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喜剧人:白凯南和张浩,两人对“喜剧”有不同误解

什么是好的喜剧?很多资深喜剧人也很难下一个定义。周立波有“大蒜咖啡论”,郭德纲说“大俗即大雅”,宋丹丹说“做喜剧不容易,让人哭容易,让人笑难”。

在百科上对喜剧有这样一段描述:“喜剧的艺术特征是‘寓庄于谐’,失去了深刻的主题思想,喜剧等于失去了灵魂,但是没有诙谐可笑的形式,喜剧就不能称之为真正的喜剧。

一句话总结“用搞笑的形式,来表达深刻的思想”

在第六季欢乐喜剧人的舞台上,有两个人喜剧演员绝对是对喜剧有误解的,一个是白凯南,一个是张浩。

先说白凯南,他的大部分作品的特点是“包袱不够,煽情来凑”,把主要的精力放在了后半部分的煽情上,而忽略了前半部分的搞笑。

那么来看看他都在作品中干了什么?

拿他在《欢乐喜剧人》最后一场的作品《综艺怪咖》来看。就是拿网络段子和网红歌曲一锅烩,外加闹腾的舞蹈,这点可能是在《百变大咖秀》上学的。然后就突然疯狂自虐,简直是自残式表演,让观众有点莫名其妙。而最后开始上演煽情戏份,比如为了情怀,为了国粹,为了梦想。

细看白凯南的作品,大都逃不出这几个步骤,但是观众最想看到“包袱”呢?好像没有,用张霜剑的话来说就是“白凯南不要包袱,就是生怼。”

不在包袱上下功夫,而最后想全靠煽情卖惨博同情拉票,这样的方法在前面已经用过一次,侥幸赢了张浩,但是总来这一套,观众不会总给你同情分。

一个小品不研究包袱,把全部的精力花在煽情上,注定走不远,所以最后白凯南拿到历史最低分,离开喜剧人舞台,不委屈,怪自己。

再说一说,另一位喜剧人张浩,他对喜剧有误解吗?同样有。

张浩人称“二龙湖浩哥”,爆红于网络大电影和短视频领域。

张浩的小品类型属于“辽宁民间艺术团”一脉,因为皮肤黝黑,加上身材不够挺拔,很多人称张浩是喜剧界的第二个宋小宝。

在第六季《欢乐喜剧人》的舞台上,张浩和白凯南可以说是一对冤家,首轮PK中,张浩表演的《我不是大侠》输给了白凯南的作品《角儿》,网友对这个结果的争议很大。

“搞笑的张浩为什么会输给了不搞笑的白凯南,是一件十分搞笑的事情。”

而耿直的张浩也在舞台上直接表达了自己的不满,直接说自己输得不服,并表示了自己对喜剧的看法,就是“包袱、包袱、还是包袱。”

实际上,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出来,张浩和白凯南两人都在走极端,白凯南专注煽情没有包袱,而张浩专注搞笑,在主题的升华不够。

随后,张浩在个人媒体上直接喊话白凯南下一场还会接着和他PK,果不其然最后张浩终于凭《一路相伴》战胜白凯南的《综艺怪咖》,把白凯南淘汰回家。

而在3月29日,《欢乐喜剧人》的舞台上,因为这次节目组给了选手足够的创作时间,作品整体质量是最好的一季。

节目组还请来贾冰和佳佳做表演嘉宾为双方热场足见用心。贾冰和佳佳的作品自不用说,十分经典。小海尤其喜欢佳佳的《追悔莫“急”》,结局处车祸3人已经和家人阴阳两隔,堪称神反转,有泪点更发人深思,有网友说,这个反转简直好的让人起鸡皮疙瘩。

金霏和陈曦的作品,也是两人参加喜剧人以来水准最高的一次,除包袱密集之外,全程对键盘侠的讽刺形象生动,金霏的贯口也足见功力。

而张浩也拿出了本季最用心的作品《教授驾到》,讽刺当今社会上一部分家长盲目跟风送孩子出国的风气,小品中有很多张浩的小细节做的很好,但前半部分张浩电鱼被抓这个引子有点过长,占用的篇幅过多,导致后面的“讽刺”不够深刻。若放在平时倒也无关紧要,但这一期的主题是“讽刺”,所以张浩最后可能输在了扣题上。

输掉比赛后,按照赛制张浩会暂时离开,然后可以通过复活赛回场。

不过当时就有观众猜测张浩不会再回来了,下台后,张浩一如既往的表达了对比分的失望,“我每次的成绩我都不喜欢”是他留在喜剧人节目中的最后的话。

随后,张浩在个人媒体上发文,表示自己不会参加《欢乐喜剧人》的复活赛,说白了就是退赛了,不玩了。并表示自己对“喜剧”有误解,自己不适合“喜剧人”这个舞台。

显然,张浩对这个比赛的结果是有不服的成分在里面的,但就作品来看,如果说当初输给白凯南很亏的话,而这次输给金霏和陈曦的确不亏,不是输在了不搞笑,而是输在了最后的升华,这方面一直做网剧的“二龙湖浩哥”不擅长倒也正常。

最后总结一下:张浩的三个小品《我不是大侠》《一路相伴》《教授驾到》搞笑程度不输任何一组,但在立意和内核上明显有些短板,不如其它组,所以张浩说自己对喜剧有误解也是恰当的。

不过张浩能在喜剧人舞台上表演三场已经很难得了,加上通过这次节目从网红圈破圈到电视界,人气增了不知几倍,大家也看到了他的才华,从这方面来说,张浩来喜剧人的确是来值了。但张浩在喜剧人舞台上也暴露了性格太过“耿直”的缺点,每次说话都一幅谁都不服的性格也招了不少的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