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挂嘴边的“我”字,竟是一件兵器?

我是谁?

我从哪儿来?

我要到哪儿去?

哲学三命题数千年来一直困扰着人类,也没有统一的答案。

这么深奥的哲学问题咱们今天不探讨,就好奇好奇“我”字吧!

看过历史书或者经常追古装剧的朋友们应该会发现,古人在说自己时常常用的是“吾”、“余”、“在下”、“鄙人”、“孤”、“寡人”、“臣”、“小人”等等,几乎没有“我”。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用“我”字?“我”字的本意又是什么?

在汉字中有不少象形字是模拟人体的,比如“人”字,是个侧面的人形,“大”字是个正面的人形,这两个模拟人体的象形字看起来都是一目了然的。

但你仔细看“我”字时,会发现怎么看也和人没有什么关系。那么“我”字究竟是怎么来的?

“我”字是怎么来的?

清朝末年,甲骨文被发现之后,学者们终于找到了答案。甲骨文中的“我”字,其实是一个兵器的名称,我们现在所说的“我”,是甲骨文的象形,也就是兵器的象形。

甲骨文

金 文

小 篆

北 魏

商代金文中的“戈”,它非常忠实于原物,一看就知道“戈”长什么样子,拿甲骨文中的“戈”和甲骨文中的“我”做一个对比,会发现他们同样有一个兵器的象征,就是长柄的尖头的兵器。“我”字对比“戈”字多了一个锯齿形的多刺的尖头,所以“我”字也就确证是一件兵器。

学者们发现西周时期的一件青铜器,它和“我”的前端非常相像,也许这就是失传已久的“我”。

在上古时候,“我”字只有读音没有字形,大家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字形给它,突然发现兵器里面有这么一件叫做“我”的,所以就把它借用过来,给了这个字,所以两个字的意义并没有什么联系,只是“同音假借”的关系。在汉字的造字过程中,“同音假借”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