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不得李嬷嬷骂袭人是狐狸精,你看她背地里都干了什么

王夫人十分满意袭人,对其赞不绝口“袭人模样虽比晴雯略次一等,然放在房里也算是一二等的了。况且行事大方,心地老实,这几年来从未逢迎着淘气。凡十分胡闹的事,她只有死的”。贾母原本也十分信任袭人,不然也不会指到贾宝玉房里,“袭人本来从小儿不言不语,我只说她是没嘴的葫芦”。然而,整日待在怡红院,看着贾宝玉长大的李嬷嬷,却对袭人另有一番见解,“忘了本的小娼妇!一心只想狐媚子哄宝哥儿,哄的他听你的话···好不好,拉出去配个小子,看你还妖精似的哄不哄···我也不要这老命了,强如受那娼妇蹄子的气

由此可见,在李嬷嬷的眼里,袭人就是个狐媚子,惯会使手段辖治挑唆贾宝玉,使得老嬷嬷十分厌恶!那么,李嬷嬷如此不待见袭人,真的是故意排揎,还是确有其事?这一点,我们依旧到原著中寻找线索。袭人在贾母眼皮子底下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动了歪心思,她绝非省油的灯!且看偷试一回,彼时可没有什么大观园怡红院,贾宝玉还住在贾母的套间暖阁儿碧纱橱外。袭人胆大包天,“忙趁众婆子丫鬟不在旁时,另取出一件中衣换上···遂和宝玉偷试一番

若不是狐媚子,怎么会干如此偷鸡摸狗的勾当!除了这一点,袭人还揣摩透了贾宝玉的心思,十分能拿捏他。过年期间,袭人回家探母,回府后就唱了一台戏,“见众人不在房中,就去铺床···叹道,自从我来这几年,姐妹们都不得在一处。如今我要回去了,她们又都去了”。花家确实有赎袭人出去的心,但袭人念着荣府之奢,不肯丢了以后准姨娘的位份,故而早就一口回绝,这会子重提皆因“可巧有赎身之论,故先用骗词以探其情,以压其气,然后好下箴规”

贾宝玉闻言果然不舍,袭人趁机挖坑,“再不可毁僧谤道,调脂弄粉。还有更要紧的一件,再不许沾人嘴上擦的胭脂了,与那爱红的毛病儿···检点些,不任意任情就是了。你果都依了,便拿八人轿也抬不出我去了”。如此这般占了人身,还要辖治人心之事,袭人不知道干了多少,荣府阖府的丫头婆子,有几个敢这么干的?故而,袭人背地里十分不堪,时时为自己谋利,时时算计着姨娘的位份,说她心地老实,简直笑掉大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