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最难就业季”:有人没日没夜投简历,急的躺床上流泪饭也吃不下

有求职者吐槽,今年考研失败后找了一份工作,原定3月2日上班,3天后却意外通知他,因疫情影响岗位暂时不需要人。该名还未入职就失业的求职者,随即在智联招聘、BOSS直聘、前程无忧等平台投出200份简历,却回应寥寥,“没日没夜投简历,躺在床上流眼泪,饭也吃不下”。所幸,在努力10天后,该名求职者终于收到一份录用通知。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凤凰星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作者丨刘碎平 编辑丨王毕强

“感觉自己没有能力胜任任何一份工作。”四处投递简历近两个月后,湖南农业大学应届毕业生陈嘉慧开始产生自我否定的心理。陈嘉慧的专业是应用心理学,但她的所学现在也帮不上什么忙。

因为一心考研,陈嘉慧错过了秋招。预感到考研成绩不理想后,陈嘉慧1月底开始通过招聘网站、校招等渠道投递简历,不过,几十份发出去的简历,都石沉大海,唯一的回应是新东方,对方通知陈嘉慧,她并不符合要求。

“想当心理老师,教师资格证还没拿到手;想从事人力资源工作,又没有相关工作经验。”面对这样的处境,陈嘉慧有些崩溃。

陈嘉慧甚至在疫情暴发前,去找过便利店、肯德基、麦当劳的工作,但是这些工作都需要健康证,“疫情还没结束,健康证也暂时办不了。”陈嘉慧又少了一个工作机会。

一次次受挫后,陈嘉慧开始变得焦躁不安,看书写论文也没有心思,“因为家庭条件也不是很好,比较迫切地希望可以经济独立”。在学校时,大学老师就提醒陈嘉慧们,3000元/月的薪资是他们刚毕业时的平均水准。陈嘉慧对薪资并没有过高的预期,在找工作两个月后,她发现仅仅是找到一份工作就很不容易。

2020年,全国将有874万名高校毕业生,扣除在国内外继续读硕博士、考取公务员和事业单位的毕业生,仍有几百万应届生将和陈嘉慧一道,涌入找工作的大潮中。

尽管媒体每年都在宣扬“最难就业季”,但今年碰上疫情的毕业季,对数百万的毕业生来说,毫无疑问是难上加难。

难的不仅是应届生,还有因各种原因未能就业的往届生,和疫情前准备跳槽的求职者。

《凤凰周刊》注意到,有求职者在豆瓣上吐槽,今年考研失败后找了一份工作,原定3月2日上班,3天后却意外通知他,因疫情影响岗位暂时不需要人。该名还未入职就失业的求职者,随即在智联招聘、BOSS直聘、前程无忧等平台投出200份简历,却回应寥寥,“没日没夜投简历,躺在床上流眼泪,饭也吃不下”。所幸,在努力10天后,该名求职者终于收到一份录用通知。

BOSS直聘研究院数据显示,春节后10天(2月3日-12日),企业对应届生的平均招聘薪资为6202元,同比增加了12.8%,但与学生期望的6900元仍有显著差距。同时,应届生新增岗位规模同比降幅49%,作为应届生岗位的创造主体,百人以下小微企业的应届生需求同比降幅达到60%。

3月12日,BOSS直聘研究院公布的这一数据开始向好,春节后5周,面向应届生的岗位占比较第一周正好翻倍。由于求职难度增大,应届生群体的活跃度和人才规模都高于去年同期。

尽管如此,有公司招聘负责人告诉记者,今年招聘对候选人的要求更高了,没有以前那么包容,企业普遍不愿要“小白”或者经验浅的求职者。

简历石沉大海,预期一降再降

和陈嘉慧一样,李明浩投出的简历,也少有回应。李明浩是浙江某二本院校统计学专业学生,他想找数据分析或者企业管培生相关的工作。李明浩本来没有打算找工作,连招聘都很少关注,按照计划,他准备用18个月的时间考取研究生,为自己的学历镀一层金。

父亲确诊肝癌,再加上疫情期间家里的小吃店没了收入,李明浩旋即打消了考研的想法,“我不知道我爸后续治疗还要多少钱,即便考上了,也需要家里再补贴两三年,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现在找工作”。

找公司、填写简历、准备面试资料,从3月1日找工作开始,李明浩的生物钟就从晚上12点拨至凌晨三四点才开始睡觉。

很快,李明浩收到了字节跳动的回应,但他注意到,这份工作只是字节跳动旗下子公司招聘的岗位,工作内容为电话销售,要求“996”,觉得这份工作“低端”,李明浩就拒绝了面试邀约。

不久,李明浩又收到平安金融的一份实习邀约。头一天视频面试的时候,负责人告诉他面试通过了,“隔一天又跟我说,不招实习生了,也许是不适合,也许是真的没有了。”被平安金融拒绝后,李明浩开始感到有些挫败。

李明浩并不担心找不到工作。“我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找一份更好的工作,还是一份低端的工作。谁都想第一份工作找一个好公司,因为刚开始的成长非常重要。”

二本院校毕业的李明浩,一开始也想和985、211毕业生一样,给宝洁、腾讯、阿里巴巴这些大公司投简历,但他也很清楚,自己毕业院校和现有的资历,没办法获得一份来自大公司的录用通知。

每次被拒绝之后,李明浩都会陷入短暂的伤心和焦虑当中,但他也能很快从低落的情绪中恢复过来,“从公司角度来想,没有人欠我一份工作,这是需要我自己去争取的。”几次受挫后,李明浩准备把预期调低,由原来的期待薪资7000元,调至5000元上下;投递的公司也从大公司转向小企业。

求职过程中,李明浩也注意到疫情期间找工作的局限性,他发现,因为不能亲自到公司的办公场地去体验,很难把握小公司真实情况,“担心与描述的不符”。除此之外,有宁波企业通知李明浩前去公司面试,由于疫情原因,面试的时间也变得不确定起来。

河北大学学前教育专业学生孟孟面试了多家教育机构,也都卡在了面试环节。因为应聘的是教师岗位,视频面试结束后,教育机构还是希望能线下面试,考察孟孟的说课环节。由于线下面试没法进行,教育机构也没能发放正式的录用通知。

“一切都要等到疫情结束后,面谈,再入职。”孟孟告诉《凤凰周刊》。也有教育机构能提供线上入职,但要求立即线上办公,因为在老家,再加上没带电脑,孟孟只能无奈拒绝。

正常开学的情况下,学校原定在3月将组织一次实习,这将为孟孟提供求职筹码,但疫情迟迟未能结束,实习机会也遥遥无期,孟孟只能被迫找工作。

受疫情影响错失的实习机会,将给那些普通院校的学生带来更大影响。

求职经历让孟孟意识到在专业上的不足,她还感慨,学校对学生在就业指导、未来规划等方面帮助都比较欠缺,“我发现我和大多数同学都挺迷茫的”。

孟孟学的是比较火的学前教育专业,考虑到薪资低和发展前景,她和多数同学都不打算当幼师,而是选择应聘中小学教师岗。在她看来,学校对这部分学生缺乏指导,几乎是任由他们自生自灭。3月5日,孟孟所在的河北大学刚开始双选会,约有600家企业参加,都是在线上进行。不过这些就业机会,对孟孟求职起到的作用并不大。

毕业于河北大学的孟孟,获得一份工作并不难,但她纠结的是大多数用人单位开的薪资,并没有达到她的预期。“如果是在河北的话,希望用人单位能给到月薪5000元左右,在北京上班,能开到7000元/月”。交涉下来,用人单位给到的薪资比孟孟预期的低1000元到2000元,甚至有单位只能开到2300元/月的底薪。对薪资不太满意的孟孟,决定再多看看。

对应届生要求变高,需求大幅缩水,视频面试不靠谱

“我们整个招聘会向应届生倾斜,但同时要求会拉高很多。相比去年来说,去年我们对优秀的大专学历是接受的,今年肯定卡在本科以上。其次,对在学校里有干部经验的,我们可能会比较看好一些。”一家教育连锁机构的招聘负责人李丹丹告诉记者,今年对候选人要求提高,除了是为了教育机构能更好地发展外,求职者数量上涨,也确实让招聘方有了更多的选择。

李丹丹表示,她所在的教育机构整体招聘需求是增长的,目前大概完成了整个招聘任务的80%。好未来教育集团一名HR(人力资源、人事负责人)也向记者透露,好未来整体招聘需求未受疫情影响,甚至招聘人数还增加了。

不过,也有招聘负责人表示,受疫情影响,其所在行业多家公司倒闭,今年人员会更加精简,招聘岗位大幅减少。

智联招聘校园及国际业务事业部高级总监齐放对媒体表示,按照行业,直播、在线教育、医疗等行业招聘需求旺盛,交通运输、餐饮、酒店等行业受到的影响不小。

各个行业虽然有特殊性,但针对应届生的招聘需求整体还是呈下降趋势。BOSS直聘研究院数据显示,春节后十天(2月3日-12日),应届生新增岗位规模同比降幅49%,作为应届生岗位的创造主体,百人以下小微企业的应届生需求同比降幅达到60%。3月12日,BOSS直聘研究院公布的这一数据开始向好,春节后5周,面向应届生的岗位占比较第一周正好翻倍。而由于求职难度增大,应届生群体的活跃度和人才规模都高于去年同期。

记者从多位招聘负责人处了解到,其所在公司更愿意选择有工作经验的候选人。有环保公司HR透露,公司基本上都是招有工作经验的,应届生这一块需求比较小。甚至有公司招聘负责人直言,今年招聘对候选人的要求更高了,没有以前那么包容,不愿意带“小白”或者经验浅的求职者。

疫情之下,一方面,应届生和资历浅的求职者找工作难,已成为共识;另一方面,用人单位招人同样很难,不过,这部分人才需求,更偏向于业内资深人才。智联招聘2月1日发布的《2020春节企业复工情况调研报告》显示,由于新冠肺炎暴发,12.9%的人直接放弃原本换工作的打算。

专门为企业提供培训等服务的“采贝”负责人彭晓燕告诉《凤凰周刊》,2月初复工以来,采贝在线上做了几次直播,主要针对疫情期间如何帮助企业复工复产,比如,HR应该做哪些准备、储备什么知识,包括对HR进行心理方面的辅导等等,“这个时间点刚好是大家的痛点,相比平时,听众增加了50%以上”。

某少儿英语招聘负责人透露,原计划今年可以挖到一些同行的优秀人才,但是一直没有人才流出,“很多人都不急于找工作,所以简历量比较少”。害怕不确定性因素让候选人变得保守,不敢轻易离职,这让不少HR吐槽招人难。

对于那些疫情前离职的求职者来说,则更容易陷入焦虑的状态,他们迫切地想要获得一份新工作。石油行业某国企招聘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由于油价下跌,很多在疫情前辞职的候选人愿意降薪入职。

疫情之下。由于复工时间、视频面试等因素,候选人的最终选择充满着不确定性,也让不少招聘负责人感到焦虑。

首先,没有办法跟候选人面对面沟通,会影响双方的判断;其次,复工时间待定,会导致等待期延长,不确定因素会相应延长。所以,我判断最终到岗率肯定会降低,即便到岗,留存率也非常低。这个是对我们最大的影响。”李丹丹表示,由于疫情原因,预计中途变卦的求职者会占到10%左右,所以她的招聘工作是按照招聘需求的110%进行的。

视频面试除了效率变高、方便快捷等优点外,缺点也很明显。“线上的平台可能看求职者的语言沟通能力就可以了,但是我们这种线下平台,就需要观察求职者的形象,如果他有小毛病的话,线上面试是看不出来的,也没有办法能够从他的一个表情或者是微动作去抓到想要的东西。再就是线上面试它有一定的随意性,给双方的重视感是不足的。”李丹丹透露,复工后,将在培训和试岗期间淘汰掉那些不符合的求职者。

疫情给各行各业带来新的考验,求职者和用人单位往往都采取更加谨慎的态度。在一些受影响较严重的行业,失业者和数百万应届生同台竞争。对于多数行业的求职者来说,这个求职季将不会轻松。

记者注意到,微博上#今年应届生太难了#、#招聘#等相关话题阅读量都已破亿,讨论量也多达百万。其中多数求职者,都在吐槽找工作难。

微博上应届生吐槽找工作难

与此同时,国家相关部门也已采取相应的措施来应对这一波求职潮。2月28日,教育部启动了“2020届高校毕业生全国网络联合招聘——24365校园招聘服务”活动,为高校毕业生提供每天24小时全年365天的网上校园招聘服务,毕业生可登录活动平台及各有关网站专栏参加求职招聘。线下消失的春招,通过线上招聘的方式得以重新启动。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陈嘉慧、李明浩、孟孟、李丹丹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