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春为什么落井下石,说亲戚也不要死住着,撵走薛宝钗?

贾氏迎、探、惜三姐妹中,迎春最为懦弱,就连房里的婆子丫头都不能管束,故而人称“二木头”。惜春尚小,从不过问府内家事,只有探春,虽为闺阁庶出之女,却是“老鸹窝里出凤凰”,有管家理事之能,贾府家下婆子曾道“添了一个探春,也都想着不过是个未出闺阁的雏儿···只三四日后,几件事过手,渐觉探春精细处不让凤姐,只不过是言语安静”。随着贾府渐次步入多事之秋,探春过人的“敏”,也就显现出来了。

且看抄检大观园之前,也就是探春明着撵宝钗之前,正是“懦迎春不问累金凤”一回,迎春的攒珠累金凤被老嬷嬷偷着拿去当了钱,探春见了看不过,对平二道“那住儿媳妇和她婆婆,瞅着二姐姐好脾气儿,如此这般私自拿了首饰去,而且还威逼着去讨情,和这两个丫头在卧房里大嚷大叫,二姐姐竟不能辖治···”,探春为什么管迎春房里的琐事?她说出这样一句意外之语,“俗语说的,物伤其类唇竭齿寒,我自然有些惊心”。从这累金凤里,探春察觉了家宅不宁!果然随后就出现了抄检之事。

王熙凤带领婆子们来抄检,众人因都要自证清白,故而从无分辨。只有探春哭闹一番,“你们别忙,自然连你们抄的日子有呢。你们今日早起不曾议论甄家自己家里好好的抄家,果然今日真抄了,咱们也渐渐的来了”。就在第二天天一亮,没有被抄无法自证清白的宝钗,便道李纨处告辞,说要搬出园子去。正在这时,探春来了,听闻宝钗要搬走,一向宝姐姐长宝姐姐短的探春霎时变了脸,“很好。不但姨妈好了还来的,就便好了不来也使得。有叫人撵的,不如我先撵。亲戚们好,也不在必要死住着才好。咱们倒是一家子亲骨肉呢,一个个不像乌眼鸡似的”

探春这一番话,令宝钗登时红了脸,支支吾吾接不上话,十分尴尬。那么,探春为什么要撵宝钗,难道她不知道这样王夫人会怪罪吗?探春当然知道,但是她顾不上了,彼时贾府事多人杂,尤其是听闻世交江南甄家获罪被抄,探春已然有了唇竭齿寒之感,她预料到贾府跟甄家将会陷入一样的下场,彼时薛家若还寄居在贾府,岂不白白被牵累?所以,探春话虽不好听,却也是一片善意,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她是俊杰,宝钗也是,故而干脆的赶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