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未过就打华为主意,背后是美国“霸权失灵”

美国为什么要做这样损人不利己的事情?用波士顿咨询3月9日报告的标题,这是在终结美国的半导体领导地位。许多分析都指责美国“霸权主义”,但更多迹象表明,这更像是一场“霸权失灵”的演出。

【文/科工力量专栏作者 大包】

美国要打击华为,早已不是新闻,地球人都知道。近来在“新冠肺炎”和“驱逐记者”问题上,中美两国唇枪舌剑,但主要是配合舆论战的行动,暂时还没更大的动作,而美国很可能要挥起的第一大棒,你猜对了,又是冲着华为。

据CNBC和路透社报道,特朗普政府可能又双叒叕要限制全世界,不许给华为供应芯片和设备。这是手伸得最长的一次,上次的规则是,如果你用了25%以上美国的产品或技术,你就要听我指挥,没有我的许可,不能给华为供货。华为芯片的制造商台积电评估了一下,发现不需要听美国的,现在美国准备修改规则,把25%降低为10%,以迫使台积电就范。

图自视觉中国

美国为什么要做这样损人不利己的事情?用波士顿咨询3月9日报告的标题,这是在终结美国的半导体领导地位。许多分析都指责美国“霸权主义”,但更多迹象表明,这更像是一场“霸权失灵”的演出。

一场“霸权失灵”的演出

从去年5月将华为加入“实体清单”算起,对华为临时许可已五次延期,主要原因是美国农村运营商不想与物美价廉的华为设备“分手”,对此任正非的表态是美国“不用考虑华为”。美国政客提出间谍担忧等理由,想说服盟友在本国5G网络中禁用华为,也一次次成了徒劳,英国下议院最近的投票依然是允许华为参与,华为5G商业合同继续位居世界第一,多数来自欧洲。

美国指挥不动盟友的原因很简单,华为在欧洲的1.3万名员工70%以上来自本地,为欧洲GDP的年度贡献额超过130亿欧元,支撑了欧洲16.97万个工作岗位。有些欧洲运营商没有用华为,比如法国的Orange,但主要原因不是美国政客提出的安全考虑,而是在法国本土,选择一直合作的诺基亚(合并了法国的阿尔卡特)可以降低通信设备升级成本,Orange和华为在非洲、中东都有合作,Orange的CEO史蒂芬说:“停留在政治层面的辩论让我烦恼……诺基亚和爱立信在中国也有业务,我们只能找欧洲供应商,这样对欧洲的运营商好吗?不,在竞争层面,这么做不会更好。”

台积电的例子更是“不听号令”的典范,由于海思下单增多,大陆市场占台积电营收比达2成。美国出台规则试图控制台积电,却没有成功,现在只能企图再修改规则,这正是美国霸权从声张、失灵、到又再次谋求确认的过程。安全威胁只是一个借口,确认与重申霸权,才是本质,这背后是美国的实力下降,是不能主导全球化秩序后的内心焦虑,需要用这种疯狂行为来测试盟友。

为此,美国不惜用自己都不相信的借口来激怒全球的盟友。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妄称:“华为和其他中国政府支持的公司,是中国情报机构的特洛伊木马。”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则形容:“华为出口数字专制主义”。但这些话,不要说美国的盟友,就连特朗普自己都不相信,特朗普说:“我希望允许我们的公司做生意。我的意思是,摆在我桌上的提案与国家安全无关。如果我们不提供这些芯片,将会发生什么?他们将在其他国家制造,或在中国或在其他地方。”

美国希望用事关主权与安全来说服盟友,但对任何国家来说,用不用华为、卖不卖货给华为,只有由自己说了算,这才是主权与安全。美国强硬派政客的说辞,就成了在用吊诡的方式演绎自相矛盾的逻辑,难怪,就连什么都懂的特朗普都看不懂了。

历史与现实

特朗普究竟会如何决定,与自己的选情、冠状病毒爆发后的对华民意等都有关,还存在复杂的不确定性。美国国内支持华为的力量主要来自半导体行业协会、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这些组织,但他们对总统候选人的贡献和影响都有限。在美国国内纠偏力量严重不足的情况下,亟需转移国内矛盾的因素,会加大特朗普选择撞南墙的概率。

早在18世纪,拿破仑为了战胜英国,封锁与不列颠群岛的贸易,任何来往一律禁止。由于法国控制北欧,英国工业原料面临短缺,特别是造船的物资,但英国很快开始转向加拿大等殖民地采购木材。有了加拿大的松树桅杆,英国皇家海军依旧“嚣张”地行驶在大洋之上。作为回击,英国扶植殖民地的同时,大大增加了对波罗的海木材的关税,欧洲各国在经济损害下,很快就倒向英国,封锁政策破产。

不过英国也没有从历史中学到任何东西。作为第一个实现工业化的国家,英国妄图维持工业主导地位,采取的严格技术封锁,最终也没能阻止美国、德国实现工业化。现在,这个黑格尔关于人类教训的预言,要落在美国身上了。

如果把全球化比作一张网,5G产业链是一个链条,那么美国所能掌握的,最多只是链条头部的部分上游环节。比如,应用材料和拉姆研究这些美国企业,确实可以卡台积电的脖子,成为美国申索霸权的底牌,美国强硬派政客的思路是,部分掌握一个链条的头部,美国就能控制整个链条。这是非常落伍的冷战思维,也是基于长臂管辖的“新计划经济”,他们忘了真正支撑起这个链条成立的是市场,是全球化的产业分工,集成电路集合了全世界精英的共同努力,是一个集成的产物,特别是,当前75%的集成电路技术在亚洲开发出来,每年75%以上新的芯片生产线在亚洲投产。

损失最巨大的还是美国企业

孤立地希望把芯片供应链占为己有,不仅让美国更孤家寡人,也将严重搅乱全球5G节奏。全球半导体和通信产业链为5G已经准备了多年,投入巨资,当前在5G终端手机领域已开始大规模商用,美国在这种时候修改规则,全球5G产业链上下游以及数以亿计用户受到巨大影响,全球相关配套芯片供应商运营和生存面临巨大危机。新冠病毒的源头也许还说不清楚,但引发这样一场危机的源头,美国将难辞其咎。

我们也不要低估全球化供应链的韧性,一切搅扰都会使得链条加速重组,以重新适应市场需求,满足商用条件,最终被甩出去的可能就是美国手执的那一环,损失最巨大的还是美国企业。

以波士顿咨询报告的分析,自“贸易战”开始以来,美国前25大半导体公司的收入,同比增幅已从2018年7月实施首轮关税前的4个季度的10%,骤降至2018年底的约1%。而在美国2019年5月限制向华为销售某些技术产品后,三个季度中,美国顶级半导体公司的营收均下降了4%至9%。

如果美国维持现行实体清单中规定的限制,将损失8个百分点的全球份额和16%的收入。如果美国完全禁止半导体公司向中国客户销售,实际上会导致技术与中国脱钩,那么将损失18个百分点的全球份额和37%的收入。这些收入下降将不可避免地导致研发和资本支出的大幅削减,以及美国半导体行业15000至40000个高技能直接工作岗位的流失。

中国企业目前已经建立了替代性的非美国供应商 截图自波士顿咨询公司报告

破坏者可以搅动小池塘,却不可能搅动大海

中国手中也有的是“反制武器”,如果中国限制美国5G芯片以及含有美国5G芯片的终端、设备进入中国市场,美国企业将损失巨大。而中国并不会受到影响,5G设备有华为、三星、爱立信、诺基亚等可以提供,5G芯片有联发科、三星、展讯等替代方案。

如果中国反制,仅苹果和高通两家潜在损失就至少超过700亿美元/年,相当于2019年的波音营收,高通极大可能因为市场份额急剧缩水,将无法承担巨额研发投资,而将不得不退出5G通信市场。高通2019财年营收247亿美金,其中中国区营收达116亿美金。如果中国手机厂商不采用高通方案,高通至少损失全球40%市场份额。其它美国芯片厂商如博通、美光、TI、Skyworks、Qorvo也将受到严重波及。美国颁布对华为禁令后的第一个季度,美光营收同比下降42.3%,这些美国公司喘不过气,也是对华为的临时许可一再延期的原因。

中国的底牌是市场,中国市场是一片汪洋,全球技术生态的破坏者,可以搅动小池塘,却不可能搅动大海。中国的反应可以非常温和有节,比如,是否应该对美国公司的ICT的网络和终端技术直接产品,实施更严格的审查与许可证制度,再比如,是否应该批准有美国成分的5G网络、终端、芯片在中国市场销售呢?中国可得表示要想想了。

新冠疫情让全世界都看到了蝴蝶效应的威力,危机印证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判断,促成了人类社会的团结合作,也加重了许多民粹主义和种族歧视偏见,比如“中国病毒”这样的指责。在越来越复杂和不确定的世界里,美国选择了增加“熵”,随意修改政策,无节制地扩大管辖权,对世界究竟会造成怎样的连锁破坏,还难以预估。

信任、规则和组织是世界秩序的基础,没有一种霸权的建立可以基于对信任和规则的破坏,许多美国政客不懂技术常识,对信息安全问题信口开河,如今,在对霸权的疯狂申索与受挫中,他们恐怕连政治常识都不顾了。如果有一篇谈常识和启蒙的美国日记,应该记下这些人是如何一步步打开潘多拉魔盒的。

晓以利害的话都说完了,最后,我也写一下好言相劝的技术和商业常识。虽然美国政客多半听不懂,美国许多有识之士,却早就指出过这一点:美国5G发展的最大挑战,并不是华为,其实来自自己内部的频谱分配问题。中低频段频谱,被美国国防部广泛使用和占据,不可民用和商用,导致美国运营商只能选择高频频谱。而大多数国家采用的未来5G生态系统,是在中频频谱上,因此中国成为引领者是必然的。

没有追随就没有领导地位,美国在探索高频频谱时,因为市场太小,服务美国的供应商压力就很大,因此注定会缺乏全球供应链基础,也注定会变成孤家寡人。美国要夺回供应链,正确的做法,不是长臂管辖,而是解决频谱分配问题,把自己的市场规模做大,才能和中国正面竞争。但今天的美国,恐怕早就没有了这样的决心。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