面,团队害怕粉丝会大量脱粉;另一方面,团队非常担心霉霉的人身安全。

而霉霉非常坚定:我必须要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

在颁奖典礼上,她号召粉丝去参与请愿和选举。▼

为了促进《平等法案》通过,以 50 万个签名的请愿书让白宫作出回应。▼

当初那个唯唯诺诺点头的“好女孩”,用反击代替了迎合,用行动取代了沉默。

拥有一项“我想做”的事业。

她想在音乐上有更大的突破。

在把自己第一张流行音乐专辑《1989》交给公司时,团队希望她能够在里面加入三首乡村歌曲,因为她的很多粉丝都喜欢她最初的乡村音乐风格。

但霉霉拒绝了。

她不仅没有在新专辑中加入那三首歌曲,她也没有再出席有关乡村音乐的活动。

她已经下定决心要往流行音乐的方向做彻底的转变,“做自己想要的更好的专辑”才是她最在意的。

在转型过程中,霉霉保持了难得的清醒和坚定。

这种清醒和坚定,正是来源于霉霉真实的自我感受。

后来,《1989》这张专辑,不仅为霉霉斩获了第 58 届格莱美奖“年度专辑”、第 43 届全美音乐奖“最佳流行/摇滚专辑”等大奖,更给她带来了强大的信心。

她越来越喜欢跟从自己的意愿去写歌,去做更好的专辑。

我的身材,只有我说了算。

过度的饮食控制,令身高 180cm、体重只有 60kg 的“纸片人”霉霉的身体好几次亮起了红灯。

即使是这样,她并没有因此收获掌声或者同情,反而有人因为她“太优秀、太瘦”而讨厌她。

慢慢她才意识到,总有一些关于美的标准,是你无法达到的。

消失一年再回来后,她的身材就再也没有瘦回以前纸片人的样子了。

她开始发自内心尊重并接纳自己的身材,开始好好吃饭保证演出的体力,通过锻炼来让自己更加健康。

她也不再像以前那么在意别人说自己“胖了”,因为她越来越喜欢这个不完美但真实的自己。

同时,她变得更懂得生活,明白自己的幸福更重要。

早几年的霉霉,事事高调,每段恋情都被媒体事无巨细地关注着,是出了名的“男神收割机”。

这几年的霉霉,低调得几乎找不到踪迹。

不再经常发街拍,不再经常跟自己的名人闺蜜们合体,也不再频繁换男友,时时出现在八卦版的头条。

除了工作,不断地出新专辑,继续全球巡演,霉霉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家人和爱人身上。

她找到属于自己的爱情,说自己爱上了一个人,对方生活正常、平衡且平实,却很美好。

在演唱会走下台后,她会飞奔冲进他的怀抱。

看到这里,可能大家会觉得,霉霉的苦恼,是顶级明星的苦恼,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其实,曾经的霉霉,在大明星的光环背后,也是和你我一样的女孩,想要获得认可,在乎他人评价,有时也会脆弱,有时也会被他人意见左右。

但她没有被别人的看法困住,而是敢于打破十多年来的迎合、讨好、沉默,为自己而活。

现在的她,不再是那个等待救赎的小女孩,而是勇于改变世界的成熟女性。

说自己想说的话,做自己认可的事,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对社会起到正面作用。

她用自己的经历来告诉所有人:

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为自己而活。

很多女性在这个社会之下,常常被教导要做一个好女孩,要听话、礼貌、微笑,应该漂漂亮亮、文文静静。

做个好女孩儿没什么不对,但好女孩的定义不是听话卖乖,而是成为更好的自己。

姐想到,前段时间刷屏的短片《be a lady ,they said》:

你应该穿的好看,你应该减肥,你应该化妆,你应该剔除体毛,你应该性感,你应该是处女;

但你不应该穿的太暴露,你不应该骨瘦如柴,你不应该说太多话,不应该太聪明…

但是从来没有人问:女孩,你想怎么样?

其实,比起以别人的标准判断自己该说什么,你所认为的正确,或许更值得坚守:

实现经济独立,做想做的事;

打扮成喜欢的模样,无需在意别人目光;

没必要为单身而苦恼,也不用为爱迷失;

自己的价值由自己来赋予。

最后,if 姐想把霉霉在纪录片中说的话送给大家:

我喜欢漂亮的珠宝,同时反抗社会双重标准;

我想穿粉红色,也想发表对政治的看法。

我认为这些事情不会互相抵消,也不应该有人因为多面性而遭到谴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