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渐远去的牛歌

又到一年收种季,农业机械耕种方式大量取代了人挖牛犁的劳动场景。农民已经不再苦于一年到头在自家“一亩三分地”里劳作,一台大型拖拉机一天的工作量顶过几十个劳动力。这几年,不同机型的农业机械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我们的视野,收种季节突突的机械声渐渐冲淡了悠悠的牛歌声。

2009年,去漾江村委会采访,当时正要实施小湾库区移民搬迁工作,离村委会还有一段距离,就能听到村委会前沙坝地里此起彼伏的牛歌声。当时在坝区已经有大量的拖拉机耕田,像那种几架牛一起耕田的场面已经很难见到。

在中国用牛耕田地不知起于什么年代,我只知道我是听着牛歌长大的,每到栽种季节,特别是栽秧时节田坝里面到处都是(喔哩喔哩)的牛歌声。

2005年拍摄于马鞍山乡河南村

我三哥就是犁田能手,牛歌也唱得不错,关键是他的嗓音好。那时候的田地除少部分用人工挖外,都用牛犁,但不是每户人家都养得起耕牛,虽然一头牛几百块钱,一家人可以养两头是最理想的,想什么时候耕就什么时候耕,没有牛就得排队请别人耕田,就像现在请拖拉机耕田是一样的道理。

用牛犁田的日子,农民群众几乎一年到头都忙碌在田间。清明节不到水稻育苗就开始了(称排秧),收割豆子、麦子、油菜,挖板田,到栽插秧,雨水好的年景六月份基本可以把大春栽插完,雨水不好的年景要到七月才栽插水稻。在永建镇有句古语:“三月排秧七月栽,女儿在娘家就怀胎”,差不多半时间就过去了。虽然农民一年都守在庄稼地里,但没有几家人可以吃饱肚子。

现在我哥不犁田,田也不再用牛犁,家里买了小型旋耕机。现在山区半山区村的小型旋耕机普遍程度远比我小时候村里养的耕牛要多。前几年车子没有现在普遍时,在坝区经常见农村群众将小型旋耕机当车子使,只要挂上个兜一家人就可以坐上愉快地去赶街了,只是在公路上速度有点慢。

我第一次看见拖拉机耕田是在柏枝树村,当时做烤烟预整地机耕示范,场面比较大,五六台大型拖拉机同时耕作,不用多长时间一坝田就耕完了。

我一直觉得机械耕田没有牛梨得深,后来技术人员说比牛梨得更深。深不深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它的速度比牛快多了。2005年,国家实施农机补贴政策后,农民群众购机热情高涨。拖拉机、插秧机、收割机、脱粒机等各种农业机械不断得到推广运用,节省了多少劳动力也把人们从繁琐、沉重的劳动中解放了出来。

据巍山县农机站统计,2005年至2019年的15年间,巍山县农机购置户共获得中央补贴资金9695.050276万元、省补贴资金124.26万元,农户自筹资金15916.11562万元,购置机具35653台、受益农户25715户。全县成立了11个农机专业合作社。

庙街镇古城村委会宗旗厂村有400多亩水田,过去用牛耕人挖时,种完一季大春至少需要40天,现在各型机械用上,不到20天就可以耕种完。2014年,宗旗厂村成立了古城粮食专业合作社,社员出资加上国家补助,合作社购买了拖拉机、播种机、喷雾器等农业机械,为周边乃至到大理喜洲提供机械化服务。由于使用了农业机械,加上统防统治等科学的种田方法,宗旗厂村的稻谷亩产由过去的毛重400多公斤增加到现在的1000多公斤。

2018年在庙街镇古城村采访时,遇到了罗家村70多岁的罗有余老人,联合收割机正在帮他家收割水稻。他告诉我由于育苗到收割都有机械帮忙,当年他还种了2亩多水稻,是过去想不到的,如果用牛用人耕种都已经种不了田了。

截止2019年,巍山县共有大型及以上农业机械138台,中型拖拉机1836台,小型拖拉机394台,农用排灌动力机械2639台,农业机械总动力达23414.9万瓦特。

全县机耕面积27624.98公倾,机播面积5106.8公倾,机灌面积 13486.7公倾,机械植保面积23595.12公倾,机收面积8106.2公倾,机械脱粒粮食35960.46吨 。农业化经营总收入达5763.08万元,实现利润总额达2030.82万元。