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字节跳动、B站……那些进军教育的野心

2020年开年的一场疫情将教育行业击打的波涛汹涌,线下教育活动被勒令暂停后,在线教育变成了众人哄抢的“宝藏”。

乘着这一波热度的风潮,在线平台成为了刚需。全国上下2亿多学生和20多万家机构,都展开了对在线教育的热烈需求。

在风口喧嚣中,一些互联网企业开始发力,进军教育深入布局,在行业内引起了一波又一波巨大的轰动。

钉钉本钉 在线火爆

2月16日,B站上一条名为“钉钉本钉,在线求饶”的视频火了,点击量目前已经达到了2283.1万,弹幕已累计29万条。

这条视频让本就处在疫情风口浪尖上的钉钉软件,再一次被推上了热搜。

现在的钉钉,几乎是达到了“家喻户晓”的程度。这条视频发起的原因,是因为在AppStore里,作为阿里巴巴独家打造的多端平台钉钉,其评价分数竟然只有2.5分。

这之中,给钉钉打上一颗星的用户大多数都是在疫情期间深受钉钉“残害”的学生群体们。据调查,最让他们吐槽的一点,就是每天早晨必须要在固定时间段内打卡,这成了疫情宅家期间,学生每天的必备环节。

早一秒打不了,晚一秒就完蛋。有孩子表示:“要不是评分体系里不能打零星,我根本连一颗星都不想给!”

钉钉仿佛一个话题吸收器,在疫情期间频繁登上微博热搜榜单。

钉钉是阿里巴巴专为企业打造的免费沟通和协同办公的多端平台,支持PC端,Web端和手机端。一直以来,钉钉的用户基本都是企业高管、白领,疫情爆发后,钉钉的用户群体里开始加入了大量的学生群体。这段日子里,钉钉不仅支持了2亿上班族远程云办公,同时也支持了海量学生在家云上学。

然而,不论是爱也好,恨也罢,毫无疑问的是,钉钉成为了疫情期间的明星在线产品。而阿里巴巴,也从未想过能用钉钉来开启其布局在线教育的路。

说起阿里巴巴与教育的联系,编者最先想到的是马云对于教育的热忱。事实上,在近几年里,马云就已经开始将时间逐步投入到教育之中,就连他的微博名都改成了乡村教师代言人马云。

阿里巴巴对于教育行业的探索与布局,早在2012年就已经有所行动了。2012年阿里上线了“淘宝同学”,聚合线下教育、O2O以及在线教育视频直播功能。2014 年推出了家校互动产品“阿里师生”,于淘宝同学招生频道上线。2015 年阿里成立了湖畔大学,将“淘宝同学”升级为“淘宝教育”并上线了“乡村云端课堂计划”。

可见,阿里对于教育行业的进军行动虽一直存在,但都是属于不温不火。直到今年的疫情时期,钉钉彻底在教育行业火爆了起来。

阿里巴巴钉钉教育行业负责人卢涛说过:“钉钉进入教育行业是数字化经济时代社会变迁的结果。”据调查显示,在疫情期间,全国共计300多个城市的教育局和学校选择用钉钉平台来开展直播教学工作,预计覆盖全国5000万学生。

钉钉的走红让阿里正式开启了进军教育之路,基于此,阿里顺势推出了新的产品——“帮帮答”。

针对中小学生课业问题的付费问答平台帮帮答,是在阿里入局在线教育领域后,除钉钉推出的在线教育功能之外,首次推出的独立产品。

基于钉钉的直播上课、打卡、监督到帮帮答的题目讲解,阿里巴巴正在努力形成整个在线教育的一个完整闭环。

战略野心 勃勃跳动

从三月中旬起,一家公司的名字就开始频频出现在教育行业的热门资讯里。

3月12日,提出要将教育作为新的战略重点;3月13日,其高级副总裁宣布今年将会在教育业务上招聘超过1万人;3月17日,注册成立一家教育公司“博学互联”,至此其旗下教育企业超过10家;3月24日,又被曝出近期谋划收购两家亿元级营收的线下教培机构......

讲到这里,各位读者应早就在心里说出了他的名字——字节跳动。

其实,字节跳动深耕教育领域已有两年多的时间,其业务横跨学前教育到成人教育等多年龄段。从知识付费到在线英语产品,从K12网校到教育硬件。

在2017年,张一鸣就曾公开表示:“科技公司跟教育机构合作是必然的趋势,这才是实现技术和数据的最优化结合。”

自那一年起,字节跳动就开始推出了自己的教育产品。从2017年的“好好学习”,到2018年的在线英语学习平台gogokid,到2018年底推出的AI智能英语教学平台aiKID,再到2019年的汤圆英语。字节跳动在教育产品方面的探索与布局从未停过。

纵观全程,字节跳动不止在toC上发力,在toB上也同时进行布局。

据相关资料显示,2018年7月,字节跳动收购了学霸君的toB业务。2019年1月,字节跳动表示已收购锤子科技的部分专利使用权,探索教育领域相关业务。2019年5月,有消息爆料称字节跳动正在研究教育硬件。

而这些,也不是字节跳动想要画上句点的地方。字节跳动进军教育的野心,远远不止于国内。

在字节跳动创办8周年之际,公司创始人张一鸣宣布将进行组织升级,同时透露,目前字节跳动教育业务在北美已经有超过5000名外教,未来仍会为教育业务不断招募人才。

据志象网消息称,2019年10月,字节跳动曾凭借短视频产品TikTok,在印度试水在线教育市场。负责字节跳动教育业务的内部人士表示,在字节跳动的海外教育市场当中,目前印度做的相对较好,产品尚在孵化中,还未正式公布。

海量粉丝 情怀升级

疫情期间,还有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一石激起千层浪”的平台,那就是拥有海量学生粉丝群体的B站。

今年2月,B站联合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学而思网校等学校及机构,开展了线上停课不停学的计划,为众多网友和学生们带了高等院校的优质课程。B站成为一些地方教育主管部门指定的推动免费学习资源的在线学习平台。

这看上去本应是个给学生增负的行动,然而这一行动由B站做出来,反而却引发了火热的正面反响。

B站的力量,不可小视。

B站这一视频网站的产品创意来自于日本,最早定位于ACG文化,即动画Anime、漫画Comics与游戏Games文化。经过10年的发展,B站目前覆盖的业务有直播、游戏、广告、电商、电竞、漫画等品类。

B站的强大,从用户群体中就能看到关键,其覆盖率和影响度非同寻常。B站用户人群多数集中在30岁以下,90后与00后用户占比高达72.26%。根据各类统计平台显示的数据,我国每4个90后及00后网民中,就有1个是B站的会员用户。分析这些庞大用户的来源,就足以见得B站已积累下大量的学生用户。

如今,B站正逐渐成为年轻人和大学生喜爱的网络学习平台。在B站上,课程内容包含科目广度惊人,现有网课内容主要涵盖了计算机、英语、设计、数学、语言类、教育学、物理学、金融学、心理学、经济学、建筑、历史等等。

开放、自由的学习环境,是大量用户热衷在B站观看教学视频的最大原因之一。在B站里,枯燥的知识都以各种新奇有趣的形式被解读剖析出来,海量的内容让B站近乎变成了一个充满着热情的在线学习平台。

B站涉猎教育的这一想法,或并不是仅仅始于疫情的推动。在2019年,B站就已经上线“青少年模式”功能,在用户每日首次打开客户端时会弹出模式选择提示,该模式除了使用时长将受到限制以外,所提供的内容也都是由B站团队挑选后呈现,包括一系列的泛教育产品。

在大量学习类UP主们的营造下,B站甚至被网友亲切地称为“全国最大学习网站”,其是否将进一步布局教育,我们拭目以待。

近几年来,互联网企业进军教育的布局越发明显与增多,在2020年初这次疫情的催化下,很多互联网企业的战略步伐都进一步显现了出来。

就像张一鸣所讲,科技公司跟教育机构合作是必然的趋势,这才是实现技术和数据的最优化结合。在这种形势的推动下,互联网教育的大时代指日可待。

望众巨头保持“野心”,我们期待着教育行业注定会迎来的科技巨变。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校长邦”。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