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要取消今年GDP增速目标,分析师这么看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在巨大不确定的情况下,如果还要确定增长目标,很可能会绑架宏观政策,最后被迫搞“大水漫灌”。另有一部分经济学家表示,有目标比没目标好,设定目标能充分调动各地各部门工作的积极性,但设定目标的前提是要进行科学研判。

记者 辛圆

新冠肺炎疫情已给中国经济带来巨大影响,而海外疫情的蔓延或将成为二次“冲击波”,在当前背景下,中国是否需要取消GDP增长目标成为外界关注和讨论的焦点。

中共十八大报告提出,到2020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宏伟目标,实现国内生产总值(GDP)比2010年翻一番。2019年中国经济较上年增长6.1%,基于此,经济学家认为,要实现翻一番的目标,2020年中国GDP增速至少要达到5.5%的水平。

新冠病毒这个“黑天鹅”无疑加大了不确定性,从已公布的关键宏观指标看,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十分明显。今年1-2月,投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工业增加值均较去年同期大幅下滑,投资和社消的同比跌幅均在20%以上。

有鉴于此,经济学家认为,一季度中国GDP出现负增长可能难免。如果全年经济增速要不低于5.5%,那二至四季度的平均增速至少要达到7.5%。考虑到目前海外疫情加速蔓延,未来出口形势相当严峻,可能会对我国经济造成二次冲击,实现上述目标难度很大。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马骏近日就建议政府今年不再设GDP增长目标。他在出席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举办的网上视频座谈会时说,在这种巨大不确定的情况下,如果还要确定增长目标,很可能会绑架宏观政策,最后被迫搞“大水漫灌”。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唐建伟也表达了相同的观点。他对界面新闻表示,目前疫情仍在全球蔓延,何时结束尚不确定。虽然中国境内疫情已基本得到控制,复工复产也在稳步推进,但考虑到全球疫情,中国仍将面临海外疫情输入的风险、外需明显下降的风险以及海外供给链可能中断的风险。

“在如此大的不确定性面前,即使设定一个年度增长目标,尤其是还要追求一个较高的增长目标,到时也很有可能实现不了。”唐建伟说。但他强调,不设GDP目标并不意味着政策不作为,建议用就业来替代GDP增速作为今年经济发展目标。

值得注意的是,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3月10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指出,只要今年就业稳住了,经济增速高一点低一点都没什么了不起的。

唐建伟指出,就业与企业发展、社会民生更贴近,宏观政策围绕“稳就业”来做文章,更能避免漫无目的搞“大水漫灌”式的强刺激。此外,淡化GDP增速而以就业指标来替代,也契合追求经济高质量发展这一目标。

民生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解运亮也认为应该取消2020年GDP目标。“我们需要尽最大努力实现经济增长最好的结果,但没必要僵化追求5%或是6%的具体数字。”他在研究报告中称,“中国已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质量比速度更重要。”

对于取消GDP目标的呼声,也有不少经济学家表示了反对,他们认为有目标比没目标好,设定目标能充分调动各地各部门工作的积极性。

中泰证券研究所政策组负责人杨畅表示,政府工作从来都是目标导向的,只有设置工作目标,才能使得各部门、各地方鼓起干劲,加快复工复产,为后续大概率到来的全球贸易衰退、经济衰退做好准备,也为已经初现苗头的就业问题做好应对。

“现阶段,正处于复工复产的关键阶段,在尚未提出较GDP增速更优目标前,不适宜取消GDP增速目标,那只会影响各部门、各地方复工复产的积极性。从这个角度上讲,GDP增速目标当前需要,不能取消。”杨畅在周二发表的研究报告中说。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也不赞同取消GDP目标。他对界面新闻表示,可考虑根据疫情发展的形势调低或扩大GDP增速区间,如果不设定目标,地方政府没了这根“指挥棒”的话,经济工作可能会松懈。

“但制定目标的前提是要进行科学研判,不能设定一个无法完成的指标,这样会导致地方出现数据造假。”盘和林说。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付一夫也对界面新闻表示,有目标才会有动力,在疫情冲击尚未褪去之时,更需要明确全年的经济工作目标,如此才能激励各地方、各行业的奋斗意识,进而鼓足干劲加快复工复产,更好地应对因全球疫情扩散而导致的供应链受阻及贸易衰退等风险。

付一夫进一步指出,经济增长将直接影响就业,而就业是民生之本、财富之源,倘若不设定具体的经济工作目标,影响的不只是全年的经济任务能否完成,更影响到民生乃至社会稳定。

他同时表示,考虑到疫情的冲击,需要以更加科学客观的态度重新审视全年经济目标。为了避免“大水漫灌”,可以适当降低增速预期,同时在结构上加以调整,以确保经济增长质量,如改善营商环境、增加研发投入、强化技术创新能力、加快市场化改革、提高教育质量等等。

西南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杨业伟也认为,今年仍需要制定具体的GDP增速目标,但要根据一季度的情况,来提出后面三个季度的目标。

他对界面新闻表示,由于疫情冲击,今年一季度是非正常状况,随着复工复产推进,经济运行有望从4月开始进入正常轨道。所以,今年经济目标应该针对二到四季度,至于一季度经济状况,应该作为“过去的”现实来接受,而非作为政策可以影响的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