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圈|疫情让迪士尼陷入史上最大危局,但愿米奇永远有办法

有网友戏称,迪士尼2010年推出的动画电影《魔发奇缘》里,对疫情早有预言。故事的主角是被关在高塔里的公主,每天想尽办法打发时间,想出去又出不去,像极了被疫情困在家里的人们。网友考据发现,高塔叫Corona,和“新冠”重名。当然,迪士尼既没法预测因Corona被困的人的命运,也不可能知道,自己会成为“Corona飓风”下的受害者。

【独家策划:全球“战”疫】新冠肺炎肆虐全球,没有人能独善其身。点击这里,让我们一起,助力世界重启。

文/许迟迟

编辑/向荣

全世界最大的文化娱乐企业迪士尼,在这个春天猝不及防地迎来了危局。3月30日,迪士尼董事会执行主席罗伯特·艾格宣布,为了共克时艰,他和公司高管将接受降薪。艾格本人放弃疫情期间所有薪酬。2019年,他的薪水为4750万美元。新上任的CEO鲍勃·查佩克降薪50%,所有副总裁降薪20%,高级副总裁降薪25%,执行副总裁降薪30%。

“迪士尼又遇危机”的说法,每过几年就有人提起,不过大多数情况下,只是为这艘娱乐业巨轮再添一笔化险为夷的光彩。但今年不一样,这个以供应“快乐”为目标的老牌娱乐帝国,确实承受着史无前例的压力。而一切的起因,正是一月爆发,迅速席卷世界的新冠疫情。

有推特网友戏谑,迪士尼在2010年推出的动画电影《魔发奇缘》里,对疫情早有预言。

故事的主角是被关在高塔里的公主乐佩,每天想尽办法打发时间,想出去又出不去,像极了被疫情困在家里的人们。网友考据发现,高塔叫Corona,和“新冠”重名。

当然,迪士尼既没法预测因Corona被困的人的命运,也不可能知道,自己会成为“Corona飓风”下的受害者。早在2月初,迪士尼还安排开年电影项目《花木兰》进行声势浩大的全球宣传。但短短一个月后,迪士尼核心业务全部停摆,先后关闭了全球六家乐园。好莱坞大导演马丁·斯科塞斯曾批评迪士尼的漫威电影算不上真正的电影,现在,这些超级英雄电影也无法上线了,因为电影院都关了。新冠病毒让许多企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迪士尼这艘巨轮则被迫站在迎击风浪的前沿。

悲伤营业 快乐停业

作为迪士尼核心业务、重要营收来源的迪士尼乐园,最先受到冲击。根据WIND数据的显示,在迪士尼公司的主营构成中,乐园和度假区业务是迪士尼的第一大收入来源,贡献达37.70%。3月15日起,迪士尼关闭了最后两个尚在运营的乐园——美国佛罗里达和法国巴黎的主题乐园,迪士尼在全美的商店和饭店也都暂停营业。在此之前,上海、香港、东京、加州的4个迪士尼乐园都宣布暂停营业。最初预计暂停营业持续到3月底,但按照目前的情况下,3月底这个乐观估计显然已经不能作数。

3月12日,美国加州安纳海姆,游客在雨中游览迪士尼乐园。(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上海的迪士尼乐园虽然从3月9日开始分阶段恢复营业,但惨重的损失无法弥补。迪士尼首席财务官克里斯汀·麦卡锡在3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关闭上海和香港两个公园,可能让第二季度的总收益损失1.75亿美元——香港迪士尼乐园的损失将达到4000万美元,上海迪士尼乐园的亏损高达1.35亿。按照瑞士银行的推算,迪士尼的美国乐园业务,闭门一天,迪士尼就会损失1300万美元。

这是美国迪士尼乐园近20年来首次闭园,但并非历史上的第一次。自1955年开园以来,迪士尼乐园至少经历过4次大型闭园。1963年肯尼迪总统遇刺后的公悼日,1994年加州大地震,2001年的“9·11”事件——历史上的悲伤时刻,就是迪士尼的“灾年”。

担心疫情的传播风险让所有集聚型消费项目都被紧急叫停,电影业也不可避免受到了影响。美国总统特朗普3月13日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后,美国部分地区的影院当即关闭或者限制了入场人数,票房比2001年“9·11”事件后的头两周还低。而作为美国六大电影制作公司之首的迪士尼,首当其冲被冲击。

就在迪士尼宣布乐园关园的同一天,刚刚举行全球首映礼的真人电影《花木兰》宣布撤档,而原定5月1日上映的漫威电影《黑寡妇》也宣布改期。除此之外,迪士尼出品的改编影片《大卫·科波菲尔》和悬疑电影《窗里的女人》也宣布延期。

让迪士尼损失最惨重的,当然是被寄予厚望的《花木兰》。这部取材东方故事、瞄准世界市场的电影原本是迪士尼的开年大片。为了造势,迪士尼在号称30秒广告3300万的“超级碗”上发布终极预告。

但新冠疫情让这部投资高达2亿美元电影折翼。因为撤档,前期的宣发投入全都白费了。《好莱坞报道者》曾预测《花木兰》首周末票房8500万美元,折算成人民币也就是5.8亿元左右。

帝国的身段

事实上,从1923年华特·迪士尼建立这家动画公司起,迪士尼总是站在风暴里。

第二次世界大战差一点拖垮它,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破灭几乎摧毁这家业务老旧的公司,就连飓风灾害都随时可能导致迪士尼主题公园停业。除了在时代和商业的浪潮上起起伏伏,它和它所代表的价值观,也一不小心就慢了时代半拍。从婴儿潮一代的出生到今天,经典的童话价值观越来越不被接受,毫无棱角的、温驯的、渴望嫁给王子们的“迪士尼花瓶公主”被新一代观众批判。迪士尼的童话故事变成“旧式价值观”的代名词,成为被挑战的靶子。

1954年,美国洛杉矶,华特·迪士尼站在首座迪士尼乐园的平面图旁。(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但身段柔软的帝国辗转腾挪,在这一轮又一轮的打击里,顽强地生存下来,它淘汰掉过去的自己,同时努力扩张,迎合时代和新的浪潮,努力让童话故事继续讲下去。

让濒死的迪士尼起死回生的,是1984年上任的CEO艾斯纳和2005年上任的CEO艾格。

1980年代初的迪士尼内斗激烈,营收大幅缩水。1984年,金融大鳄索尔·斯坦伯格对迪士尼发起恶意收购,迪士尼最后让坦伯格净赚了3350万美元,才平息了收购风波。

艾斯纳在这个关头走马上任CEO。他不懂动画,因此没有维持迪士尼品牌和传统的心理负担。他强化迪士尼在动画领域的强势地位,助推《小美人鱼》《美女与野兽》《狮子王》等动画电影的出炉。同时,他拓展迪士尼在各地的主题公园,大量升级主题公园配套的饭店和专营迪士尼产品的商店。

他专断,同时有行动力,推动了迪士尼推进多项颠覆性改革举措,开拓新的主营业务,也动手并购了更多传媒和娱乐企业。其中最著名的,是美国广播公司(ABC)和ESPN频道。正是在艾斯纳的主导下,迪士尼确立了自己娱乐帝国的四大支柱——媒体、主题乐园、影视、衍生品。

迪士尼旗下电视台,其中最著名的是美国广播公司(ABC)和ESPN频道

而2005年上任的CEO罗伯特·艾格,则完成了对皮克斯、漫威、卢卡斯影业等经典老牌动画、电影制作公司的收购。最近的一次收购发生在2019年,迪士尼以7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21世纪福斯公司,这笔收购也像是一次宣誓:迪士尼成了好莱坞仅剩的一家是没有被交易过的大公司。

除了收购,艾格还成功推动了上海迪士尼的落地和开园。他执掌迪士尼的15年,是这家公司越来越值钱、越来越能赚钱的15年。在迪士尼的主导下,漫威制作上映了《复仇者联盟》系列,让迪士尼赚得盆钵体满。艾格接手时,公司的市值约为550亿美元,至他卸任前,公司市值已经一路飙涨到2300亿美元。除了钱,迪士尼也通过《冰雪奇缘》等一系列新电影,淘汰掉上个世纪的公主们,建立起新的价值观指向,成为被今天勇敢独立的女孩们接纳的迪士尼。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迪士尼就可以高枕无忧,坐享大量成功IP带来的天然注意力和流量红利。在线视频,尤其是网飞(Netflix)的崛起冲击着迪士尼。迪士尼“中年危机”的说法又浮现出来。

数据显示,迪士尼2017年实现营收551.37亿美元,同比下滑近1%,净利润为89.8亿美元,同比下降4%,8年来首次收入、利润双下滑。

2018年5月,网飞市值超过迪士尼。人们开始讨论,是不是时代该变了,龙头老大的位置要换人坐坐了?但2018年底财报公布,人们看到,迪士尼还是毫无争议的老大。为了迎合在线视频的趋势,2019年,迪士尼上线了在线视频平台Disney+。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20年2月26日,功勋CEO艾格宣布卸任,此前主要负责管理迪士尼体验与产品部和主题公园的鲍勃·查佩克接管迪士尼。大帝国掌门人易主,原本就让持观望态度的人们忧心,更忧心的是,新掌门人上任后不久,帝国迎来了让人毫无准备的新冠疫情。

米奇永远有办法

迪士尼的精神图腾“米老鼠”诞生于上世纪20年代,当时美国经济正欣欣向荣。时代镀着金,米老鼠生来带着甜和蜜。1928年“米老鼠”第一集上映时,迪士尼的创始人、“米奇之父”华特·迪士尼说,“我们对它寄托的全部希望,就是期望它能够永远令人们开怀大笑……米奇这个小家伙的全部使命,就是逗人们开心,使他们发笑。”

“米奇之父”华特·迪士尼(图片来自网络)

它总与快乐相关,被认为是希望。毕竟按照华特的说法,“我们把迪斯尼乐园献给理想、梦想,以及那些缔造了今日美国的艰苦卓绝的努力……我们希望它成为世界上欢乐和梦想的来源。”快乐就是迪士尼的价值。

当1966年华特·迪士尼病逝时,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在晚间新闻的悼词里说:“他是一位富有创造性的天才,他为全世界的人带来了欢乐……他在医治、安慰人类心灵方面所作的贡献,也许比世界上任何一位心理医生都要大。”迪士尼是治愈所,“9·11”之后,美国总统小布什劝慰灾痛里的美国人“去迪士尼吧”。在迪士尼的乐园里,悲伤可以被暂时忘记。

但这一次不一样,只要病毒不消散,治愈所的大门也得一直关下去。

忧心的人们开始替迪士尼想办法,有中国网友建议趁机把迪士尼收归到中国企业名下。毕竟复仇者联盟、星战系列里的人物都被中国企业拥有这件事,光听起来就挺不错的。有网友建议腾讯直接收购迪士尼,因为做内容,两家都挺擅长。

但迪士尼显然已经展开了自救。迪士尼公司3月19日发布了近60亿美元债券,来应对疫情危机。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披露的文件里,迪士尼坦诚:“我们在多种途径上的内容生产均已中断,包括重大体育赛事的取消以及大部分电影和电视内容制作的中止……并关闭了多家主题公园,暂停了巡游和戏剧表演,且推迟了国内外电影的上映,迪士尼正经历供应链中断和广告销售减少的冲击。”

虽然诞生于“流蜜的年代”,但米奇的真正走红则是在上世纪经济大萧条的30年代。大耳朵、尖嘴巴、呆头呆脑的老鼠给二战前身处动荡和不安里的人们带去了欢乐。主演了《音乐之声》的女演员茱丽·安德鲁斯说:“米奇永远都能克服所遇见的难题。”

米奇在二战时被用作宣传海报。(图片来自网络)

没有人知道,克服这场危机需要耗费迪士尼多少资源,损伤多少元气。但可以肯定的是,被迪士尼抚慰过的人们,都期待着乐园的大门能早日重启,那至少象征着,我们生活的秩序得以恢复,而悲伤也可以在这个地方再次被忘记。

“欢笑声不会停,想像力不会老,梦想永不停歇。”这是迪士尼的创始人华特·迪士尼生前的一句名言。

相信这一次,米奇也能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