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故事似乎总有个“坏”出身

用了10天时间,看完了《十日谈》,10个有故事的人,100个有人的故事。故事看多了便容易胡思乱想,进而说出一些胡言乱语:

越是动人的故事,它的出身就越发伤人。

翻看《十日谈》,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被瘟疫蹂躏至奄奄一息的城市,“健康的人只要一跟病人接触,就染上了病,那情形仿佛干柴靠近烈火那样容易燃烧起来。不,情况还要严重呢,不要说走近病人,跟病人谈话,会招来致死的病症,甚至只要接触到病人穿过的衣服,摸过的东西,也立即会染上了病……”

为了避免成为落葬的尸体,10位青年人逃离了城市,他们抱团取暖,妄图躲开死神的目光,就在他们惶惶而不可终日时,有人提议用“讲故事”抗疫……

相对于城市的尸横遍野,惨绝人寰,乡下的年轻人们谈笑生风,浪漫抗疫……

这或许就是独属于亚平宁半岛的自由主义人文气息,确实叫人难以理解。

而《一千零一夜》的故事也同样精彩,开局也同样悲催,因为它的开始完全源于一个“精神病”。

相传古代印度与中国之间有一萨桑国,国王山鲁亚尔生性残暴嫉妒,因王后行为不端,将其杀死,此后每日娶一少女,翌日晨即杀掉,以示报复。

宰相的女儿山鲁佐德为拯救无辜的女子,自愿嫁给国王,用讲述故事方法吸引国王,每夜讲到最精彩处,天刚好亮了,

国王追问“后来呢?”

山鲁佐德嘴角上扬:“明天吧……”

于是国王便没忍心杀她,允她下一夜继续讲,她的故事一直讲了一千零一夜,国王终于被感动:

“国王幡然悔悟,重新做了好人……”

阿拉伯人的确是天生的讲故事的好手,这样的结尾够得上令人大吃一惊。

如果说以上两个不是那么熟悉,那接下来的这个或许就是很多人的睡前读物了——《格林童话》。

不过这本书也是命途多舛,前后经过7版的删减补充,除了是要符合文学层面的高度以外,更多的是要剔除那些“少儿不宜”的部分,以符合主旋律的要求。

无删减版的《格林童话故事集》是怎样的呢?一位名为“光良”的吟游诗人参透了一切“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比如说“原版”《睡美人》的故事,就与大家熟悉的“王子吻醒了被诅咒的公主”截然不同。

“原版”故事中其实是睡美人的父亲在女儿沉睡后做了不轨之事,导致睡美人怀孕生下了两个孩子,孩子吃奶时错吸了睡美人的手指,把被扎中的刺吸了出来,睡美人才醒了……

学者罗伯特·威特说:“格林童话表现了人们集体无意识的阴暗面。”因为德国社会长时期以来隐匿着众多黑暗的角落,人们不自觉中在以残暴、邪恶和堕落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情感。格林童话就此打上纳粹主义根源的印记。

二战后,反法西斯同盟的指挥官们曾禁止在学校教授格林童话,他们的说法是,在格林童话的世界里他们发现了纳粹主义的根源。

德国人的精神世界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那其他的故事呢?

中国人蒲松龄的《聊斋志异》是受清人入关扬州十日时传说的奇闻怪事影响;法国人拉封丹编著《拉封丹寓言》的灵感则来自在因遭政治迫害而被迫流亡途中的道听途说;日本人紫式部写《源氏物语》是因为其丧夫寡居,只能依赖父兄生活,寄人篱下,孤苦伶仃,才由此开辟了日本文化中的“物哀”美学;而写出《伊索寓言》古希腊人伊索则就是个悲催的奴隶,最后还死于非命……

还是开篇的那句胡言乱语:

越是动人的故事,它的出身就越发伤人。

或许无论是哪个地方的人,无论是哪个时代的人,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无论是讲故事的人还是听故事的人,身子累了,心里苦了,都想要一个梦。

最后,我们得出一个结论:造物主仁慈地给了人类很多故事,就是用它来代替幸福。

以上,就是今天想说的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