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万湖北毕业生,去哪儿找工作

今年,湖北高校应届毕业生超过44万人,同比增长2万。实际上,不止是湖北,放眼全国,应届毕业生都在面临着更大的求职压力。教育部高校学生司司长王辉表示,今年应届高校毕业生有874万,同比增长40万,预计今年上半年就业形势更加复杂严峻。

“真的要找工作了吗?”

不能返校的日子里,秦帆和同学们在网上常这样问来问去。这个春招,武汉大学2020届汉语国际教育的硕士秦帆最先感到的是措手不及。

如果没有这次疫情,她和班上大部分同学此刻应该在新西兰、韩国和加拿大等国家,刚刚开始汉语教师志愿者工作。但二月开始,原定的机票一再延期,直至现在,出国彻底无望。

按原定计划,她本该在2月8日踏上去新西兰的飞机,到这个南半球国家的孔子学院参加为期十个月的支教实习,年底回来后,再按部就班准备毕业。但现在,摆在秦帆眼前的路,就是取消志愿工作,直接毕业。

“我现在深刻地体验到了什么是蝴蝶效应。”全球疫情之下,毕业的压力直接提前一年推到他们面前。

此前,她所有准备都是面向期待已久的出国志愿工作。眼下,一下子要把轨道转换到毕业当中,秦帆觉得,疫情按下的不是生活的“暂停键”,而是生活的“混乱键”,论文和求职压力突然涌来,“处处让人感到失序”。

对于这种“失序”,武汉理工大学应届硕士陈宇辉深有同感。在疫情中,毕业和求职不顺,种种辛酸让他觉得,2020年对于他和同学们来说,是“不确定性大大增加”的一年。

3月16日,清华大学、湖北高校联合在线大型招聘会启动,主要面向湖北本地及有意愿赴湖北工作的毕业生开展招聘(新华社记者 鞠焕宗/摄)

今年,湖北高校应届毕业生超过44万人,同比增长2万。实际上,不止是湖北,放眼全国,应届毕业生都在面临着更大的求职压力。

在2月12日召开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上,教育部高校学生司司长王辉表示,今年应届高校毕业生有874万,同比增长40万,预计今年上半年就业形势更加复杂严峻。

怎么写好毕业论文?如何应对线上求职?哪里找到就业机会?这成为2020届毕业生更加难以克服的“三座大山”。

猝不及防

秦帆去新西兰志愿工作的梦想,是随着时间推移一点点破灭掉的。

2月2日,新西兰政府宣布,为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传播带来的风险,将采取临时入境限制措施,从2月3日起,所有外国公民在自中国大陆离境或中转后14天内不能入境新西兰。

3月31日,新西兰总理阿德恩在首都惠灵顿就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出席例行新闻发布会,新西兰民防部当天宣布,从25日开始为期一周的国家紧急状态延长一周(哈根·霍普金斯/摄)

在这之前,秦帆早已准备好签证和机票,为了支教工作,她还满心欢喜买好了讲课时要穿的服装,打算送给新西兰学生的汉文化小礼物。看到这个政策,她心里一凉,2月8日的航班只能延期,出发时间无法确定。

2月15日,新西兰政府宣布将旅行限制令再延长八天。当月28日,新西兰境内出现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情急之下的焦虑”随之而来,秦帆意识到,形势越来越严峻,支教一旦落空,她很可能要在今年6月“被动毕业”。

3月23日,经向孔子学院总部志愿者工作处报备,新西兰惠灵顿维多利亚大学孔子学院决定取消2020年度MLA(汉语教师志愿者)派遣工作。与此同时,新西兰全部学校也在当周内关闭,新西兰政府对所有非公民、非永久居民限制入境。

3月22日,新西兰首都惠灵顿一家地区图书馆无限期关闭

“不舍但必须决断地放下这个曾经的梦,继续前行。”当天下午,秦帆在微信朋友圈里写下这样一句话,她“完全知道”自己不可能再到新西兰。这之前,在心底里,她对志愿工作还抱有些许期待,没有加入学院的毕业论文答辩微信群。发完朋友圈,她加进群里,联络导师,搜寻材料,每天“紧赶慢赶地”应对毕业论文。

局势突然扭转,秦帆和班上同学的境况也出现“反转”。有同学在去年九月同她一起准备汉语教师志愿者面试,辛苦准备却没能入选,只能按期毕业,参加秋招。落选的失望之余,这位同学通过深圳龙华区教育局面试,签约成为龙华区中学教师。

去年秋招时,龙华区教育局开放的教师岗位有400多个,而到了2020年春招,这个数字缩水成了200出头。秦帆想要去试试,但看到招聘人数,她意识到,自己面临的就业压力,已经和那位秋招“上岸”的同学截然不同。

对于绝大部分行业而言,春招所开放岗位本身就比秋招时要少,加上疫情影响,可供应届生选择的机会就显得少之又少。看上去,只是经过了一个春节而已,但这种境况的“反转”,是秦帆和她的同学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梦想彻底落空已过去一周,但秦帆还没有完全从失望与遗憾中抽离出来。她期待中2020年的开头,是在新西兰南半球的秋天,带着满怀好奇的学生们感受汉语之美,体验不同文化的交融碰撞。而现在,她连武汉大学都回不去,只能呆在家中,匆忙上阵赶论文,一遍又一遍地刷着春招信息。

春招来得太突然,网上找工作总让她觉得“找不到感觉”,一切都显得匆匆忙忙,她和同学们都还没有准备好。

“不愿意毕业。”在网上,同学们之间常常这样表达。她计划着,如果实在不顺利的话,就只能申请延迟毕业。

受困家中

大部分应届毕业生都只能困在家中,没有办法按期回到原先的实习单位,更不可能参加线下招聘会。

湖北经济学院大四学生程茜的求职不顺,起因是没有办法离开武汉的家。

3月12日,为给受疫情影响的高校毕业生搭建线上就业平台,共青团上海市委联合中智上海公司在3月至6月推出“云求职”就业服务(新华社记者 刘颖/摄)

春节前,程茜和两位同学在上海一家互联网公司实习。倘若没有疫情,她本该在元宵节前后回到上海,继续实习。那是一家心仪已久的公司,回家前,业务主管告知她有毕业留用的可能。

但仅仅是“回武汉过了个年”,程茜就再也没有办法出去,实习难以为继,只能放弃。

在上海,为了工作,三个同学合租房子,押一付三,从一月份租到三月份。没能按期返回,剩下两个月的房租白白交了,更让她心急的是,所有行李都还留在房子里。

程茜不得不再找新的工作,她依然希望在上海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在网上找到一处新房子后,只得委托新房东联系前房东,把遗留下的行李搬运过去。

一番折腾,钱花了不少,但在上海的确定工作依然遥遥无期。4月8日,武汉将解除离汉通道管控。毕业时间就在六月底,满打满算,留给程茜的求职时间都不够三个月。程茜担心的是,武汉解封后,她能否顺利到达上海,到达之后,又是否还需要再耗费14天时间自我隔离。

受困家中,影响的不仅是外地求职,与此同时,线下所有的招聘活动几乎都被取消了。

“我只想留在武汉当老师。“华中师范大学数学与统计学院研三学生王思颖至今没有找到这样一份工作。去年秋招时,武汉开放的校招教师岗位不多,王思颖没能应聘成功。

3月26日,一名求职者在西安市职业介绍服务中心查看招聘信息(新华社记者 刘潇/摄)

室友们各有规划,都在秋招时找到湖北省外的工作,她成为宿舍唯一一个工作没着落的人。本来,所有的希望都“押”到了春招上,但教师招聘几乎都设置笔试和面试两个环节。

“就像高考不可能改成线上一样。”在王思颖的理解里,教师招聘同样没办法在线上展开,疫情之下,她关注的大部分武汉教师招聘都无限期地延迟下去。

“不确定。”现在,王思颖只能等待下去。如果一定坚持留在武汉做教师,她的唯一退路只能是放弃竞争激烈的编制岗位,应聘代课教师或者合同制教师。

困在湖北恩施家中的普通本二应届学生李山求职同样不顺。他没办法离开湖北,即便顺利离开到外地求职,也要隔离14天。

“一看到我在湖北,好多HR就没了下文。”李山觉得,湖北学生不能及时到岗实习,这是很多中小微企业没办法承担的风险与成本,而身为本二应届毕业生,他只能接受这些企业的选择。

机会在哪?

毕业不再遥远,在减少的不只是可用的求职时间,更明显的是大幅缩水的春招岗位。

在河南读书的会计学专业应届毕业生曾洁,一直对武汉这座城市情有独钟。但在三月份疯狂投递近二十天简历后,她放弃了这个想法。

“武汉开放的财务方向岗位不是很多,无经验要求的可以说是寥寥,投递了也没有回音,或者偶尔一通电话打来,知道我没有工作经验就礼貌挂掉了。”还让曾洁头疼的是,薪资“也很不友好”,基本只有两三千。

从3月底开始,她已经不再关注武汉求职,转而将目标投向东南沿海城市。网络招聘平台搜索下来,她觉得那里有更多的机会。

疫情之下,这座号称有“百万大学生”的城市武汉,是否能提供足够有吸引力的岗位?

在湖北经济学院英语专业大四学生王慧雪的印象里,往年总有不少的学长学姐能够应聘进入武汉的外贸公司,“但今年外贸公司没听过有谁进去”。

“现在这情况,已经只缩水到个别互联网教育机构来我们学校招聘。”尽管如此,王慧雪身边大部分同学能应聘上的也只是类似于行政工作的助教岗位。

让她感到庆幸的是,她的考研初试成绩很理想,很可能不会加入今年的求职大军。班上,处境最艰难的是那些去年全身心准备考研,错过秋招但又考研落榜的同学,“只能来挤春招,能明显感觉到他们的焦虑。”

3月27日,湖北省出台25项措施稳就业,要求扩大招录招聘规模,2020年全省公务员招录计划增加20%,选调生招录计划增加50%,事业单位招聘计划30000名以上,鼓励县乡机关积极吸纳优秀高校毕业生。

看到这个政策后,李山决定好好准备,试一试在湖北省考公务员。

王慧雪的希望则是,疫情平息后,学校能够尽早开学,“大家聚在一起,近距离地接触和自己境况一样的人,这对我们求职和毕业,都很有好处”。以往那种同学们在校园里“抱团取暖”的感觉,让现在的她怀念不已。

(文中采访对象为化名)

作者 | 南风窗记者 刘郝

排版 | CAT

南风窗新媒体出品

在看,让理性的声音传得更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