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赛事因疫情停摆,体育场馆的工作人员正经历下岗大潮

新冠病毒大流行之下,美国确诊人数和就业形势急剧恶化。

根据美国劳工部近日公布的数据,受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蔓延影响,上周美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飙升至328.3万,酒店、餐饮、娱乐等等行业遭遇重创。

大背景之下,和体育产业命运息息相关的经营者同样在为生计发愁。据《卫报》报道,自从各大体育赛事纷纷停摆,体育场馆相关的工作人员发现自己陷入了困境。

每一场NBA比赛,都由无数服务人员组成。

“NBA停摆,我没有收入了”

兰迪·特伦特是费城76人队主场富国银行中心的一位服务生,过去19年,他一直兢兢业业为记者席、摄影师和贵宾室服务。

如果没有76人队的主场比赛,他会在费城体育馆、或者是足球场等地方工作,全年穿梭在费城的各大体育场所,以此为生。

但自从NBA发现首位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并宣布停摆后,美国体育赛事也相继暂停,兰迪的生活全乱了,“自从NBA宣布停摆之后,我没有收入了。”

一方面没有进账,一方面还要承担高额的生活开销——兰迪身患癌症,虽然活了下来,但并没有多少积蓄,现在每个月要交400美元的保险,还有975美元的房租,无奈之下只能去申请失业救济。

像兰迪这样,因为疫情而失业、生活陷入困境的体育场馆从业人员并不是个例。

杜安·斯威茨在迈阿密马林斯公园已经经营了8年摊位,只要有主场的比赛,他通常都会一天工作10—12个小时,如果主场比赛多的时候,一周大约可以工作30—48个小时,以此养活了四个孩子。

“本来迈阿密网球公开赛会给今年开一个好头儿,但自从各个比赛取消,一切都糟透了。”

还有在明尼苏达已经做了31年餐饮供应的迈克,和他的律师工作收入相比,给各大体育馆做餐饮供应的报酬比他做律师工作收入都高,每年三分之一的收入来源于此,但现在这笔收入化为泡影。

因为疫情,他们只能远离球馆。

会好的?美国或减少1400万个就业机会

对于这些体育场所相关的工作人员来说,联赛停摆、失业危机来得太过突然。

原本,3月26日应当开始新的棒球赛季,杜安还在为即将到来的新赛季做着准备,包括酒、食物等,但只准备了两天,他收到了电子邮件。

“没有人给我们打过电话,仅仅是邮件通知我们一切取消。”

兰迪同样如此。他是在回员工停车场的班车上听同事说了NBA停摆的消息,第二天就得知富国银行中心关闭了,“等着看下一步会发生什么吧。”

但失业,让一切都开始变得糟糕。

“一切都是未知的,谁也不知道下一步又会发生什么,我的手机费用还要继续支付,还要继续承担汽车保险,可是没有工作就没有钱,人们总说会好的、会赚钱的,可是没有人告诉我要等到什么时候,要用什么方式赚钱”,杜安的言语中满是沮丧。

再重新找一份工作?对于目前就业形势严峻的美国来说并不容易。目前新冠病毒大流行趋势下,全美失业率都在上升——上周美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已经飙升至328.3万,达到历史新高,而且美国经济学家预测到今年夏天可能会减少至少1400万个就业机会……

更何况,这些一辈子依靠着体育场所维持生计的人,重新找一份工作格外艰难。

就像兰迪所说,“我的整个职业生涯都在做服务生,现在没有餐馆开门,更没有人要雇佣我们,我要去哪里找工作?”

上锁的英超谢菲尔德联队主场。

齐心协力,体育人展开自救

事实上,体育场馆工作人员的困境,不过是疫情影响下体育产业整体萧条的缩影。

按照芝加哥黑鹰冰球队一个主场比赛大约有1500个工作人员计算,“一晚上的工资也要支出超过25万美元”,主场联合中心的发言人考特尼介绍。

再以此为标准,如果北美职业冰球联赛本赛季不再回归,和联赛相关的工作人员总体将损失超过6000万美元。

各大赛事相继停摆,赛事组织机构、球队率先损失了门票收入,随之而来的球迷便不会在体育馆等场所消费,进而影响公共交通、餐饮、酒店营收,而以此类行业为生计的工作人员自然也收入锐减,包括商店店主、摊贩、服务生、酒保等。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体育圈内部只能展开自救,联盟、球队老板以及球星为那些身处困境的工作人员提供帮助。

比如NBA独行侠队老板库班,在NBA联盟做出停赛之后,他面对镜头表态,“很多人的薪资是以工时来计算的,这是他们唯一的收入来源,所以我们会采取一些措施来帮助他们。”

同样,包括字母哥、米德尔顿、乐福等多名球星也都拿出10万美元,帮助各自球队的工作人员,维持家庭的基本收入。

在欧洲足坛,联赛停摆期间,中小球队开发出了很多“虚拟商品”,期待从球迷群体中获得持续支持。

德丁球队红白埃森在网上预售“啤酒烤肠券”,以及“虚拟比赛”球票。他们发起一个名为“坚不可摧的餐吧”的项目,球迷可以预购赛场门店小吃,烤肠2.5欧元一个,啤酒4欧元一杯。目前已经卖出3000多个烤肠,且这些预售餐券没有使用期限。

球队还售卖“虚拟比赛”球票,普通票10欧元至25欧元,VIP票100欧元。通过这种半捐赠、半预售的方式,球队已经入账约10万欧元。

德甲联盟中的“草根球队”柏林联合还在网上设计了一辆“虚拟移动餐车”——球迷可以在“虚拟比赛日”开赛前两小时,在线访问餐车,“买”到所有平时可以在赛场餐吧里买到的食物。

而就在日前,来自13个国家的115多名运动员、教练和体育界人士参加了为新冠病毒疫情应急基金筹集资金的活动,为抗击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的个人提供援助。

篮球明星库里、体操名将拜尔斯、菲尔普斯等20个不同运动项目的代表,捐出自己的私人物品筹集善款。

“让运动员们参与救济工作”,体育经纪公司Octagon的执行副总裁大卫·施瓦布表示,“疫情已经不仅是一个机构、一个运动员或一个国家的事情了,它是全球性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