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璎 祭何宣将军

崇文|博学|慎思|笃行

祭何宣将军

作者:李璎

“救国敢凭三尺剑,酬恩阙亟一首诗”,又是一年清明到,怀着三分沉重,七分敬慕,我与友人相邀赴大栗港镇小石洞拜谒了何宣将军墓。

初春时节三分寒凉,天空有一丝阴霾,一路驱车行进在村野的道上,虽有几缕淡淡的阳光冲破云彩的阻隔播撒在大地,仍阻挡不住一丝料峭。路旁竹影绰绰,柳条依依,有几位村野农夫手持祭祖用的鞭炮、香纸,在山路上结伴而行,面色悲戚,神情肃穆。想来,国家将清明定为法定假日自有它的道理:人们在这一天,可以恣情的追思自己的先祖、悼念逝去的亲人,以慰在天之灵。

随行的万成对桃江历史人物颇有研究,他兴致勃勃的向我们侃起了一段何将军英勇抗日,率军围剿日寇的故事:1939年何宣时任国民革命军四十六军军长。他率领将士在广西与日寇展开桂南会战,看到敌众我寡的局势,为激发士兵奋勇杀敌之心,何宣下达了不准后退手令,并率领预备团坚守四合坳。这一场殊死搏斗赢得了全面的胜利,共歼灭日军一个旅团。在一侧静听着万成活灵活现的描述,我不禁为之动容。

九时许,我们来到何将军的故居。沿着蜿蜒崎岖的山路径直向前走,绕过几竿翠竹,一座黑檐青瓦红墙的老屋呈现在我们眼前,乍见之下很是寻常。轻启房门而入,内里空无一人,据何宣村上的族人介绍,这座老屋是何将军的老宅,1946年,55岁的何宣即病殁于此。只是老屋已于解放后改建,由他的孙辈们掌管。何老子嗣较多,告老返乡后,曾在山后建有2座雕堡,2座吊脚楼,他闲来无事,便带领子女们在此练习枪法,舞刀弄剑,以备不时之需。何将军枪法了得,枪枪命中靶心,令后辈们钦佩不已。“虎父无犬子”,何宣所育子女也是人才辈出,卓然出世。长子伯威为国民党陆军上校,次子仲威系黄埔军校十八期学员,曾远征缅甸。女儿剑平、剑渝、剑樵都毕业于中国名牌高等学府,现定居欧美。

岁月流转,斯人已去,曾经的风光和气派已随风而逝,唯有老屋门前那株高大苍虬的桂树,默然的屹立,见证着历史的沧桑。不知它是否还依稀记得老宅当年的风光无限?!是否印刻下了将军那威武神勇的风姿?!

何宣墓位于老宅背面的山坡上,几丛苍翠的楠竹如天然的帷帐,将墓地严严实实的包裹。何宣陵墓长约百来米,由三座水泥混凝土结构、尖塔状圆形墓冢组成,从左方看过去,左为何宣原配熊氏之墓,正中为何宣母卢氏之墓,右侧为何宣墓。每座墓后方均有花岗石墓碑嵌于外围墙上,墓正前方两侧各设有一座石狮守卫。

望墓前,早有族人摆放着香烛、水果拜祭,孙辈们编织了美丽的花环呈于墓前。一丝清烟随风缭绕,几缕英魂侠气回荡在山谷间,伫立墓前闭目聆听:在竹林深处仿佛传来了战壕的号角声、厮杀声、枪弹声。敌军来范,兵临城下,情势紧迫,将军与士兵们挥刀盟誓,同喝下一碗鸡血酒,从此勇往直前,同生死,共进退。“誓与四合坳共存亡”的呼声震彻天际,瞬间天地为之变色,山河为之动容!

“青峦有幸埋忠骨,梨花无语泣春风”,多少的英雄豪杰浴血奋战,誓死捍卫美丽山河,才让我们的国家如一头雄狮巍然屹立于东方而不倒,是他们的坚守和奋勇,是他们的精气魂,才换得了我们今天的幸福和安宁!

不知何时,天空已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仿佛在向我们诉说着此刻的哀伤。轻轻捧上一束白菊,虔诚的置于何将军的公墓前,双手合十往后退三步鞠躬:向英勇抗击日寇的将军魂灵致敬,向所有在抗日战争中英勇杀敌,牺牲了生命的战斗英雄们致敬,愿英烈之魂永垂不朽!作为后辈的我们,当永远铭记历史,追随前辈的足迹,继往开来,创造我们的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