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纨到死不能讲的难言之隐,为何寡居多年,却最喜红杏!

大观园中,有这样一处院落,原著道“一面走,一面说,倏尔青山斜阻。转过山怀中,隐隐显出一带黄泥筑就矮墙,墙头皆用稻茎掩护。有几百株杏花,如喷火蒸霞一般。里面数楹茅屋,外面却是桑、榆、槿、柘,树稚新条,随其曲折,编就两溜青篱。篱外山坡之下有一土井,傍有桔槔辘轳之属,下面分畦列亩,佳蔬菜花,漫然无际”。列位细看这一几句话,十分耐人寻味。这院落的点睛之笔,显然是那极为惹眼的几百棵如火如荼盛放的红杏!更令人意外的是,居住在这样一个红杏丛中的人,竟然是李纨。

李纨何人?荣府二房的长媳,其夫为王夫人嫡长子贾珠,可惜贾珠青年夭折,李纨年纪轻轻就寡居。原著如此写李纨寡居的生活,“这李纨虽青春丧偶,且居处于膏粱锦绣之中,竟如槁木死灰一般,一概无闻无见;惟知侍亲养子,外则陪侍小姑等针黹诵读而已”。然而,这只是一条明线,曹雪芹惯会“真事隐,假语存”,我们继续细究原著给出的线索,就能发现这李纨,绝非槁木死灰之人!周瑞家的送宫花一回,原著专门提了一嘴李纨,“那周瑞家的又和智能儿唠叨了一回,便穿夹道,从李纨后窗下过,隔着玻璃窗户,见李纨在炕上歪着中觉呢”

李纨小憩的位置,在夹道里隔着窗户就能看的一清二楚,贾府中往来回事走动的男丁、小厮颇多,这样写绝对有明显的深意。正如盛放的红杏,都暗示着李纨的内心,亦如火如荼。搬入大观园后,李纨跟姑娘们相处的十分热闹,她领着头起诗社,半夜三更也得去贾宝玉的生日宴上凑热闹,即便是寒冬腊月,李纨惦记的,依旧是那鲜艳夺目的红梅,如此种种,哪里有一点心如死灰的意思?

然而,侯门公府的规矩森严,上有贾母,下有王夫人,更为着幼子贾兰,李纨纵然有心,却是绝对不敢出墙半步的。小厮兴儿曾跟尤二姐提及贾府众人情况,内中就有李纨,“我们家的规矩又大,寡妇们不管事,只宜清净守节”。由此可见,李纨摆出一副清净守节,甚至是心如槁木的形象,也只是因为贾府中的规矩而已。更何况,因为她寡居,贾母给出了非常大的优待、厚待,每年坐收的银钱,都令王熙凤眼热,如此李纨愈发显得清净守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