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推迟严重打击美国普通运动员,疯狂兼职+众筹才能圆梦

东京奥运会推迟一年,对于享受“举国体制”红利的中国运动员来说,影响主要在竞技状态的调整;而对于很多单打独斗的外国运动员,除了要考虑竞技状态,还有一点更要紧——钱,很多人连基本的训练经费都要付不起了。

雅虎体育报道了美国击剑选手莫妮卡-阿克萨米特的故事。现年30岁的她是里约奥运会女子佩剑团体季军成员,2019年泛美运动会获得女佩团体金牌。

阿克萨米特

去年9月,阿克萨米特在入住一家酒店时,前台让她支付150美元的押金,她慌了。

“当时,我留下了银行账户中所有的钱。” “我给我最好的朋友发短信借钱。在我拿回这笔押金之前,已经没钱吃东西了。”

实现奥运梦想是非常烧钱的,阿克萨米特每年在击剑装备、国内外差旅费以及比赛注册费上的花费预计超过2万美元。尽管是奥运会铜牌得主,但阿克萨米特仍未有主赞助商,她只有一家装备赞助商,对方只提供部分装备,不直接提供赞助费。

除了美国奥委会每个月300美金的津贴外,阿克萨米特没有其他收入。她试图找兼职工作来实现收支平衡,有时去当击剑比赛的裁判,有时去当兼职模特。这些工作与她的训练和比赛时间没有冲突。

去年秋天阿克萨米特几乎身无分文时,不情愿地发起了在网上一个众筹,最终收到了超过3.1万美元的捐助。她本以为可以靠着这些钱渡过难关,参加东京奥运会。但现在奥运会延迟了一年,她必须再凑足一年的经费。她表示:“我现在不想放弃,我总是想‘万一呢?’ ”

还有萨曼莎-阿赫特伯格,她在里约奥运会时是美国现代五项队的替补。现在,收入不稳定的压力使她很难集中精力进行训练。

现代五项包括射击、击剑、游泳、马术和越野跑,更加烧钱。要获得奥运会参赛资格,选手们必须在各项赛事积累足够的积分,而其中大多数是在欧洲、亚洲进行的。阿赫特伯格每年在装备和差旅上的花费预计3万美元。

阿赫特伯格也是做了很多兼职,勉强度日,甚至只能睡在朋友家的地下室里。

总之,对于许多不大牌的运动员来说,国际奥委会延期奥运会的决定让他们面临着又一年紧张的预算和疯狂的筹款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