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大溃败:从市值几百亿的妖股,到如今的人去楼空

由于错失了在线视频喷发、版权争斗两次市场转型良机,仅仅作为影音播放器的暴风拿不出更为趁手的王牌产品。在投资市场的吸引力迅速下降。冯鑫曾经在2018年回顾暴风时说道:“暴风现在这个样子,还是怪我自己。”

作者:贾霈霖

冯鑫没有想到,他的暴风集团溃败的如此之迅速,如此之惨烈。

在他还在做着暴风将豪取国内互联网“大哥”之位的美梦时,锒铛入狱,暴风于是一哄而散。

3月30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当前公司内仅剩余10来名员工,实在无法编制出2019年年报。而根据有关规定,如果上市公司在规定期两个月内无法发布年报,深交所将有权利停止其股票交易。

而根据此前披露的消息,暴风集团在去年第三季度的财务报表中显示,公司资产总额3.6亿元,而负债却高达10.17亿元。投资者很有可能面临最终暴风净资产为负的尴尬局面。

而这距离冯鑫被捕,仅仅过去了半年。

肆意砸钱,多数并购案失败,暴风白白浪费了巅峰400亿的市值。冯鑫被捕入狱,只是暴风溃败的着眼点。

冯鑫的暴风集团,曾经创下40天36个涨停的记录。冯鑫的暴风影音,曾经长期位列国内影音播放器市场头牌。

黄粱一梦,终要醒来。

掐指一算,暴风集团,究竟从何时开始走向的崩溃?

一帆风顺

2003,国内互联网刚刚兴起。马云也是这时候拍板:我们要做个淘宝网。

而冯鑫,也是这时候冒了出来。

那时候的网速很慢,下载一部电影需要论天来计算。为了能够压缩影片体积,压缩者开始用上了名为rm和rmvb的编码方式。这种编码方式可以大大缩小影片体积,从而节省下载时间。

而彼时Windows系统自带播放器十分鸡肋,对于流行的rm和rmvb格式无法打开,于是被许多网民所抛弃。这一市场空当让许多“影音播放器”冒了出来。

冯鑫的“暴风影音”就是其中之一。

为了能和其他对手形成差异化竞争,冯鑫将暴风影音打造成“全能播放器”,号称可以支持市面上常见的多达600余种视频格式。暴风影音,也因此成了网民的心头好。

那个1M拨号宽带被称为是“神网速”的年代,网民对于辛辛苦苦挂机下载的影片哪个播放器能打开十分敏感。而冯鑫的暴风影音正是切中了这一点,“为全球互联网用户提供最好的互联网影音娱乐体验”,并不是一句空话。

要说彼时的暴风,真是风头无二,装机软件前三名必定有它,仅次于QQ和迅雷。它也因此在2007年,获得了投资企业IDGVC的投资,规模在千万美元。

获得投资后的暴风如虎添翼。和装机商合作,推送软件,一系列操作下来,暴风影音在2009年的用户数量突破了2.5亿,日活用户达到2500万。

那时候,中国互联网还未爆发。暴风取得这样的市场体量,堪称巨无霸。

冯鑫由此进入了梦境:暴风影音豪夺市场超过70%的份额,无人能出其右。

暴风的分水岭2010年,就在冯鑫的梦境中到来。

错失良机

2006年,谷歌以16.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YouTube。掀开了全球在线视频网站的热潮。

那一年和之前的2005年,土豆、PPS、优酷、酷6,相继成立。各家蜂拥而至这个新兴行业,杀得不可开交。而在线视频网站的兴起,使得许多人的注意力开始从传统的“下载观影”转为“在线观看”。

这一股风潮,由于冯鑫还沉浸在“梦”中,让彼时行业头牌暴风,错失了这一千载难逢的良机。

在线视频网站的兴起没有引起冯鑫的注意,他正在极力推动暴风集团的上市。

但是上市之路没有那么好走。

图注:冯鑫和曲静渊

从2010年开始,冯鑫就在致力于拆除暴风集团原有的VIE架构,为其在A股上市铺平道路。但是这一过程十分艰辛,谈判、重组、签订协议、审批,这一过程,暴风走了一两年。

当时冯鑫和彼时的CFO曲静渊两人为在A股上市没想那么多。“我们当时就觉得用户根在哪里,我们就在哪里上市,就没想着去海外上市,” 曲静渊在暴风上市时说道。

费了两年的劲,冯鑫终于把暴风的VIE架构彻底拆除,并且凭借着引入资本和控股,成为了暴风科技的绝对掌舵人。但是老天似要惩罚暴风错失在线视频良机。

2012年10月,在暴风准备上市前,证监会开始对全行业进行严格的IPO自查和审核行动。暴风上报的IPO计划,在证监会那头磕磕绊绊。

而从2010开始烧起的“版权大战”,让一众在线视频网站巨亏。在烧钱大战中,优酷收购了土豆,爱奇艺收购了PPS。而暴风由于IPO对盈利的苛刻要求,令暴风不能参与到版权大战中。

图注:中国视频网站开始注重版权问题

冯鑫为了上市,让暴风又一次错过了掺和一脚的良机。

而在2010年之后,本地播放器市场已经开始出现萎缩。体现在暴风的年报上,就是虽然暴风还维持着“不亏钱”的状态,但是净利润每年逐渐下滑。

“一分钱掰两半花”的冯鑫,终于迎来了2014年证监会的政策放开。2015年3月,准备了5年之久的暴风集团终于在A股上市。

赶上了彼时互联网股市泡沫的暴风集团,甫一上市就得到了青睐。7.14元/股的发行价,一路飙升到了327.01元/股的高位。甚至暴风达成了在40天内36个涨停板的记录。

“妖股,这绝对是妖股。”所有的股民心头都飘过了这么一句话。

经纬投资创始人张颖曾在微博表示:“经纬投资的暴风,如今成了神话。”

冯鑫自然是一众人中最欣喜不已的。暴风五年筹备,换来了最高市值400亿元的大公司。暴风内部一夜之间诞生了10个亿万富翁和31个千万富翁。

2015年会上,冯鑫给每位员工都发了一部iPhone。

冯鑫的愿景十分美好。他希冀于暴风的高市值带来的影响力,为暴风融得更多资金,从而让他大展宏图。

但他没有意识到的是,暴风已经危若累卵,股市泡沫的短暂假象,冲垮了冯鑫的最后一丝理智。

大厦倾倒

暴风市值颇高,但是陷入了增长乏力。

由于错失了在线视频喷发、版权争斗两次市场转型良机,仅仅作为影音播放器的暴风拿不出更为趁手的王牌产品。在投资市场的吸引力迅速下降。

冯鑫看到眼里,急在心里。他的暴风市值超过了400亿,而当时的在线视频行业老大优酷土豆才252亿。

他觉得暴风“命不该如此”。

于是他提出了多重业务板块,VR、TV、秀场、视频、文化五大业务群,冯鑫意图让其各自发展为大。

冯鑫在接受采访时,声称:“除了播放器、VR等,暴风还要做互联网教育、医疗甚至金融业务,当整个生态可以影响1.5亿人,它的规格就可以媲美BAT,追赶乐视和优酷。”

没错,冯鑫看上了乐视的模式。

暴风体育,暴风魔镜,暴风电视,暴风秀场、暴风加油站、暴风VR……一个个产品推出,却并未在市场上激起多少波澜。心急的冯鑫开始了收购之旅。稻草熊影业、立动科技、甘普科技,都被他以总价超过30亿元的资金收归账下。

但是冯老板的眼光的确“不怎么样”。

投资的领域一个未赚,收购的公司全部都赔。上市两年时间里,暴风仅仅吸收到6.31亿元的投资,而这为数不多的资金,都被冯鑫赔了进去。

2016年,暴风财报中显示,当年暴风的净利润下滑接近七成。冯鑫的暴风生态圈还未建立起来,糟糕的投资眼光让为数不多的资金损失殆尽,冯鑫想到了“歪招”。

2016年,暴风集团联合光大资本以及招商银行,成立了光大浸辉基金。冯老板跑前跑后张罗成了这门“亲事”,瞄上的姑娘,正是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

冯鑫瞄上的就是MPS的体育版权,认为收购该公司可以凭借体育赛事版权赚得盆满钵满。但是冯鑫没有注意到,MPS彼时已经深陷债务,冯鑫没有调查清楚,就仓促入局。

暴风集团仅仅出资2亿元,撬动了招商银行高达28亿元的投资,成立的投资公司以52亿元的价格收购了MPS 65%的股份。

冯鑫仓促入局的后果此刻显现出来:创始人套现走人继续创办公司,由于未签署竞业协议,创始人的新公司对MPS形成竞争态势。加之MPS后续资金不足,无法及时付给法网版权费用,最终被法院判决破产清算。

冯鑫的梦,碎了。52亿元投资,就这么打了水漂。

这件事成了暴风崩溃的导火索。由于冯鑫在此件收购案中还涉及到行贿行为,2019年7月,冯鑫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锒铛入狱。

此后暴风的结局人尽皆知:老总入狱,高管们纷纷出走。去年11月,暴风的APP都已经无法打开。

如今,暴风集团曾经的办公点已经人去楼空,招牌也不知何去。曾经估值超过400亿的风光公司,如今员工却只剩10人而已。

冯鑫曾经在2018年回顾暴风时说道:“暴风现在这个样子,还是怪我自己。”但是,他并没有看到自己在战略上的失误和不足,让暴风多次错失转型良机。

暴风雨下的暴风,结局,似已注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