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意大利人,研究中国书法,打脸书法大师

他是一位意大利人在中国研究书法,成书法家,被称为西方研究书法第一人,打脸书法大师,直言:不太接受日本人写书法那一套。

提到意大利和意大利人,你可能一下就会想到著名的旅行家和商人马可波罗,以及水城威尼斯,马可波罗的作品《马可波罗游记》记录了当时他在东方的所见所闻,据说马可波罗17岁时来到中国,在中国游历了17年,到访过中国很多古城,他的著述在西方广为流传。

在现代,意大利又出现一名汉学家,他不仅来中国旅游、留学、学习汉语,还练起了中国文化最核心的艺术:“中国书法”,不仅学习书法,还研究中国书法,成为一名书法家和书法史研究专家,对于中国书法有着深入的理解和认识,一般的书法家可能也到不到这种水平,被称为“西方研究中国书法第一人”。

毕罗,(Pietro De Laurentis),意大利汉学家、独立学者,1977年出生于意大利,多次留学中国,2007年获得拿波里东方大学汉学博士学位。曾任拿波里东方大学研究员,教授古代汉语、现代汉语和中国文学史。“二王”学研究中心专家委员会委员。

毕罗专注于中国书法研究,同时也进行书法实践,能够自如地书写中国书法的多种书体,他的书法取法王羲之《集字圣教序》、欧阳询楷书,以及孙过庭《书谱》,对于孙过庭代表作品《书谱》他有着独到的见解,同时还学习魏碑《张猛龙碑》,汉代隶书《曹全碑》、秦朝李斯的小篆《峄山碑》,无论在理论还是实践,都达到了很专业的程度。

毕罗早在1998年就开始在北京留学,学习的是汉语专业,但是据毕罗自己描述,学习汉语只是一个借口,很少上课,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跑,比如琉璃厂、博物馆个等地方,搜集喜欢的书法字帖和资料,看到了街上灯箱、广告牌、条幅对于汉字的运用,原来篆书、隶书、楷书、行书这些古老的文字到现在的实用性仍然很强,对中国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街头巷尾处处是文化,这应该是在课堂上学不到的。

于是便买了一些宣纸、毛笔等书法工具,尝试着练习,并请教了一些书法爱好者,虽然这些爱好者水平并不高,也没能真正的教授他书法,但这却是一个好的开始,回到意大利以后,毕罗找了一位住在意大利的上海老师教自己书法,从欧阳询的楷书重新开始练起,算是走上了书法之路,后来他还专门去了一趟长沙的欧阳询故居。

2000年,毕罗去中国美术学院进修了一年,中国美术学院是最早开设书法专业的高校之一,有着完善的技法训练体系,还有一套被称之为“国美模式”的书法训练模式,这一年毕罗在中国美院的留学经历,对于他对于中国书法,有了新的认识。

现在的毕罗已经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书法爱好者了,俨然是一位中国书法文化学者了,我们看他写的论文,光是题目就让人感觉不明觉厉,比如:《唐代行政制度与书法》、《正书之源流》、《孙过庭生平考》、《书法的书写过程与其序列性》,都是专业级别的论文。

毕罗对于中书法的理解是很深刻的,甚至远远超过中国一些书法专家,比如谈到中日书法的对比,他直言:我不太接受日本人写书法的那一套,日本人在写书法时自然书写的成分很少。

独到的见解总是能够从对比中可以看出来,现在不少人喜欢“现代派”书法,喜欢更加“艺术化”的书法,这也是日本现代派书法所具有的特点,而中国传统帖学书法,虽然看起来没有那么强的视觉冲击力,却更有文化的内涵,自然不做作,毕罗一眼就看到了二者的区别,可见其眼光之独特,对于中国书法认识之深刻。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在大部分外国人,哪怕在中国留学的外国人,他们对于中国书法的认识也只停留在“画”上,他们学习中国书法,无非是使用毛笔这种中国书法工具在宣纸上画他们所理解的西方的“线条艺术”,因为他们没有理解什么是书法的结构、笔法、墨法、文字内涵,以及书法背后的文化内涵。

但我们看毕罗的书法,很明显不仅仅是单纯的描画汉字的外形,其用笔、结构完全就是书法家的水平,甚至我们看他写的这幅草书横幅,还有很浓厚的文人书法的“书卷气”,看起来和“土生土长”的中国书法家并没有太大区别。

我们当代的一些书法大师,认为中国书法书法应该突破,于是开始从西方艺术那里寻找突破点,用西方的艺术理论解读中国书法,把书法的笔画、结构、用笔全都用一个词语概括,叫“线条”,把中国书法的章法简单地归结为“点、线、面”,用西方技术分解的理论阐述书法,称舒书法为“线条的艺术”,有的大师甚至要摆脱汉字去搞书法创作。

毕罗草书条幅

在这个方面,这位西方的书法研究者毕罗的认识很到位,他认为:我是把王羲之看成一个世界人物,把王羲之和中国书法当成世界文化的一个亮点……王羲之的《兰亭序》和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实际上在文化地位上是一致的。

这无疑对于打脸那些崇尚西方艺术理论的现代派、拿西方艺术理论解读书法“书法大师”,用西方艺术理论解读书法在艺术上或许是一种探索,虽然隐约让人感觉有那么一点不自信,但是这种探索很明显是不成立的,这些年的书法实践,也证实了这一点。

中国书法就是中国书法,它和西方的艺术一样,具有独立性,有这自己的审美特征和要素,它和西方艺术有一定的相通性也有区别性,用西方艺术来解读书法,或者用书法去解读西方艺术,都是不能够完全成立的,书法不仅是艺术,更是一种文化,由此也可见毕罗对于中国书法理解的深刻。

毕罗草书横幅

你对于毕罗的书法以及他的观点怎么看?欢迎关注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