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有幸,今生有你!

细数那些仅以一大作便千古流芳之人,于诗有挥毫作出《春江花月夜》的张若虚,于画是执笔绘成《清明上河图》的张择端。

《清明上河图》可以称得上是中华文明一个清晰的符号。此画歌河清海晏,赞万象生平,而繁荣市井的表象之下也暗藏张择端的忧患之心,作为北宋都城的真实写照,《清明上河图》是当之无愧的国宝级文物。

如此一幅为今人啧啧称道的佳作,自其出世之始,有多少幸运之人得以一览其真面目,并曾经拥有过、收藏过呢?

宋徽宗赵佶

张择端人生的早期曾于汴京游学,后学习绘画,于宋徽宗一朝供职于翰林图画院。为表示对太平天下的赞颂,张择端向皇帝呈上了自己创作的,宽24.8厘米、长528.7厘米的长卷风俗画《清明上河图》。

至于宋徽宗对此画持什么态度,历史上众说纷纭,有说其酷爱此画,又有说其对此画评价一般。但可以确认的是,宋徽宗用自己的专属印章和标志性字体,在画上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之后,便将《清明上河图》赐给了一大臣向宗回,向氏也将《清明上河图》收录在自己的私人收藏录《向氏评论图画记》中。

张著

金兵铁骑南下,北宋的江山终究还是没守住,旧山河还没收拾完,新天地便将人间换了。《清明上河图》由此辗转流落到了金朝的人间。

在《清明上河图》上落笔提上自己印记的是生活在金朝的汉族人张著。张著慧眼识珠,认为此画该是精品,他在画上题的题跋被学界认定为是确定此画作者的最为重要的依据。

翰林张择端,字正道,东武人也。幼读书,游学于京师,后习绘事。本工其界画,尤嗜于舟车、市桥郭径,别成家数也。按《向氏评论图画记》云:‘《西湖争标图》、《清明上河图》选入神品。’藏者宜宝之。

张著跋

图片来源 | 新浪博客@后德东方《北京瞬间(65):北宋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卷》

张著之后,其友张公药、郦权、王磵、张世积亦有题字其上。

杨准

大约一百四十余年后,蒙古军队南下,灭金灭宋,《清明上河图》也不知转手几人,最终来到了杨准手中。伯牙难觅,知己难求。可怜《清明上河图》受尽冷眼之后,终于遇上了自己的知音。杨准几乎是倾家荡产,才从他人手中买得此画。欣喜若狂之余,又仔仔细细地用题跋记录了《清明上河图》在张著之后的悲惨遭遇。

卷前有徽庙徽宗标题……意是图脱稿,曾何几时,而向之承平态,已索然荒烟野草之不胜惑矣,而是图独沦落至今,逾二百年而未甚弊坏,岂有数耶?

杨准跋

图像来源 | 豆瓣@若锦《若锦的相册-宋人画意》

冯保

元朝没落,明朝随之登上了历史舞台。明朝嘉靖年间有一遗臭万年的奸臣,名叫严嵩。作为欲将天下珍宝占为己有的奸臣,严嵩自然不会让《清明上河图》成为漏网之鱼,经多方打探以后,他终于查找到《清明上河图》的下落,通过或正或邪的手段,使其成为自己掌中之物。

但《清明上河图》并未在严嵩手里待很长时间。不久,严氏父子因罪被俘,《清明上河图》也在官府抄家时被搜出,收入皇宫。

不知为何,《清明上河图》后来为太监冯保所有。1578年,冯保在《清明上河图》上题跋:

余侍御之暇,尝阅图籍,见宋时张择端《清明上河图》……虽隋珠和璧,不足云贵,诚稀世之珍欤,宜珍藏之。

可既然一朝伴在君王侧,便有失势的一日。明神宗本就不满张居正揽权,等张居正一死,神宗就开始清扫内外朝中张居正的政治盟友,冯保便是其中之一。于是冯保惨遭抄家,《清明上河图》也流入民间,不知所踪。

陆费墀、毕沅

清朝乾隆年间,《清明上河图》重现人间,为翰林院编修陆费墀所收藏,当时陆费墀同纪晓岚一同担任《四库全书》的总校官。

陆费墀对《清明上河图》爱若珍宝,临终时,为使《清明上河图》得到妥善保存,将此画转交给了好友毕沅。

毕沅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金石学家以及史学家,毕生钟情于古物,其弟毕泷则是清代著名的收藏鉴赏家。毕沅得到《清明上河图》之后,经常与弟弟共同欣赏品评。至今,画上仍有二者留下的笔墨。

故宫博物院

毕沅死后,朝廷因“白莲教”一事以若干罪名抄了毕家,作为毕家家产之一的《清明上河图》又一次进入皇宫。

在清宫内度过百余年的平静岁月之后,《清明上河图》面对的是颠沛流离的生活。溥仪退位之后,《清明上河图》被其带出皇宫,后又由于伪满洲国的建立,《清明上河图》辗转到了长春。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将《清明上河图》暂存于东北博物馆,后将其调入故宫博物院。

《清明上河图》自北宋而生,近千年的时光为其染上了岁月的痕迹,沧桑感和时代感的交叠,也使得此画隽永中的韵味更加深刻。

由古抵今,有那么多有幸之人得以与《清明上河图》携手走过一程,如今,你愿意成为其中之一吗?

图片来源 | 店铺:松兰铺子

此清明上河图丝巾以中国十大传世名画《清明上河图》为设计元素,高精度印花色彩连贯一致,能够给予你舒心的魅力。

图片来源 | 店铺:松兰铺子

便借此丝巾,成为拥有《清明上河图》的天选之人吧。

文字:黄宁婧

编辑:子沐

参考资料:

向斯著. 解密清明上河图[M].2016

王俪阎著. 古物寻真[M]. 2017

【小提示】文中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仅为配图表达。如有问题,请联系【松兰书社学士】说明,万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