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荣在韩国究竟有多红?

韩国要重映《霸王别姬》了,不仅是修复的4K高清版,而且是国人从未见过的171分钟足本。

为了一部重映的电影,韩国提前一两个月开始做宣传,并特地制作了新版动态海报,将张国荣饰演的程蝶衣表现得风华绝代,眼神中永远含着无法散去的忧伤。

尽管大部分电影院都关门了,但是首尔的很多人还是期待在4月1日能够走进电影院去看重映的《霸王别姬》。

可是在3月26日晚,出品方宣布因疫情,《霸王别姬》撤档。

不少国人暗自窃喜:我们看不上,你们也别想看上。

每年这个时候,“张国荣”都是一个无法绕过去的名字。

很多人只是不解,为啥韩国人这么迷哥哥,张国荣在韩国有多红?

还记得韩国第一神剧《请回答1988》中,东龙看了多少遍《英雄本色2》吗?

4720遍!

这当然是夸张,但是可以想象这部片子有多火!

不过比这个片子更火的,

不是发哥,不是发哥!

而是张国荣!

《请回答1988》中电视上的镜头就是张国荣饰演的阿杰临死前的镜头,如果是发哥,就给他阿健披起小马哥风衣或者和杀手对射狂泻子弹的煽情画面了。

《英雄本色》三十多年来在韩国已经重映了五次!

如不撤档,这一次《霸王别姬》在韩国将是第三次上映!

3月中旬,在万众期盼的《李尸朝鲜》这部丧尸剧里,仅仅在最后一集亮相10秒钟就引起轰动,作为电视剧宣传的噱头,也只有全智贤,韩国无可置疑的头号女神有这样的影响力。

全智贤,甚至可以说是韩国当前可识别的唯一女神。

但是在20年前,全智贤刚刚出道时,作为一个主持人,见到自己的偶像时紧张到发抖,连打招呼的拍摄都NG了很多次。能得到偶像的拥抱更是心潮澎湃。

她的偶像自然就是张国荣。

而且不仅是全智贤,仅就当红的艺人来说,宋慧乔、宋仲基、权志龙、李准基等等一票儿大明星都表示过对张国荣的痴迷。

宋慧乔在2002年曾经于香港和张国荣见面,一了从小迷张国荣的梦想。一年后当偶像猝然身亡的消息传来,正在工作的宋慧乔失声痛哭。

她的前夫作为荣迷,也自然身体力行。2012年韩国的音乐奖MAMA颁奖礼上,当红的人气偶像宋仲基作为主持人,和张国荣“隔空”对唱了《当年情》,致敬自己的偶像。

1987年张国荣发行专辑《爱慕》,在韩国销量突破20万张!而当时韩国当红的明星不过三五万的销量。

那张专辑里就有黄霑和顾嘉辉联手创作的《英雄本色》主题曲《当年情》。

2014年,韩国三大电视台之一的KBS评出“韩国人最难忘的六大影视金曲”,《当年情》是唯一入选的华语歌曲。

《当年情》也成为很多韩国人唯一会唱的粤语歌!

如今,在很多韩剧或是综艺节目中时常还能听到这首歌或作为BGM出现,或直接拿来挑起艺人怀旧情怀的金曲!

收录有《无心睡眠》《倩女幽魂》等金曲的《The Greatest Hits of Leslie Cheung》专辑,更是当年在韩国卖出了30万张!

1995年张国荣复出歌坛,发行专辑《宠爱》,全亚洲的年度销量突破200万张 ,而仅仅在韩国的销量就超过50万张!

这是迄今为止华语唱片在韩国的销量纪录。

张国荣是华人歌手中第一个在韩国唱片销量最高的人,他也打破了韩国乐坛中只有欧美歌曲垄断的现象。

韩国有个巧克力品牌“To You”,当年在同类产品中销售一直垫底。1989年9月份,刚刚宣布即将退出歌坛的张国荣受邀成为该巧克力的形象代言人,拍摄了一支有剧情的广告。

结果在投放市场后,且不说销量如何,仅仅是该广告在播出后的轰动效应就颇令人侧目:

疯狂的粉丝们每天不断打电话到电视台和巧克力厂家,询问广告的播出时间。公司干脆直接把广告播出时间刊登在了报纸上!

该广告的主题曲由张国荣的经典金曲《寂寞夜晚》改编而成,该歌在韩国几乎是家喻户晓,长时间霸占了音乐排行榜,创造了韩国的乐坛奇迹。

这支广告为这个品牌巧克力带来了百分之一千的销售增长。

连前几年的热门韩剧《制作人》中还有这样的剧情:女主角说她妈妈是荣迷,当年她爸爸为追求她妈妈,是买来了一百支张国荣代言的巧克力,她妈妈才同意交往。

1989年是张国荣复出前在歌坛的最后一年,广告代言到期后,他婉拒了继续合作,专心拍电影。

该巧克力品牌又找来刚刚上位的刘德华成为代言人,结果该巧克力销量就此严重滑坡,趁机被对手超过,甚至最后被挤出了市场。

不是说刘德华不行,只是那时候他的魅力还不够,至少和张国荣还不在一个量级上。

其实在当前,华语影视歌综的质量都比韩国差很多的情况下,张国荣差不多是唯一一个在韩国影视作品时常拿来作为传说和比较的对象。

而且不仅是《霸王别姬》《英雄本色》,他主演的《倩女幽魂》《东邪西毒》《春光乍泄》《金枝玉叶》《阿飞正传》等等,每年都会有张国荣主演的电影在韩国上映。

可惜的是,在张国荣生前,他主演的电影仅有《霸王别姬》和《红色恋人》在大陆公映过,又都命运多舛。

《红色恋人》上映时,张国荣已经复出了三年多,依然那么红,但因性向问题已经有了非议。

该片当时被批判究竟是歌颂爱情还是歌颂革命,对于影片抽离了“红色”引起了强烈争议。

而《霸王别姬》在1993年7月,决定在上海大光明首映时,但被要求“不宣传,不报道”。

据说,当影片准备进军各地影院时,先是要求更改对白(最后一场删掉段小楼高呼的“蝶衣”,只保留“小豆子”),随后各地先后接到了禁止上映的命令……

这便是很多人都喜欢在文末引用《霸王别姬》编辑芦苇的那句话:“拍《霸王别姬》和《活着》的时候,我很是高兴,觉得我们终于起步了,可我没想到,那就是我们的终点。”

还有一句话也很流行,当年张国荣曾问陈凯歌拍这样的敏感题材不怕吗?陈凯歌说现在已经是1992年啦,又不是1929年!

可如今韩国都准备第三次上映《霸王别姬》了,我们很多人还没在电影院里看过。

距离1992年,一晃都快30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